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旅行 >

[旅行] Simone,Paolo和Marco首攀墨西哥岩壁新线路

  2015年11月,Simone Pedeferri,Paolo Marazzi和Marco Maggioni首攀了El Cahman Loco路线,这条线路位于墨西哥ElSalto区域El Chaman岩壁。这条400米长的路线部分绳距还需要等待有攀岩者能够自由攀登,难度约为8c。



  其实不应该把PS作为一篇文章的开始,这个缩写意为后记内容,应该放置在一篇文章或是一个故事的结尾。但是我希望能够把其写在文章开始,用于强调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


  PS:如果你有机会和Simone Pedeferri或是Marco Maggioni一同旅行,需要注意,只能全部用外语进行交流,至于外语,我的意思是除去意大利语之外的任何语言!和他们一同探险的确是很酷的经历,Marco的羞涩和保守同Simo外向的性格是完美的结合。



  我们于11月15日出发,经历班机延误,一家似乎无所事事的汽车租赁公司,并在Monterrey地区的一间酒店度过整夜,最终来到El Salto地区,墨西哥北部,一处不大,但显然非常宁静的村庄。我特别强调“显然非常宁静”,因为每天摩托车和吉普车进入山谷,直接来到我们开辟的新线路下端,期间大声地播放典型的墨西哥音乐。


  最初几日,我们借助望远镜查看了岩壁情况,并研究了线路,起初一切看起来非常不错,但是更为近距离的观察证明这里颇为糟糕,发现岩石非常松动,部分岩面长满过多的植被,而我们仅有25天时间。庆幸我们得到了Ulric Rousseau的帮助,他是一位在过去7年或是8年期间,每年在这里停留五个月时间,住在自己的面包车内为岩壁安置螺栓的加拿大攀岩者。第一天,他向我们展示了名为El Chaman的岩壁,但是这并不能说服我们,或者说,我们对此仅有微不足道的惧怕。但是这里的历史令人动心,非常特别,且绝对疯狂。



  Paco Medina和Alex Patino于20年前开始尝试攀登这处岩壁,由于资金不足,两位被迫放弃了这个想法。不久之后,Paco,因为一个段爱情故事结束,并尝试了一点奥特仙人掌(蓝绿色小仙人掌,具致幻作用),最终只得在法国一间精神病诊所接受治疗,他身体半边瘫痪,尝试过一次自杀,但是未遂。而关于Alex的消息人们则知之甚少,即使我偶尔与他互通邮件:从我们获取的极少的消息中得知,他同样深陷这种热门仙人掌的迷惑之中。但是如同我此前所说,我对他并不了解。



  十年之后,另外一位“具有远见”墨西哥攀爬者开辟了一条显然更为容易的路线(标注显然,因为这条线路随后被AlexHonnold清理,自由攀登,并给出5.13-的定级)。这位攀岩者就是Jimmy Carse,这位晚间在一间俱乐部里演奏先锋电子音乐,同时尽可能地尝试每一种药物,而太阳升起后,没有入睡,他却去往El Salto地区,开壁全新路线的人物。现在,他正在美国的一家戒毒中心接受治疗。


  所以,攀登或是尝试该处岩壁的前三人或许一直都被El Chaman的旋涡所搅动。这种诱惑变得越来越强烈。试图在这里首攀一条线路是我们求之不得的经历。



  在我们到达之后第五天,我和Simone攀爬了底部,并来到由Paco及Alex留在这里的固定绳索,一条20年前废弃的100米距离的静力绳,通向令人惊叹的凸出区域,Simo即刻为这里给出一个昵称,babao。我们在平台区域藏了部分装备,固定了首处区域的绳索,并采用双绳方式下撤,计划第二天返回。岩石比我们预想的更为肮脏且更为松动,但是路线却非常疯狂,20年前,那两位墨西哥攀岩者有着真正的远见。经过六天攀爬,我们来到“屋顶”,或者更为准确地说,就在其下部,这里难度部分结束,仙人掌却开始变得茂密。



  由于天气和疲惫,攀登尝试时断时续。不久之后,Marco必须返回。而他离开之后,我和Simone试图自由攀爬线路,但是我们并非独自身处这里,一只来自Perro村的流浪狗加入我们。所有的攀岩者都非常喜爱,并爱抚这条狗,我们也是如此,但随之而来的是所有的流浪犬全部冲上岩壁,抓挠岩面,同时在阳光下睡觉。相反,那条选择跟随我们的狗却被留在岩壁底部,整日独自身处阴影之中,躲避松动的岩石。



  最终,线路地形图几乎非常清晰且完整,14个绳距之中的4个绳距需要被自由攀爬,但是我们却可以给出大概的定级。在那些极为寒冷的时日,我们竭尽所能,当然还有止痛药和消炎药物的真诚陪伴。



  El Chaman Loco线路现在已经出现,我们一定会再次回到这里,尝试那些我们并未一气呵成结束攀登的绳距。非常感谢Alex和Connie,一对本地夫妻,帮助我们,并在他们的家中照顾我们,如同我们是他们最好的朋友一般。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