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人文 >

[人文] 母亲节献礼:国家地理摄影师眼中的妈妈们

  Maggie Steber:


    “我敢打赌,我的母亲这一生每天5点就起床了。当她开始失忆的时候,我在自家附近为她找了一个绝佳的住处。健壮而又充满爱心的罗马尼亚和古巴妇女负责照顾住在那里的人,每天拥抱他们,为他们梳头发、涂指甲,把每个人都打扮得光彩照人,还会把早餐端到床前。


    “无论她何时睡醒,看护人总是会把早餐端来。这看起来是件小事,但其实意义重大。我母亲生活在优裕的环境中,这和钱没什么而关系,而是在看护方面被照顾得无微不至。我常常会陪她一晚上,那么第二天我也会得到一份早餐。


    “但更多时候,我喜欢看着她坐在床上,清晨的阳光透过美丽的窗户洒下来,她不紧不慢地喝着咖啡,准备迎接新的一天……在我看来,这就像是清晨赐予的礼物。”


  


  摄影:SARAH LEEN


  Sarah Leen:


    “我的母亲Ethel Francis Rose Leen从小生活在一个小小的纽芬兰外港:泽西港,那里住着214人。你只能坐船过去,因为那里和纽芬兰的其他地方之间没有路。


    “1969年,整个村庄、所有的房子都迁移到了海湾那边的布雷顿港。这是一个更大的村庄,有道路,也有电力。泽西港被废弃了,只剩下祖先的坟墓。


    “母亲80多岁时,我们开始了纽芬兰‘寻根’之旅。我们驾车来到布雷顿港,在那里等了足足四天,等待浓雾消散,这样才能坐小船去泽西港。


    “我们走在杂草丛生的街道,伫立在白色大理石墓碑前,那里埋葬着外祖父母和早夭的姨妈与舅舅。母亲带着我看了房子的遗址,仓库就位于停靠大船的岸边。云雾再起时,我们穿过海湾回去了。


    “几年前,我的母亲过世;自那之后,母亲节于我而言成了一个寂静的时刻,是愉快的记忆和些许伤悲交织在一起的时刻。母亲是把整个家庭凝聚在一起的那股力量,没有了她,我们就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


  


  摄影:IVAN KASHINSKY


  Ivan Kashinsky:


    “我在厄瓜多尔住了十年,我的儿子也出生在那里。就在两年前的母亲节,我的父母来看望他们的孙子,我的儿子Nahuel。于是,我拍下了这一个特别的瞬间:Nahuelito的曾祖母、祖母和母亲团坐在他身旁。当我的母亲抚摸他的头顶时,仿佛完成了一个爱的魔圈。”


  


  摄影:SAM ABELL


  Sam Abell:


    “这是我的母亲Harriett Lockwood Abell的照片,我的哥哥Steve(左)和我站在她身边。1952年的复活节,我的父亲Thad S. Abell在我们位于俄亥俄州西尔瓦尼亚的家前面拍下了这张照片。从中能看出来,小时候,母亲常给我们俩兄弟穿一样的衣服,这也算是当时的时代特色。”


  


  摄影:ED KASHI


  Ed Kashi:


    “这张三连拍是在1997年完成的,也是我的儿子与我的母亲唯一一次相见。两年后,母亲就去世了。每当看到这些画面,我就会想起她和孙子在一起时的快乐时光,而当时年仅1岁的Eli再也看不到他的奶奶了。这些照片封存着我们的记忆,如果能成为现实该多好!”


  


  摄影:ROBERT CLARK


  Robert Clark:


    “几年前,我为母亲Dora Lou拍下了这张照片。今年夏天,她就要90岁了。我的父母属于伟大的一代,经过了二战的洗礼,有着自己的世界观:努力工作不抱怨。母亲共有六个孩子,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她的家乡堪萨斯州海斯镇。”


  


  摄影:CIRIL JAZBEC


  Ciril Jazbec:


  “我的母亲热爱大自然和平静的地方。这里离家不远,是她所谓的‘魔法之地’。”


  


  摄影:LYNN JOHNSON


  Lynn Johnson:


  “我的母亲91岁了,仍然精神矍铄。但因为各种各样的病痛,她很难在公寓周围或是社区里散步。但每次我探望她后,她总是会送我到门口,站在那里微笑着挥手,直到看不见我。在电梯门关上前,我们会对彼此说‘我爱你’。母亲是上天赐予我最珍贵的礼物。”


  


  摄影:KARLA GACHET


  Karla Gachet:


    “我母亲的个性兼具两个极端。每次我看望她时,她总是又坚强又脆弱。你不能想什么说什么,必须仔细斟酌每一个字,否则就会伤害到她。闭上眼睛时,我会感受到她那柔软纤长、瘦骨嶙峋、苍白的手抚慰我心中的火苗。她这一生就像仙女一样,在不经意间影响了所有人。随着年岁渐长,我越发觉得母亲是一个谜,而我更渴望她的那种力量。”


  


  摄影:DAVID ALAN HARVEY


  David Alan Harvey:


    “这是1958年的一个周日,我用卖报的钱买了一台全新二手莱卡IIIF,并用这个相机拍摄了家人在一年里的生活。当时我才14岁,一家人坐进旅行车,准备去兜风,母亲正热切地看着我。这是每周日从教堂回来后的保留项目。和大部分人的父亲一样,我的父亲很早就过世了,是母亲帮我在地下室建造了一座暗房。从我踏上摄影之路的第一天开始,她就一直在鼓励我。”


  


  摄影:JOEL SARTORE


  Joel Sartore:


    “除非Sharon Sartore发出邀请,否则谁都不能踏入她的厨房一步。


    “所以我站在门边,偷偷地拍下了她的照片。你看她已经完成了感恩节大餐,一边笑一边念着她最爱的谚语:‘公鸡只会啼叫,真正会下蛋的是母鸡。’”


  


  摄影:JOE MCNALLY


  Joe McNally:


    “最后一次见到母亲时,我意识到可能再也看不到她了。我一直在旅行,而她却一天天地衰老。我们对彼此说再见,但我不确定她真的认出了我。光和窗户成了最好的背景,我拍了好几张照片。母亲过世时,我正在新加坡,没能赶回来参加她的葬礼。这就是摄影师的生活,我们总会错过些什么。”


  (译者:Sky4)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