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旅行 >

[旅行] 侠骨柔情的留尼汪,硬汉温柔起来也是无法抗拒啊!


  留尼汪的第三篇


  也是最后一篇介绍


  今天要讲的是


  这座冒险岛的柔情一面


  不要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被留尼汪狂野的一面蒙蔽。这个海岛的每一米海拔都对应一种独特的性格。既然你可以上天入地体验狂野,当然也可以在海边或某个静谧的小镇小城好好体验一下硬汉柔情的一面。



  LUX酒店,岛上少数几家五星级酒店(据说是3家)之一,也是我此行抵达留尼汪选择的第一家酒店。舒适度和优美度就不用说了,最惊喜的是,这里还贴心地为中国游客准备了出国游喜闻乐见的桶装方便面。特别赞!



  通往客房的花茎,第一次见到这种西瓜红颜色的三角梅。


  首先,海边度假酒店就是一种不错的体验,比如我们住过的丽世(LUX)、棕榈酒店等,体验都是很棒的。在这里,你可以就着红酒,慢慢享用一顿正宗克里奥尔大餐;可以坐在阳台藤椅上抽一根烟,读一本书,一抬眼,是花园式酒店的无边绿意和恣意生长的花朵;可以在海边的露天泳池里游泳放松,也可以去沙滩边散步享受阳光……反正那些度假酒店里能做的一切你就尽情去享受吧,不一而足。如果其他事情都可以不做,但这一样你必须尝试,那就是找一个傍晚,去潟湖尝试一下透明玻璃材质的皮划艇,还有鸭掌船。



  海滩边嬉戏的小萝莉让我想起《追忆似水年华》中,主人翁在巴尔贝克度假时遇见阿尔贝蒂娜的情景。



  玻璃钢材质的划艇,坐在里面像坐在水上,游鱼、珊瑚、海龟都在你身子下面的感觉很神奇。



  尝试了一下皮划艇,在洒满落日余晖的潟湖上玩得不亦乐乎。


  潟湖是因为海岛周边珊瑚礁的生长围成的天然咸水湖,其实也是大海的一部分吧,但是因为珊瑚礁把海浪阻挡在了远离海岸的地方,所以湖水波平如镜,水底一切清晰可见,海龟、热带鱼,还有巨大的不知道是海参还是海肠之类的动物都在你脚下,这时夕阳把你的影子投到水里,别提有多美了。



  棕榈酒店的晨曦。此行留尼汪下榻的第二家五星级酒店。



  酒店的客房隐身在半山坡的椰林树影中。



  这家酒店所在的位置经常有鲸鱼出没,所以酒店特意做了一个露天观鲸台,可以端一杯红酒坐在这里边聊天边等鲸鱼出现在面前。



  餐厅的法餐和克里奥尔食物也是好吃到爆。



  早餐坐在露天的位置,一些小家伙频繁来访。



  贴心地在盘子里留了一些面包屑之类的食物,欢迎小伙伴一起共进早餐。


  出海看鲸和海豚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在鲸群每年的南北迁徙中,留尼汪这片海域是鲸鱼重要的中途休息站,鲸鱼们路过的时候都会在这里休憩一阵子,所以如果季节合适,不妨出海碰碰运气,亲眼目睹这种庞然大物跟照片上看的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如果你看不到鲸鱼,没关系,你一定不会错过成群的海豚,这些聪明的精灵们特别喜欢跟人类玩,游艇开动,他们就会跟着跑,一群群跃出水面,展示矫捷的身姿。



  准备出海看鲸鱼。我们的“船长”。



  把船帆拉起来,让风胀满!



  直到有人喊:海豚,海豚!爬起来一看,哇,真的,成群的海豚!



  海豚这种性情温良的动物真是让人不得不爱,没有比它更喜欢亲近人类的了,船开着开着,就被它们围拢过来,还跟你赛跑。



  这群海里的小伙伴们让我们嗨了好一会儿,一直就在游艇的四周出没玩儿。



  心心念念的鲸鱼只是远远地出现了一次,惊鸿一瞥,不过感觉还是很酷的!


  当游艇开进广阔的海域,从另一个角度观察留尼汪岛,又是一种不同的感觉。它就像一股从海面升腾而出的力量,像深海里沉睡已久的高康大,有一天醒了,站起身子,脑袋就钻到了云里。毛姆说,美让人厌倦。留尼汪的美可不会。但是海会让你晕船是真的,不幸本人又中招了,最后只好乖乖地躺在游艇的网床上享受冬天的太阳。



  海尔村(地狱堡)里的小教堂,从外面看这扇窗户还以为是做的蜘蛛网一样的设计,感觉挺酷。



  进入里面才发现,原来是用彩色玻璃做成的光芒四射的感觉!



  教堂的设计既欧式又是典型的克里奥尔风格,玻璃色块近看又特别有后现代油画那种色块拼图的感觉。



  教堂外的十字架映衬着远山,一瞬间又有种小阿尔卑斯山的感觉。



  走进一处克里奥尔人家的园子,小凉亭是用来喝茶看书用的,啧啧啧……太会享受了,倒是有我江南大户人家园林的神韵。



  花园里植被茂盛。这种蕨类植物在岛上非常常见,据说是跟恐龙一个年代的植物。



  在冰斗中的山路上开车,半路遇到这个地方,感觉特别美,就停车下去看了一眼,原来是一个当地文化的展馆加纪念品店。


  除了静谧的海边,留尼汪的山中同样不缺少那种安静清新的美。有一天傍晚我们抵达了一个叫海尔村(Hell Bourg)的地方(很多人觉得译名应该酷一点,也会把它翻译成地狱堡),那景色真是美得醉了,村落周围都是高大的山峰,小村静静坐落于深谷,此情此景,让我仿佛身处林芝或者藏南的某个地方,甚至连树木花草和泥土家畜的气味都那么相像。



  山中小村落的生活比海边还要慢两拍。



  一些细节总是能让人会心一笑,觉得可爱。这个好像是一户人家外的邮筒。



  连木板盖子上的青苔都觉得可爱。


  海尔村是萨拉齐盆地里的一颗明珠,小村落以前因其温泉而闻名,吸引了不少人前来疗养和定居,可惜1948年的一场山体滑坡堵住了泉脉。村子虽然不大,但传统的克里奥尔建筑比比皆是,非常漂亮。村子里还有一座漂亮的小教堂,其外观设计也很特别,山墙的采光彩色玻璃设计成放射状,白天时从内部看,仿佛神像背后放射出万丈光芒。小镇的墓地也很美,像一座花园。据说留尼汪只有两种风格的墓地,一种是海景墓地,一种是山景墓地。这么想想,能在这里终老都会是一件幸福的事呢!



  不像附近的毛里求斯和塞舌尔,留尼汪很少有那种水清沙白的漂亮沙滩,大部分情况下的海边是这种狂野风。



  不过有时候也有这样细腻温存的画面。图中这个地方是首府圣丹尼的一处酒店,在这里午餐顺便拍了一张。


  离开留尼汪的时候,向导Nico说,好了,你们现在大概浏览了这座海岛的20%,欢迎下次再来!



  岛上的奇花异草经常让我惊讶,图中这是什么花大家知道吗?



  怒放的紫红色,让人想起梵高的向日葵那种喷薄的生命力。



  一户人家院子里的大喇叭花(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名字),目测有20厘米长。



  岛上的树也特别好看。



  高山草甸气候带的植被又是另一种景观。


  我去!我根本不想走了好吗。说实话,那些嘴上爱旅行的人,比如我,其实很少会选择旧地重游的,毕竟世界那么大,与其选择同一个目的地,为什么不发现一些新东西呢?但是留尼汪不一样,当我还在这座岛上的时候,我就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还会再来了。



  纪念品店里的明信片,画的是岛上居民崇敬的各路大神,第一张红脸的是关公。


  每一次旅行都会留下些许遗憾。如果非要给这次旅行找一点遗憾的话,那就是似乎错过了很多美丽的小城,没有深入体会本地人的生活。当我们的汽车沿着环岛公路,从那些海边小城穿梭而过,我是多想下来走走看看,跟本地人聊聊天啊。



  在首府圣丹尼下榻的酒店,大堂。



  从房间里向外看圣丹尼的天际线。


  这种遗憾在首府圣丹尼得到了些许补偿。圣丹尼是1668年由勒尼奥总督建立的,当时这里还只是一个移民的定居点,名字来源于一艘在这里搁浅的船。圣丹尼的快速发展是在此70年以后,马埃·德·拉布尔多奈斯总督将留尼汪首府从圣保罗迁徙到了这里。这座港口城市更加掩蔽,容易守卫,而且水源充足。有一整天的时间,我们在这座小城里四处漫步,看这里的民居,这里人们的生活;逛这里的菜市场,这里的清真寺、教堂、印度庙和关公祠堂。



  圣丹尼街头的关帝庙。


  在离菜市场不远的关帝庙里,我们甚至遇到了三位正在拿着收音机听粤剧的老人,老人虽然普遍八九十岁,但都很矍铄,华人的传统习惯都还保留着,但是因为少小离家,都只能说粤语,听不太懂普通话。闽粤两地人多崇敬关公,他们把这种神灵崇拜的祖宗遗产也带了过来。虽然华人在这里也繁衍了几代人,但是传统保持得特别纯正,纯正到什么程度呢,丽世酒店有一个华人姑娘,她说有一回在一户华裔人家吃到了非常正宗的梅菜扣肉,比很多中国菜馆做得都正宗多了。



  在街边遇到的广东老先生。异乡漂泊的孤影还是很让人恻隐的。


  说起华裔,就在海尔村,我们还遇到过一位来自广东的老人,前些年他回过一次广州老家,但是在他这个年纪,亲人已经大多不在了。单从穿着来看,老人生活不算宽裕。第一代移民的清苦,想象一下也是挺让人唏嘘的,毕竟谁没事儿愿意离家万里去讨生活啊。而留尼汪岛现在的居民,就是由这样一些来自法国、印度、中国、非洲的后裔们一代代繁衍而来的,这座海岛的年纪并不很老,所以很多故事还保持着体温,如果你的法语或者粤语够好,不妨多去发掘一些故事,装进行囊吧。



  首府圣丹尼街头,干净的法国小城即视感。



  街头不知谁扔下的渡渡鸟啤酒瓶。


  周末的圣丹尼,店铺大多关门,街道像是为我清空了一样。拜托,我可不是什么大人物!


  经历了一天的安静,晚上准备去酒吧找点热闹。圣丹尼城中心有一座白色的大教堂,教堂脚下就是一条小酒吧街,晚上异常热闹。酒吧街的建筑稍显老旧破败,涂鸦很多,倒是有几分粗朴浓烈的怀旧风。在这里喝到11点,我们觉得应该去一个能跳舞的地方,把高潮推向极致。



  圣丹尼街头的小酒吧正在转播一场球赛。



  选了这家酒吧喝起来,跟伟人和名人们坐在一起。



  老旧的木头桌子上用油漆画满了在留尼汪可以从事的各种玩乐。


  不远处的“王子”酒吧有打碟的DJ,各种时下流行音乐、怀旧的欧美音乐,吸引了白天宅在家里的年轻人前来舞动,在这里,你就放松身心跟各种面孔扭动在一起吧。这里不过是这座海岛一个热闹的角落,在偏居一隅的印度洋上的某个角落的角落里。



  克里奥尔青年。


  我的想法是,如果以后还有机会,我要至少拿出一个月的时间,慢慢地、认真地走遍岛上的每个角落,用脚印,而不是坐在车上匆匆忙忙的打卡式旅行。



  黑沙滩,一个很小众的地方。


  有一次,我们路过一片黑色的沙滩,那是玄武岩在潮水的几百万年冲刷下变成的沙滩,跟别的沙滩一样,那里的沙子也是异常柔软,只不过颜色是黑的罢了。那是一个比较隐秘封闭的小海湾,很少有人会去那里。



  经常会看到很多有意思的涂鸦。


  是啊,这个海岛有太多不为人注意的隐秘之处,还有那么多隐藏在雨林和阳光之下的故事,它们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常常会触动你的神经,让你不由自主产生去亲近的欲望。



  克里奥尔小院里温暖的阳关照耀着一尊逗趣的小雕塑。


  对不起,我已经忘了怎么去拒绝,我已经对它的美缴械投降,欲罢不能。


  让我们再次相遇吧,留尼汪。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