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旅行 >

[旅行] 威尼斯的“傲慢与偏见”


  狂欢节是威尼斯的年度盛事之一,每年都会吸引万千游客前来体验,节日期间拍照的人往往比盛装打扮的人还多。


  摄影:AM Abell


  对威尼斯的误解


  威尼斯被淹没了!每年,各种报道、特别是照片都会给人这种印象:我们过着水浪拍打着书架的生活。事实并非如此。每年有一半以上的时间,这里都不会出现高水位,我们杂物间里的长筒靴上落满了灰尘。


  涨潮只会持续几个小时,因为它是一种潮汐现象。六小时涨潮,六小时退潮。几乎不会出现大灾难。


  另外,威尼斯也不会像睡莲叶子那样漂浮在水面上。一次110厘米的普通涨潮(以平均海平面为基准)只会淹没城市面积的14%。与其展示人们在圣马可广场涉水而行的场面,如果有人愿意报道“这座城市有86%的地方极其干燥”那才是真的酷呢。


  但在记者们的报道中这里好像是决堤了一样。一位记者写道,受圣马可广场潮水上涨的影响,商人们在一天之内损失了3000万美元。这也太疯狂了——没人能挣到那么多钱,即便真的有,水位最高时也只持续两个小时而已。


  我们确实应该担心海水对圣马可大教堂大理石的影响;但我们为什么要去为一个商人担心呢——更何况他号称每天能挣一百万美元?如果他不知道如何应付偶然的涨潮,就应该去帝王谷(注:位于美国加州和墨西哥边境处)种西红柿。


  然而另一位记者声称,威尼斯人“生活在对另一次异常高潮的恐惧中”,例如1966年11月4日的那次骇人的涨潮事件。我认识许多经历过那次事件的威尼斯人,我可以向你保证,他们并没有生活在担心那种事再次发生的恐惧中。在威尼斯,如果有什么事情能引起恐惧的话,更有可能是每个月的油钱。


  真相是这样的


  威尼斯现在面临的威胁是摩托艇,威尼斯人称之为“摩托浪(motondoso)”,它产生的波浪会将城市冲击成碎石,它是真正的“威尼斯之癌”。


  如果你在低潮时通过运河,就能看见宫殿地基中空荡荡的回音洞,波浪的涌进涌出带走了建筑物下的土壤,因而形成了回音洞。不仅如此,波浪的活动还导致人行道与相邻的建筑物分离开来并逐渐偏移,最终走向解体。


  在过去20年里,威尼斯的摩托艇交通量增加了一倍。据最新统计,每天的摩托艇出行已达3万次。最严重的破坏是由8000多艘装载着各种货物(砖头、旅馆中的待洗衣物、奶油泡芙等)的驳船产生的波浪所造成的。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包括驳船上的人们。


  但在公众意识里,波浪不会引发同样的戏剧效果;我猜他们没有那么喜欢“杞人忧天”。当一整座建筑轰然坍塌时,我们再来看看人们会做何感想吧。


  对威尼斯的偏见


  威尼斯人讨厌游客?!纯属谣言。据我观察,威尼斯人对游客非常友好,事实上,并非只有商贩对游客态度友好。但这里的旅游人数以每年3%的速度递增,2014年的游客总数预期会达到2500万人。这实在是太多了。


  威尼斯人讨厌的是“大量”的游客,这无关国籍。大批的游客拥堵在街道上,挤满水上巴士,有些游客的行为简直不能容忍,他们粗鲁、无礼、旁若无人有时甚至十分白痴。你可以忍受一次,但你没法成天到晚地忍受。



  威尼斯人素来爱狗。威尼斯艺术家笔下的每幅画作——每个场景,从战争到贵族盛会再到逼真的殉道,画作的某处总会有一只狗。


  摄影:Jodi Cobb,国家地理


  事实


  威尼斯人讨厌被忽视。许多游客来到这里仿佛进入了无人之境,恣意妄为起来。为什么要这样?巴黎属于巴黎人,威尼斯属于威尼斯人。你只不过是这里的过客而已。


  大众旅游始于上世纪60年代,许多威尼斯人仍旧记得在这之前的生活,那时的威尼斯完完全全属于他们。那时的他们都有工作——在莫里诺酒店、荣汉斯钟表厂、兵工厂、钢琴厂、啤酒厂、烟花厂、卷烟厂,如今它们却都关闭了。


  曾经,大运河上只有5个水上巴士站——谁会想要到处乱逛呢?毕竟商店就在楼下。现在的巴士站竟然有18个,如果你要买些有用的东西,常常要像朝圣般费尽周折。


  拯救威尼斯?No,我们需要“拯救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口每年大约下降1500人。如今,这里只剩下不到60000人。这是官方提供的数据,还包括了穆拉诺岛、布拉诺岛和利多岛人。这个历史中心本身只有27000人。到目前为止,威尼斯人已经变成了一个“极危物种”,却没人愿意努力保护。


  “我们不需要‘拯救威尼斯’,”威尼斯保护中心的Fabio Carrera讥讽道。“我们需要‘拯救威尼斯人’。”


  我猜,当这里只剩下两对配偶时,才会有人关注此事。


  威尼斯人热爱他们的城市。我敢保证,他们对威尼斯的爱,要远远胜过那些痴迷于此的游客。对威尼斯人来说,听到人们称它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毫无意义。他们早就知道这一点。对他们而言,威尼斯不仅是一座美丽的旅游城市——更是他们挚爱的家园。


  我所认识的威尼斯就是Lino的威尼斯,他的故交、以及他的日常活动构成了我们的威尼斯。我们生活的社区是为数不多的真正的威尼斯社区之一,它坐落在这座非凡城市中的一个平凡角落里;我不会告诉你它在哪里,因为我希望它能尽可能久地保持现状。


  在我的威尼斯,我们会烹煮威尼斯美食,庆祝威尼斯节日;我们和其他人一样,划威尼斯船,说威尼斯语言。除了威尼斯语之外,你可以做到上面的任何事情,并在一定程度上融入进来;但如果你生活在威尼斯却只讲意大利语,那你就不算真正生活在这里。你听不懂人们彼此之间的谈话,你听不懂笑话,也不理解别人想表达的意思,你还会错过当地有趣的俚语间的细微差别。我替那些不说威尼斯语的人感到一丝遗憾,因为他们会错过了这座城市的灵魂和精神,也错过了它的温柔,它的坚毅。



  威尼斯的浪漫气息每年都会吸引数百对夫妇来此结婚。传统婚礼中,新娘和父亲要乘坐贡多拉船前往婚礼现场,之后一对新人会乘船赶赴婚宴,如同图中这般。这对夫妇可能是外国人,因为伴郎和主伴娘并没有在船上。


  摄影:Sam Abell, 国家地理



  在威尼斯,房子屋顶通常都有天台,当地人称“altane”,有的天台相当简易。这个异常奢华的天台位于大运河畔一座宫殿的顶部,不论大小与材质如何,天台是主人们享受新鲜凉爽空气的绝佳地点。


  摄影:Sam Abell, 国家地理



  威尼斯泻湖常年遍布鱼群,但如今捕鱼仅仅是人们的一项爱好,退休男士所喜爱的消遣活动。图中所示的渔网主要铺在浅滩上就能洗净,但这位老人正在用运河的深水清洗渔网。


  摄影:Sam Abell, 国家地理


  (译者:红心之王)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