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旅行 >

[旅行] 疏勒城——这是一个发生在汉朝的“拯救大兵瑞恩”的故事

  导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天山北麓东端的吉木萨尔县境内,有一座疏勒城。疏勒城是东汉初,西域出现天翻地覆之变时期的擎天柱石。关于疏勒城的往事,都与一位名叫耿恭的将军有关。


  北庭都护府


  北出乌鲁木齐,至昌吉境内,沿天山北坡往东约180公里,就是吉木萨尔县。“吉木萨尔”蒙语意为“沙砾滩河”,也有说“吉木”系唐代所设“金满”县的译音,“萨尔”为突厥语“城”。清乾隆时曾设济木萨巡检,想来“吉木萨尔”系“济木萨”变通而来。


  一代名将耿恭轰轰烈烈的一生,要从这座小城的故事说起。公元前59年的汉朝,吉木萨尔还属西域姑师国管辖,姑师分裂为八块,即车师前、后国与山北六国。车师前国治交河城,后国治务涂谷。务涂谷遗址位于吉木萨尔泉子街镇小西沟村,在县城南约30公里处,如今几乎没留下什么可看的遗迹。



  北庭故城遗迹,如今只能看到不太连贯的城墙。


  东汉对经营西域比较消极,车师重新投靠匈奴人。《后汉书》载:“永平十七年(74)冬,骑都尉刘张出击车师,请耿恭为司马,与奉车都尉窦固及从弟附马都尉秉破降之。始置西域都护、戊己校尉。乃以耿恭为戊己校尉,屯后王部金蒲城,谒者关宠为戊己校尉,屯前王部柳中城,屯各置数百人。”金蒲城也叫金满城,在务涂谷北约40公里处,即现今“北庭故城”所在地。



  这残垣断壁来自两千多年前的汉朝。


  刘张、窦固、耿秉率军再破车师前、后部,复置西域都护,将西域诸国纳入汉朝中央统辖范围。遣耿恭为戊校尉,带数百士卒驻车师后部的金满城,关宠为已校尉,屯车师前部柳中城,南北呼应,统领西域。这种管理模式,有点像“支部建在连上”,远离组织,危险随时存在。也可以说,耿恭是汉家经营吉木萨尔的第一人。



  车师王宫门前设耿恭台,有立马提枪的耿恭雕像,耿恭曾喋血疏勒城,那是义重于生。


  从县城往北,穿过北庭镇,很快就到“北庭故城”,即唐代北庭大都护府治所遗址,当地人叫“破城子”或“唐朝城”,2014年被作为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路网”中的一处遗产点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如今可看的古迹不多,只有南、北、西三面城垣,断续相接。故城略呈长方形,有内城和外城,外城周长约5公里,如“回”字般散落在田间地头。仔细观察,依稀可辨民居、官署和街市。大概为了保护,当地人将故城遗址整个围起来,断壁残垣几乎要被疯长的野草吞没。



  在车师王宫上远眺,可见天山口起伏的疏勒山。



  吉木萨尔县的千佛洞寺


  说起来,西域最早的历史,就是汉朝与匈奴的争斗史,北庭就是在汉代“金满城”的基础上扩建而成。此前,张骞出使西域,丝绸之路已经初现端倪,掌控这条商贸通道以及西域诸国,对汉朝的意义不言而喻。唐时,武则天为巩固西域边陲,在此设立北庭都护府,驻瀚海军,统辖天山以北包括阿尔泰山和巴尔喀什湖以西地区,是为西部重镇。此后,朝代更迭,山河变换,而北庭城直到明初才被废弃。



  新建的车师王宫,如同一座长形的城堡。


  故城西边有高昌回鹘佛寺遗址,现在也叫西大寺,约建于10世纪,为高昌回鹘的王室寺院。对游客来说,算是北庭故城一大看点。如今建了座房子,将残存寺院装在里面,加上出土的文物和复原的佛像,就是“北庭都护府西大寺遗址博物馆”。



  复原的西大寺S101号配殿



  西大寺遗址出土的龙头



  西大寺遗址出土的佛像



  西大寺遗迹,墙壁上残存的壁画。



  西大寺遗迹,里面的佛像已不知去向。



  西大寺遗迹,佛像的头部已经丢失。



  西大寺遗迹,残存的佛龛



  复原的西大寺S105殿壁画《王者出行图》



  复原的西大寺E204龛壁画《弥勒上生经变画》



  复原的西大寺E204龛佛像


  寺院以土坯砌筑,乍看就是座土墩子,勉强可以分辨佛寺结构。正殿残高约14米,东、西、北面外侧各有三层洞窟,窟中均有塑像和壁画,其中“王者出行图”、“八王分舍利”等壁画,为回鹘佛教艺术的最高水平。东面有尊残缺不全的睡佛,头北脚南。工作人员正在修复佛像与壁画,部分已经完成,隐约可以看出当年的盛况。



  西大寺遗迹,只剩半截土墩,被整个装在房间里。



  西大寺遗迹,隐约可见残存的佛像。


  回鹘即“回纥”,西北少数民族部落,公元9世纪取得西州、轮台等城,建立高昌国,史称西州回鹘或高昌回鹘。其王建立政权后皈依佛教,以高昌为都城,以北庭为夏都。


  走进疏勒城


  回到前面,耿恭虽然保住了金满城,但他估计匈奴人还会回来。金满城周围地势开阔,无险可守,很难长期驻防。而金满城南约40公里处的疏勒城,是通往车师前国的咽喉要道,地势险峻,易守难攻。最重要的是,旁边有条河流,可为城中补给水源。



  车师古道,牧场里散养的马匹,后面的小河也许就是当年的水源。


  今人对疏勒城的具体位置颇有争议,或为奇台县石城子,或为吉木萨尔大龙口古城。我认同在吉木萨尔县境,因吉木萨尔的疏勒城遗址在车师后国的旧都务涂谷,离金满城较近,且扼守车师古道咽喉,便于援兵接应。值得注意的是,这座疏勒城与现在疏勒县、古代的疏勒国,以及甘肃的疏勒河都不搭界。


  从北庭故城往南,穿过泉子街镇,很快就到了天山脚下的大龙口古城。古城如今无所观,只有济木萨沟,现在叫长山渠。由此南行至天山口,即东汉时的疏勒山,如今叫卡子湾,为通往吐鲁番的第一道山口。



  车师古道,此去直通吐鲁番,当年耿恭他们从这里撤离。


  虽然离吉木萨尔只有30多公里,但天气干燥酷热,气候环境迥然不同,迎面吹来的山风略带寒意。麦苗抽穗,林木茂盛,金黄的油菜花儿开得正闹,一派春末夏初的景象,而山顶积雪皑皑,所谓一眼望四季,倒也名副其实。


  地势渐行渐高,走过一段缓坡,即见疏勒城。今人在遗址上新修了一座镶嵌着狼头的城门,一边写着“疏勒城遗址”,一边写着“车师古道”,血腥惨烈的疏勒城保卫战就发生在这里。



  疏勒城遗址,城楼正面。


  话说转眼到了五月,耿恭转移阵地,驻防疏勒城。同时储备粮草,修缮城防,招募了数千车师士卒以协助守城。即便如此,面对匈奴虎狼之师,他也显得力不从心,丝毫不敢马虎。“七月,匈奴复来攻恭,恭募先登数千人直驰之,胡骑散走,匈奴遂于城下拥绝涧水。”或者水流较小,不足以形成“水淹七军”?


  如今涧水依然流淌,离疏勒城遗址约两公里,想来为天山积雪所化。但是,匈奴人断了水源,城池还怎么防守?不出几天,士兵“笮马粪汁而饮之”,“恭仰叹曰:‘闻昔贰师将军拔佩刀刺山,飞泉涌出;今汉德神明,岂有穷哉。’乃整衣服向井再拜,为吏士祷。有顷,水泉奔出,众皆称万岁。乃令吏士扬水以示虏。虏出不意,以为神明,遂引去。”象棋的“耿恭拜井”,即来源于此。



  这就是当年被匈奴人截断的水源。


  故事远没有结束。匈奴奈何不了疏勒城,但相继攻破车师后国、前国,西域都护陈睦全军覆没,关宠死守柳中城,形式逼人。但这个时候,朝廷出了大事,“会显宗崩,救兵不至”,直到肃宗新即位,于次年(76)一月,才派敦煌、酒泉太守率兵救援。


  这期间,疏勒城发生了什么?“数月,食尽穷困,乃煮铠弩,食其筋革。恭与士推诚同死生,故皆无二心。而稍稍死亡,余数十人。”车师后王的夫人是汉家后裔,敬重耿恭,不仅冒险为他提供情报,还周济粮饷,耿恭才得以坚持。就算这样,也仅剩几十人,疏勒城岌岌可危。


  多亏范羌忠义,说服敦煌将领,分兵与他,翻越天山,穿过“车师古道”,救援耿恭。车师古道是连通后国与前国的最短途径,全长200多公里。就算今天,也是连接丝路中道与北道的捷径,比绕道乌鲁木齐近170公里。


  范羌带兵穿越天山,救援耿恭,与美国影片《拯救大兵瑞恩》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城中夜闻兵马声,以为虏来,大惊。羌乃遥呼曰:‘我范羌也,汉遣军迎校尉耳。’城中皆称万岁。开门,共相持涕泣。”这时疏勒城连耿恭只剩二十六人,很难想象他们如何应对围城的匈奴大军。天亮后撤离,且战且退,三月到达玉门关,当时仅余十三人。“衣屦穿决,形容枯槁”,连月苦战,将他们已经消耗得没有人样了。中郎将郑众为耿恭已下洗沐易衣冠,而后上疏曰:“……前后杀伤丑虏数千百计,卒全忠勇,不为大汉耻。恭之节义,古今未有。”范晔写到疏勒城保卫战时,忍不住流泪:“后览耿恭疏勒之事,喟然不觉涕之无从。”


  野狼谷旁边有座复原的车师王宫,像建在山坡上的堡垒,内部构造如山洞,倒也凉爽。这地方最多算行宫,或者纯粹就为了吸引游客而设的噱头?王宫前置耿恭台,塑耿恭像,立马提枪,气吞山河,让人肃然起敬。汉朝将星如云,世人仅记得卫青、霍去病,甚至苏武、张骞,而全军覆没的西域都护陈睦,以及耿恭、关宠等人,同样为汉家基业出生入死,却湮没于历史的烟尘里,细思不觉悲从中来。



  车师古道,过一道桥,有座滴水观音。


  从野狼谷进入车师古道,溪流回转,水声叮咚,大抵就是当年被匈奴阻绝的涧水。过一道桥,有“滴水观音”、“悟空问路”之类的小景点缀,还有几个哈萨克人牵马招揽游客。再往前,山路逐渐攀高,翻越海拨3400米的琼达坂,直下天山南坡,就到了吐鲁番境内。我没有徒步计划,行至二道桥,见林壑幽深,古道奇绝,随即返还。


  回到洛阳,朝廷拜耿恭拜为骑都尉。这是个什么官儿?就是负责值守宫殿门户的宿卫之臣,掌管皇帝的侍从官。离皇帝近了,但没什么实权。耿恭待遇况且如此,其余诸人可想而知。次年,西部羌人叛乱,他又率军出征。虽然战功卓著,却因得罪同僚而入狱,获释后返回陕西故里,最后病死于老家。


  一代名将,于疏勒城将他的人生挥洒到极致,书写了史诗般壮丽辉煌的篇章,实为可歌可泣者也。疏勒古战场犹在,昔年的金戈铁马换成了往来的游客,只有车师王宫前矗立的耿恭雕像,凝视着远方。一阵山风吹来,带着雪山的气息,牧场里的马匹,正在悠闲地吃草,偶尔抬头望远,似乎在回味着什么。



  车师古道,一个骑马的哈萨克人。再过几天,居住在这里的哈萨克人或许又要转场了吧?


  行程攻略


  一、乌鲁木齐到吉木萨尔县约180公里。建议先游北庭故城,看看当年的金满城和北庭都护府西大寺遗址。从县城到北庭10余公里,可打车前往。


  二、县城到车师古道30多公里,先乘公车到泉子街镇,然后租车进入山口。有疏勒城遗址和仿建的车师王宫,往里经过野狼谷就是车师古道。徒步需四五天,要翻越海拨3400米的琼达坂,山顶终年积雪,评估自己的体能,注意防寒,带足食物和装备。


  三、也可以从吐鲁番出发,徒步车师古道,游览北庭古城。吉木萨尔县还有座千佛洞,为唐代兴建的石窟寺,七月中旬有庙会,非常热闹。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