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人文 >

[人文] 南音响起来,就听到了古中国|悠久、雅致、多情

  导语:“南音响起来,就听到古中国了,悠久、缓慢、雅致、多情。南音的音色仿佛古画,昏昏黄黄中浮现了枯藤老树昏鸦,浮现了红酥手黄藤酒,浮现了蓝田日暖玉生烟,奈何每一个音都是滑向消逝的,有来由唤醒的记忆没来由地去了,怅惘那“记忆”来自何方,分明是一种想象。”


  撰文: 郭晨子


  摄影:平深


  


  


  南音的主乐器琵琶为曲颈的南琶,弹奏时横抱。南音琵琶在形制、音色、记谱法、演奏方式等方面都原汁原味地保留着古乐遗风。


  南音又称南管、南曲、弦管,始于何时,尚无定论。一说可追溯至唐朝,僖宗光启年间,于河南起义的王潮、王审知兄弟率军入闽,后建立闽国,代代招贤纳士,中原氏族纷纷南迁。自永嘉之乱晋人衣冠南渡后,这一次的大批移民使泉州再次接纳和承载了中原文化,一时赢得“海滨邹鲁”的美誉。唐代兴盛的器乐合奏自然也流传至此,有学者认为唐代“大曲”正是南音形成的基础,或者说唐代“大曲”后来融入了南音。



  泉州南音乐团副团长曾家阳的琵琶演奏技艺超群。出身南音世家的他从事这一行三十余载,门生数百。


  至五代,泉州歌舞繁盛,所谓“万灶貔貅戈甲散,千家罗绮管弦鸣。柳腰舞罢香风度,花脸妆匀酒晕生”。南音社团所供奉的郎君大仙相传就是后蜀的国君孟昶,他和爱妃花蕊夫人都被宋军俘获。宋太祖招花蕊夫人入宫,花蕊夫人不忘旧情,对着孟昶的画像跪拜,不想,赵匡胤突然造访,于是花蕊夫人谎称她拜祭的是送子张仙。后来,花蕊夫人果然生下了一个儿子,宋太祖喜出望外,封花蕊夫人所拜的“张仙”为“郎君大仙”,御赐春秋二祭。



  开元寺大雄宝殿五方佛像前,梁柱之间的木雕人首鸟身飞天乐伎怀抱着的古老乐器在今天的南音演奏中依然可见。在泉州,南音不仅存留在历史中,也鲜活地存在于泉州人的生活里。


  孟昶究竟如何做了南音的祖师,原因不详。终于到了宋朝,这个一直被诟病国力羸弱的朝代实际上有着极为精妙、精彩、精致的文化。宋室南迁是外族入侵的无奈之举,皇亲贵戚却也把教坊司的宴飨之乐带到江南。随南外宗正司南迁,三千多皇族子弟先后至泉,服务于皇家的乐工和乐工们承继的音乐也到了泉州。中原的元气散了,还有江南、闽南,泉州依然歌舞升平。渐渐地,泉州的里巷俗曲融入乐队的演奏和演唱,不适应本地气候或情调的外来乐器相继退出,南音的乐队组合和表演形式渐渐固定。


  南音由“指”、“谱”、“套”三大部分组成。“指”是有词、有谱、有琵琶弹奏法的较为完整的套曲,也称“指套”。“谱”则专供演奏,没有唱词,多与四季景色、花鸟鱼虫等有关。“曲”即“散曲”,专为歌唱。


  南音的“指”中有大量曲目和宋元南戏相重叠,《陈三五娘》、《朱弁》、《桂英与王魁》等是被称为“宋元遗存”的梨园戏剧目,其中不少情节和情感段落也保存在南音中。



  将一只普通的竹管制成声音悠扬的南音洞箫,需历经校直、打磨、切口、开孔、调音等多个步骤,所需工具并不复杂,但需要制箫人极大的耐心。


  南音的乐器都有来历。和人们熟悉的竖抱琵琶不同,南音的主乐器琵琶为曲颈的南琶,弹奏时横抱,如《韩熙载夜宴图》中的描画。南琶“双开凤眼、颈窄腹扁”、“复手大、山口高”的规格属唐代,四弦、四象(相)、九徽(品)的结构属明代。日本正仓院藏有五把唐朝时从我国传入的曲颈琵琶,形制和南琶相同。南音曲谱工乂谱的“指骨”就是以谱字表示琵琶的演奏法。


  琵琶在汉代时称“批把”,向前弹出为“批”,向后挑进为“把”,魏晋时琵琶是多种弹拨乐器的总称,而南音中的曲颈琵琶是由波斯经新疆传入的,隋唐时大为盛行,琵琶成为这种曲颈琵琶的专称。史载唐代燕乐以琵琶为主,索性以“琵琶曲”命名,也许正因为此,南音和唐乐的关联有了明证。南琶不仅定弦比北琶高一个纯四度,演奏技法上也没有北琶的扫、撇、划、拂、拍、提、摘等,北琶可以《十面埋伏》,激越万分,南琶只有气定神闲、古朴大方。相传成立于1632年的泉州最古南音社团深沪沪江御宾社保存着一把迄今约三百年的琵琶,名曰“裂石”,据说声音清冽,几能裂石。“裂石”由社长亲自保管,为它特制了琴盒且外挂了一把锁。


杜志阳在泉州古玩街附近开了一家名为“御音斋”的乐器店,主营自己做的洞箫,兼售其他南音乐器。在他心里,箫是有灵性的,要通过他的手来获得新生。


  南音中的竹管乐器为洞箫,即尺八,一如唐代六孔尺八的规制。宋以后,尺八在其他乐种中绝迹,和横抱的南琶同属“大熊猫”级别,仅在南音中独存。尺八古制采用竹子根部的十目九节,这一取材方式至今毫无二致。“找到这样的竹子可不容易,长度要在55~58厘米之间,内径在1.8~2.1厘米之间,必须在第三目开凤眼。长得太密、年头太久的竹林不行,竹子的厚度影响振动发声,最好在三到五年的竹林中找竹根,这样做出来的洞箫音色最好。


  南音中的二弦和唐代风靡北方的奚琴有关,奚琴是奚人(胡人之一支)在马上弹奏的乐器,是二胡、京胡等乐器的前身。



  泉州晋江陈埭民族南音社社长丁培坚(左二)和弦友们在丁氏宗祠前演奏南音古乐。陈埭丁氏族人为回民,远祖由阿拉伯沿海上丝路往泉州经商,元明之乱时至此定居,历代痴迷泉州南音。


  南音中三弦这一乐器始于元代,明初即在浙闽一代风行开来。南音讲究的是,琵琶和三弦同出一辙,三弦补充琵琶的音色;洞箫和二弦丝丝入扣,二弦为洞箫的辅助。前者奏“骨架”,后者添“血肉”。


  最让研究者激动的,是南音中的拍板。拍板由五块长板形荔木串联,和江苏扬州邗江五代墓葬中出土的拍板一致,更重要的是,南音中持拍板者位居中间而歌的形式正是汉乐府《相合歌》中描述的“丝竹更相合,执节者中”。


  除上述乐器之外,南音中还有南嗳,一种元代由波斯、阿拉伯传来的小唢呐;有响盏,一种直径5厘米、放在竹编小筐里的小锣,“敲打响盏歌卖”;有亦称为“横品”的品箫,南音“踩街”活动中演奏品箫的姿态和南北朝画像砖上的吹乐队、敦煌莫高窟中隋代仪仗队壁画中的形象一模一样;再其余的,还有笙、云锣、小铜钹、木鱼小叫和双铃、铜钟、扁骨。简而言之,中国的本土乐器史和对外交流音乐史几乎都在南音的乐器中一一体现了。



  泉州南音旋律缠绵深沉,曲词古朴曼妙,有着自成体系的工乂谱,有别于全国通行的工尺谱,其五个基本音及其变化音蕴含着历史悠久的古代乐学理论。


  2009年,南音入选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但因为南音的演唱必须用正宗“泉音”,所以它没有像昆曲、古琴那样迅疾受到追捧,成为一种文化标签。语言似乎筑起了屏障,也好像充当了围墙,使得南音在闽南语文化圈不温不火地继续传播。南音流传的范围不仅在泉州和泉州属下的晋江、石狮、德化等地区,也不仅在厦门、漳州等附近城市,闽南人到台湾,南音在台湾落地;闽南人到港澳,港澳有了南音;闽南人到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南音在这些东南亚国家继续传承。



  泉州一座古宅中,年轻人在认真地学唱南音。南音有独特的润腔方式,演唱必须以泉州府城腔发音为准,是泉州梨园戏、木偶戏等地方戏曲的音乐母体。


  在接触过的种种“非遗”中,南音是最鲜明地要坚守和保护传统的,是最断然拒绝商业化的,也是最仰仗民间社团组织而非政府机构的。三者背后隐含着一个共同的原因:中原移民(遗民)好容易逃开了战乱的颠沛流离,带着自身的文化印记安身闽南,实在是不愿让那文化印记一代代逐渐消失,他们本能而执拗地守住了中原文化;离开闽南闯天下的闽南人更不愿让幸存的文化印记消失在自己身上,于是更加本能更加执拗地固守。是以,闽南人格外注重祭祖,格外在意祖上的来历,格外注重乡情和友谊,他们总要在一大群的陌生人中找到同类、同族。移民生存上的艰难和遗民文化心理上的需要合在一起,传统于他们,是氧气,是祖先或儿时喝过的水、拜过的神、看过的戏、唱过的曲。



  德化南音协会坐落在一座幽静的公园半山上,由当地政府出资辟地,建起一座古香古色的书院,供本地南音弦友合指聚会。泉州南音已经成为当地的一张文化名片。


  南音和王族贵胄、宫廷燕乐联系万千,而南音的传承者,可能是拉三轮车开小店的、做贸易的、工厂做工的、海边打渔的,只要来了南音社,都是弦友,不分贵贱。当弦友相聚,当不同的南音社团凑在一起举办大会唱,当海外的华侨因南音而凝聚,南音,不就是先贤们所提倡的乐教吗?以乐教化。旧时堂前王谢燕,早已飞入寻常百姓家。



  蔡雅艺现供职于厦门大学艺术研究所南音研究中心,她每周回泉州一次,免费教习南音。她和先生致力南音推广,让这种古老的音乐出现在更多现代人的生活中。


  南音的传承中当然也有遗憾,如曲目的流失,如“搭锦棚”传统演艺方式的不复存在,但闽南文化圈还是在相当程度上保护了南音。听南音时所有浮现的想象其实都是记忆,对唐诗宋词元曲的记忆,对诗词曲里的那个古中国的记忆。记得,就会复苏;记得,就是留住。庆幸有南音、有泉州,有了南音和泉州的保存,在宋亡、明亡之后,还有华夏。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