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旅行 >

[旅行] 【步出伊甸园系列之一】走出非洲

  厌倦了飞速运转的现代社会,美国国家地理学会会士、普策利奖得主保罗·萨洛佩克决定重塑远祖足迹,享受一次“慢生活”。2013年,保罗背上行囊,从东非大裂谷出发,计划用7年的时间跨越亚欧大陆,最后沿美洲海岸线抵达南美洲最南端的火地岛。在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的支持下,保罗将定期报道沿途的风土人情,带我们进入一个“慢新闻”的世界。



  埃塞俄比亚西北地区的偏远村庄鲍里,保罗·萨洛佩克和他的向导艾哈迈德·阿勒曼·赫森正准备从这里离开。


  摄影:保罗·萨洛佩克


  地理坐标:埃塞俄比亚,赫托波里, 北纬10°17'12'', 东经40°31'55'' 。


  我的旅程设计——重塑远祖足迹,走出非洲,是有科学依据的。


  晚期智人的化石以及现代人类的DNA标记表明,大约在5万至7万年前,人类已经开始逐渐走出考古学上的“伊甸园”,从东非大裂谷向四处扩散。或许是受迫于人口压力,或许是其他地方因气候变化形成了更为舒适的环境,一些早期步行者向西行进,迈入欧洲,而且很可能将当地的尼安德特人赶尽杀绝。另一些人则东行,进入亚欧大陆,我将沿着这条线路走下去。由于膝盖脆弱,我无法将欧洲线路纳入计划;此外,我也不会划船,无力到达人类在5万年前划船而至的大洋洲。自中东起,我将踏上古代移民那条艰辛的旅途,跟随他们的足迹,穿过中亚直至中国,而后北行,进入北极西伯利亚地区,在那儿,我将乘船前往阿拉斯加。(当人类初达美洲时,美洲的物种极其丰富,考古学家奥菲•巴尔•约瑟夫甚至建议我把旅程的名字改为“走进伊甸园”。)最后,我将从阿拉斯加沿着美洲边界一路南下,抵达火地岛。那里,在南美洲的最南端,狂风呼啸,很难看到大陆的影子,也正是在那里,在19世纪30年代,一个23岁的毛头小子查尔斯•达尔文踏上了他的发现之旅。



  徒步追溯祖先的足迹,重塑世界范围内的迁徙之旅。


  来非洲的前几个星期,我飞到智利火地群岛的纳瓦里诺小岛。


  我想提前看看这段旅程的终点,毕竟它将花去我7年的时间。一位84岁的老妇人克里斯蒂娜•卡德珑在她的小屋前迎接我。她是世上仅剩的具有纯正雅格血统且会说雅格语的人。雅格文化已经消失。想当年,达尔文曾惊讶地看着雅格族人赤身裸体地在比格尔海峡的冰面上捕鱼。我期待当我多年后从另一个半球沿着海岸线走过来时,能够再次与这位老妇人相聚。大约在7000年前,她的族人在为数不多的人类处女地中开辟了一块方圆近百公里的土地。我把这一切用西班牙语解释给她听。她静静地坐在窗前,掰弄着手指,看着窗外墨黑色的商标,用一种死去的语言数说着物件、动物,就像是轻拍水面发出的声音——那声音婉转清扬,想象不出竟是人类的语言。她在努力地记住这些词语。而我,要带着这声音穿越世界。



  84岁的克里斯蒂娜•卡德珑具有纯正的雅格血统。她生活在智利的火地岛,此地也是旅程的终点。


  摄影:保罗·萨洛佩克


  (译者:李敏)


  链接:双脚走天下 重塑远祖足迹(《华夏地理》2013年12月号)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