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旅行 >

[旅行] 2015年度金岩钉奖 八名攀登者被授予最高荣誉

  8个超凡的攀登成就以及攀登者被授予最高荣誉。我们一起为评选出的2015年8个超凡的攀登事件及攀登者庆祝。干脆痛快为大家揭晓第14次年度金岩钉奖项。


  年度风云人物奖项: 阿诗玛-白石茉莉奈(Ashima Shiraishi)


  年度最佳攀岩奖项:汤米-科德维尔(Tommy Caldwell)、凯文-乔治森(Kevin Jorgeson)


  终身成就奖项:威尔-盖德(Will Gadd)


  年度最佳登山奖项:(Nikita Balabanov and Mihail Fomin)尼基塔-巴拉巴诺夫、米哈尔-富岷(乌克兰)


  最佳攀石奖:丹尼尔-伍兹(Daniel Woods)


  最佳传统攀岩奖项:(Mason Earle)


  大岩壁自由攀登奖项:威尔-斯坦霍普(Will Stanhope)


  突破表现奖项: 麦根-马思佳瑞娜斯(Megan Mascarenas)



  年度风云人物奖项: 阿诗玛-白石茉莉奈(Ashima Shiraishi)


  年仅14岁的阿诗玛-白石茉莉奈已然成为世界最强的女子攀岩选手。当2014年阿诗玛完成她人生首条V14攀石线路(位于南非的“金色艳影”),她成为世界仅有的2个完成此难度女性攀岩者。现在她征服了更多条V14级别线路,包括这一系列中的2015年最后三个月的三条线路:位于美国德克萨斯的威克坦克Terre de Sienne线路、美国纽约的“核战争”线路,以及位于日本的“奇事”线路。其中两条是第二次被完成,全部三条都是女性首次完成。



  运动攀岩方面在当今仍然活跃的女性攀登者中,阿诗玛已经完成了更难的线路包括可能是女性首条5.15A的线路:在西班牙桑塔利亚的,定级为5.14D但是坏了一个手点之后被认为更难的,名为“开放思维”直上线路。阿诗玛在3月用时4天便红点线路,那时候她还年仅13岁——她告诉Climbing杂志那是她2015年最骄傲的时刻。她说到:“在攀登这条线路过程中,在重复的位置反复脱落使我身心俱疲,但在我最后终于完成它的时候我感到无比幸福与愉悦。”


  年度最佳攀岩奖项:黎明墙(The Dawn Wall)


  汤米-科德维尔(Tommy Caldwell)、凯文-乔治森(Kevin Jorgeson)


  一年之后黎明墙仍然保持着2015攀登界的标杆(以及2014)。当汤米-科德维尔与凯文-乔治森奋战19天后于1月14日登顶黎明墙,他们终于完成世界上最难的大岩壁自由攀登线路。这个攀登中有7段为5.14级别并且也少量的5.13+难度段落。酋长岩最难的三个自由攀登段落全部包含在这条线路当中——如果按照凯文-乔治森那样在第16段向8.5英尺外的V11\12难度的侧向动态窜跳,可以称之为四个最难的段落。(科德维尔选择5.14a线路交替攀登。)两人均自由攀登每一段单段线路。



  回顾历程,乔治森告诉Climbing杂志,“我的经历中有些没有分享出来,并不是因为问题不得当或者我出于尊重有所保留。攀登过程的全部事实都被报道过。但是内心的对话一直发生着,我们在岩壁上的对话、6年以来的高峰和低谷、我与汤米友谊的不断发展、无法看到的无形的压力——这是是我完全没有分享出来的。也许以后吧!”



  黎明墙的成功使他们声名大振。(这对他们很好!)乔治森10月还出席了旧金山巨人棒球比赛,并在观众爆满的球场为比赛投出第一球。“这毫无疑问是我做过最可怕的事情了”他说到。“事实上我很怕会投飞,不过好在没有”。乔治森将在今年八月结婚;科德维尔则正忙着写书并且正在孕育他的第二个孩子。在开始攀登黎明墙时还是酋长岩新客的乔治森在上个秋天回到了这块大岩壁并开始探寻另外一个可能自由攀登线路——很巧的是它被叫做新黎明墙。


  “我非常渴望在酋长岩从头到尾的首攀的经历,”乔治森说。“对于黎明墙,在我2009年加入时候汤米已经认为九成的线路能够拿下。对于新黎明墙,一切都是未知的。我已经仔细观察了600英尺高的大岩壁而且我认为是可能的,但是的确很难。我很兴奋在春天可以去探索更多。”



  终身成就奖项:威尔-盖德(Will Gadd)


  48岁并且还活跃在攀登届而获奖,可能你会讨论他拿“终身成就奖”是不是太年轻了。但他在攀登生涯里硕果累累:国际攀冰赛事获得金牌、加拿大运动攀岩全国冠军、世界最难攀冰及干攀线路首攀、而且在皮划艇及滑翔伞获得过同等级别的奖项。


  但是和他在攀登领域取得的比赛成绩数量相比,正是盖德的不断创造推动鼓励我们说是时候啦。在90年代末和2000年初,他饱受争议的推动了挂片保护的混合攀登,并且在翰墨肯大瀑布的野外大仰角线路“喷射”倾注砝码,给出了世界首个WI10级别线路。(对没有WI8或者WI9全不在意)。他攀登了流动的冰山以及瑞典废弃矿井的地下冰壁。他开拓了纽芬兰岛海边攀登。它也曾在乌雷攀冰公园24小时内攀登194条单段线路。



  2015年他仍然坚持着:他在冰冻的尼亚加拉大瀑布完成了有记载以来的首次登顶,临近年底的时候他又在科罗拉多的威尔非常快速的重复了M14线路,然后又在加拿大落基山冰原地带更高的位置开辟了他称作他尝试过的最难的混合攀登线路——“融合”。“我确定这是北美最难的线路”他说。“在冰壁顶端有巨大的脱落可能,差不多80英尺独立的空心冰”。冰壁本身并不很耗费体能,但是会让你的头脑倍受煎熬!你有时需要经验去清出头脑中的不必要的混乱。


  要对两个孩子及自己的职业负责,盖德的兼职山地运动巡视员工作也是让他能在中年仍能保持健康并并激情四溢的秘诀——他已经将与其他运动员分享的建议发布到博客以及其他媒体。他坚持“素质训练”。“攀登、跑步、滑雪、徒步、追孩子、举重,每天尽可能多的进行运动,最好是在户外而且一定要有你钟爱的运动”。威尔-盖德此前在2011年获得攀冰金岩钉奖项。



  年度最佳登山奖项:(Nikita Balabanov and Mihail Fomin)尼基塔-巴拉巴诺夫、米哈尔-福岷(乌克兰)


  在登山成就中,海拔仍然十分重要。现代阿尔卑斯式攀集中在阿拉斯加、巴塔哥尼亚、及亚洲的稍低海拔山峰的高难度技术攀登中。但是一旦你攀登到空气稀薄的7000米,那就是全新的探险活动了,因为氧气匮乏、极度寒冷、硕大的背包以及笨重的衣服使登山者步履维艰。


  这是为什么一队乌克兰攀登者以阿尔卑斯方式攀登尼泊尔东部海拔7349米的“塔隆峰”新线路能在所有2015年登顶中脱颖而出。这条极其陡峭长度1700米(酋长岩的两倍高度)的线路,自2002年开始已经被尝试过4次,但是没有任何团队能够攀登到一半的扶壁位置。尼基塔-巴拉巴诺夫和米哈尔-福岷在2014年用6天时间首登了尼泊尔朗诗萨-瑞峰的“白雪女王”线路已经证明了他们在喜马拉雅攀登高难线路的能力。现在他们的目标是攀登高度近1000米而且更加困难。这个极限攀登线路从冰河上端的裂缝地带难点段落开始,角度直到快到达顶峰之前几乎没有变缓——他们还需要在第四天位于海拔6600米以上的位置进行难度M5及AI5级别的攀登。他们总共使用了5天半的时间登顶以及1天半时间下降,这个乌克兰团队将线路定级为ED2 M6 AI6 A3。



  “我们没有预料到在喜马拉雅这么大的山峰需要面对如此难的技术攀登,”攀登者对美国登山杂志说道。“然而尽管技术及体能上考验极大,我们每个人还是十分享受攀登的过程。我们一天天地交换领攀者,我们当中的每个人在背负着沉重的背包上升的过程中都非常嫉妒领攀者并希望赶紧换成自己。”


  最佳攀石奖:丹尼尔-伍兹(Daniel Woods)


  26岁的丹尼尔-伍兹认为自己可能在2010年完成了一条V16线路首攀,那时他在攀石峡谷尝试2年后完成名为 “游戏”的线路。但后来一些攀登者找到了更好的线路信息,而且一些支点在暴力清理后更简单,所以“游戏”线路被降级为V15。丹尼尔-伍兹用了5年半的时间差不多完攀了20余条V15线路并且重复,以攀登一条他确定足够值V16的难度的线路。



  “进程”,又名“比绍普的最大计划”是“黄油牛奶的皮博迪爷爷”攀石场的一条开放的计划攀登线路,最早被丹-比奥 最先清理并差点完成。这条线路跨越一个长度20英尺角度为60-70度的仰角,从“社会扭曲”(V13) 起步,接下来是3个V14的动作顶上是一个离地20英尺的巨大摆荡。在这之上是一个略微仰角的V10动作然后是5.9的20英尺的光板岩石攀登才能登顶。为了登顶每一样都需要齐备:25张合理堆放的抱石垫、徐来的微风、42华氏度的气温——这样理想的条件只有在晚上,使用照明灯具、头灯以及摄影灯来照亮线路。这是它成为第10届磐石影展影片中印象最深刻的一幕。


  “进程”这条线路给与了我心理从未承受过的的挑战,也改变了我审视人生的方式,”伍兹告诉Climbing杂志。“它教会了我如何控制恐惧,以至于我可以用到其他任何令我恐惧的紧要关头。”线路上没有单独的休息点或者你疑问如果休息将耗尽你的耐力。在20英尺高令人毛骨悚然极可能脱落的地带很难确定窜跳动作的成功。



  丹-比奥在伍兹之后也差点完成了“进程”这条线路,但是后来破坏了一个关键点。好消息是:比奥用那个破坏了的手点完成了那一步,伍兹说坏了的手点不会影响他使用这个点的方式(用作很小的捏点)。“但愿岩石片已经停止脱落,但那才是真正自然的比绍普,”他说道。丹尼尔-伍兹曾在2010年已经获得过最佳攀石金岩钉奖项。


  最佳传统攀岩奖项:(Mason Earle)


  黎明墙并不是2015年酋长岩唯一自由攀登的线路:6月,马森-厄尔与布莱德-古德布莱特完成了一条奋斗了5年的线路“心脏线路”,位于“鼻子”与“Salathé”之间一条复杂的线路,背靠着巨大心脏形状的凹陷岩壁定义为酋长岩的西南面。这条线路有9个5.13的段落(包括先前在其他线路完成的),并且只有厄尔能够完成第六段难点V10的窜跳动作。



  2015年首攀犹他州Moab附近被认为美国最难单段传统攀岩的“多年裂缝计划”线路,使年仅27岁马森-厄尔上了头条。以V8攀石动作起步,带有强烈仰角的锁指、胀手裂缝线路以“巴特利特清洗”和“陌生人之后的小说”被熟知。厄尔将一只攀岩鞋前段削掉并用胶带捆绑才能将他的脚趾放入裂缝得以完攀,定级为5.14-(5.14a\b)。



  厄尔在完成“心脏线路”的时候伤到了肩膀,在如此强烈的上半年攀登之后他下半年没有过多进行过多的攀登。但是他并没有停止进行传统攀登。再初冬的时候,他在犹他州峡谷公园一条50英尺长屋檐大裂缝下面自制了一个绳网然后完攀了这条裂缝。“在绳网之上攀登推动我遵守传统的攀登道德,”他说道。“一旦你脱落掉到绳网上,你将无法返回裂缝,所以每次脱落后必须从头再来。这肯定不是传攀登的未来,但是我会找到另外一个地方将它(绳网)安装起来。”


  就在圣诞节前期,厄尔在缅因州的Salt Pump攀岩馆成功完成5.13裂缝线路,成为首个首攀登顶者并赢得了1000美金大奖,圆满结束了2015的攀登生涯。今年?谁知道呢?“希望我有更多时间在荒漠和优胜美地,”厄尔说道。“这个月我正在给艾利克斯-霍诺德(《alone on the wall》作者)做出一部新房车”。



  大岩壁自由攀登奖项:威尔-斯坦霍普(Will Stanhope)


  对于任何高山上的攀登计划4年都足够长了,而且被臭名昭著的难以接近及极端坏天气所包围。在雪域尖塔的东壁“汤姆-埃干”纪念线路的第13段在大岩壁攀登中的一小部分,但不可否认线路极度凶险。当加拿大人威尔-斯坦霍普八月完成线路时,他断言这是北美最难的阿尔卑斯式攀登。然而马特-西格尔与斯坦霍普长期搭档攀登这条线路,胜利苦中带甜而且非常短暂。


  斯坦霍普在2010年攀登旁边线路时候,发现了“汤姆-埃干”,在上个世纪70年代候开发的一条器械攀登线路。他用绳索下降观察线路看到了一条漂亮的分裂的锁指裂缝线路。西格尔在2012年加入队伍进行攀登尝试,从左侧横切至裂缝,看起来可以不用挂片保护能够完成线路。(两人在器械攀登路上没有安装挂片,最后5.13级别的裂缝给出了一个“R”级别以表示其危险)。接下来的4个夏天,两个人为4个难度段落的自由攀登奋战着。“我想我们在岩壁上花了150天时间”斯坦霍普说道。“这比我所有尝试过的攀登时间都长。”



  在八月他们最后奋战的第4天,斯坦霍普在第二次尝试红点了5.14级别的难点段落。但是西格尔拼尽全力也未能自由攀登这条难点段落,在天气不断恶化的情况下,美国人(马特-西格尔)选择支持斯坦霍普继续完成接下来的的难点段落:一段5.14细微裂缝以及2段5.13线路。然后他们攀登到了山顶并在可怕的雷暴中下撤。


  “这是攀登的圣殿,从最初近距离观察线路,找寻突破的方法,到最后大量攀登尝试后完成,”斯坦霍普说道。“我怀疑我从未如此接近我的极限,它是那么的美丽。它是送给我最宝贵的礼物。”他和西格尔悬挂在上方第四段保护站时候说道,“我将会是多么的荣幸将来有一天看得到超人般的后继者能够将这几段连接成一段进行攀登——那将是80米的攀登。”


  对于西格尔,他或许明年夏天返回那里再次尝试。在难点段落,斯坦霍普说,“结果被应该是相反的。马特比我稍微矮了一点,在那段岩面上的跨度对他来说的确太难了。在我完成之前他一直比我爬的更高。如果明年他的激情仍在,我将会与他搭档为他最后的奋战保驾护航。”



  突破表现奖项: 麦根-马思佳瑞娜斯(Megan Mascarenas)


  麦根-马斯佳瑞纳斯并不是想在隐藏自己,但是除非你参加过青年比赛不然你可能在上一个夏季之前从未听过她的名字。这位来自科罗拉多的18岁姑娘已经在她年龄组获得过四次全国攀石冠军,并且在2014科罗拉多 威尔举办的攀岩世界杯上获得第四名。但是2015年将她推向了全新的水平。


  美国全国攀石比赛在她的年龄组再次取得冠军后,马斯佳瑞纳斯在2015年6月威尔攀岩世界杯一举夺冠后从而走进了大众的视野。8月她的欧洲之旅在德国慕尼黑攀岩世界杯取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虽然上个赛季只参加了5站世界杯中的2站,却足以让她世界排名位列第五。她同样还在高含金量的adidas Rockstars上与世界冠军日本运动员野口启代同场PK并获得了胜利。2016年的1月30日,马斯佳瑞纳斯为自己增加了一个新头衔,那就是在威斯康辛的麦迪逊获得了全美攀石冠军的称号。


  虽然她还是一个高中生,但是马斯佳瑞纳斯的成功建立在件坚实的基础上。“我已经攀岩15年啦,”她说到。“我几乎在我家乡的攀岩馆长大,运动攀岩中心。而且我全家人几乎都攀岩!父母、姑姑、叔叔,你们叫亲戚。我几乎能保证我去攀岩馆时候一定有我的亲戚在。



  马斯佳瑞纳斯说她每周训练4到5天,基本上就是爬。她也野外攀爬很难得线路。他已经爬了五六条V12的线路,大部分在科罗拉多,并且去年的八月完成了个人的V13:位于瑞士魔法森林的“河床”线路。“我希望有更多时间攀爬自然岩壁,但是在冬天大部分暖和的地方都太远了,”她说到。“而且我在比赛中非常享受”。比赛可以提供我在人生中无法找到的挑战;我喜欢尝试新鲜事物而在看到比赛线路之前不知道会有什么期望。


  今年将对马斯佳瑞纳斯有着全新的挑战因为她将高中毕业并且准备大学。(“我现在在想投身生物物理学或者医学方面的职业。”)放眼世界:马斯佳瑞纳斯瞄准了更多的国际赛事。“我希望今年能参加全部世界杯攀岩赛无论到世界的哪个角落都将一直前行!”


  来源:climbing


  翻译:刘泽贤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