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人文 >

[人文] 古城永泰,史书般的记忆之城


  静溢而凄美的古城晨曦



  如果说一座荒凉的古堡,是一段辉煌的历史剪影,那么,一座落寞的古城,就是那光芒背后的故事。


  阳光穿过400多年的城廓,照亮今天的永泰古城。历史从来都没有间断过,生命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延续着。站在城墙上,似乎可以听到来自戈壁深处的战马嘶鸣,还有那和400年前一样的冽冽风声。



  远眺永泰古城


  永泰古城,位于甘肃景泰县寺滩乡,建成于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永泰城是坐落在甘肃景泰县寺滩乡境内的一座明清军事要塞。城墙由黄土夯筑而成,周长1717米,高12米,城基厚6米,占地面积318亩。整个城平面呈椭圆形,城门向南开,外筑南门,外门叫永宁门,内门叫永泰门,门稍偏西,形似龟头。四面筑有瓮城,形似龟爪。城北有五座烽火台渐次远去,形似龟尾。这便形成了有着灵气地脉的永泰龟城。


  城周旧时,古城护城河环绕,河宽水深,人畜不能自由跨越。城外方圆几十里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平川沃野,城背后山林茂密,可潜藏千军万马。但如今这里全没有了古时候的模样。所谓古城,其实就是一个旧时的村落。只不过总是感觉少了某种生活的味道,更像一本历史书。



  沧桑之于生命,恰若寥落中的一种倔强的姿态,穿越古城。


  从景泰县城出发,驱车大约40分钟后,依稀可见永泰城墙。沿途是茫茫的永泰川,枯黄的土地上没有一点生机,车轮驶过,黄土卷起的烟尘弥漫在荒漠中,深沉而迷人。



  天地之间,它是一种存在。


  一路上,依稀可见一些土墩台,据说这样的土墩每隔几十米就有一个,共七十二个,一直通向甘肃省会兰州。这是明清时期用于防范外敌的烽火台,如果发现有敌入侵,便从永泰城的第一个烽火台点火,依次传递,很快就将信号传入兰州。丝绸古道上的每一座城池,似乎都与军事防御有关。永泰古城也不例外。



  古城也如一位垂暮之年的老者,脸上写满沧桑。



  简单的生活,淳朴的喜悦。



  百年前修建的小学是永泰古城保存最完好的古建筑,风沙中,读书声在不间断地回荡。



  前院的老树上挂着一根角钢,敲打便可作为上、下课的铃声。



  繁华过后,一切归于时光中的平静。


  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将军李汶奉旨率军讨伐鞑靼部落宾兔和阿赤兔等首领,双方在龙沙展开了一场数十日的大战之后,李汶击败了鞑靼部落群首领,收复了大小松山,但这场大战也摧毁了这里原来的要塞。此后,晋升为三边总督的李汶上奏朝廷,要求在永泰川修筑永泰城。彼时,春色不绝于四季的永泰,第一次成为通往青海、河套、新疆和西藏的咽喉之地,开始具有了政治、军事、外交、商业发展的多重要义。南依老虎山,东北接永泰川,西临大砂河的永泰古城,虽然一度成为河西走廊东端门户,然而近几十年,已经濒临灭顶之灾。如今,由于连年干旱,生活在城里的居民为了谋求生计,都已经陆续搬迁离去。往日“茶亭饭馆,四时飘香”的繁华已不复存在……



  古城人的一天的生活从早上羊出城开始,又已羊回城而结束。



  一辆摩托驶进古城恍惚骑马送信的将士疾驰而过。



  古城人赖以生存的生命源泉来源于远方山林渗出的泉水,当地人称松根水。



  永太古城原先的五口井,四口已经干涸,仅剩下校场中间的井供人们日常生活饮用。


  古城依旧还是那座古城,岁月却不再是那段岁月。或许,再过几百年,那里只能依稀看到古城遗迹和写满沧桑的残垣断壁。



  一颗流星划过满目疮痍的古城墙



  苍穹之下的旦夕之城


  登上城池背后的老虎山鸟瞰永泰古城,整个城的形状为椭圆形,城门向南而开,门稍偏西。这个横卧于永泰川的古城池,极似一个海龟,所以当地人习惯将此城称为永泰龟城。龟城周长1.7公里,高12米,炮台12座,城楼4座,外形是一大圆,城周有护城河。古城四面有4个瓮城,形似龟的肩足,保存尚好,只是瓮城上的建筑已不存在了。


  城里目前只住有73户人家,大多数人家已经搬到了不远处的新居民点,新居民点属于新农村建设的一部分,一色的砖瓦房,条件自然比古城要好得多。留下的,大多数是不愿搬迁的老人。



  登城墙,放眼望,孤城一览无余。城中人烟稀少,尽是断壁残垣,城外难见人烟,但见戈壁茫茫。


  放眼永泰城周围,广袤的原野上几乎见不到一棵树木,只有一些羊群走动。傍晚,整座城被呼啸而来的狂风包围,乌云压顶,城内的牧羊人相继赶着羊群进城,好似一副巨大的油画作品,压抑而充满神秘的力量。龟城人一天的生活是从羊儿出城开始的,又以羊儿回城结束。遥想当年骑马送信的将士,驼铃叮当的商旅,无一不是走进这龟城,在这里得了继续前进的准许,然后奔向更远的河西走廊。



  每天都与雪山相伴的古城羊群。



  从远处看上去,永泰龟城旷古、荒凉。



  远处白色羊群犹如巡逻归来的战士。


  初入永泰龟城如同发现新大陆般的兴奋,那种毫无修饰的古朴自然,恍若隔世般的感觉,给人无限的遐思与感怀,真难以想象还有这样活生生的古代军事要塞。但对于生活在这里的村民来说,也许只感受到贫穷落后与生活上的不便,昔日的繁荣与辉煌早已成为往日云烟,环境的恶化,水源的稀缺,村民的搬离,使得这座明代古堡逐渐被遗忘在戈壁滩上,依然生活在这里的村民看不到未来,永泰小学已经送走了最后一个小学生,很有可能再过几年,永泰古城也会送走最后一个村民,谁都不愿意只是生活在历史里,特别是贫穷落后的历史里。也许可以开发旅游?但这里偏处甘宁交界处,周边没有大城市,缺少足够的游客,附近也没有特别知名的景点,不能吸引游客联游,城中的古迹早在1960年代已经损毁殆尽,只余下残破的城墙,这都是困局。永泰古城,已经成为一座被时光遗忘的记忆之城,也许最终只能逐渐消失在岁月的风沙中。



  牧羊人和羊群总是让这个寂寥的古城充满着生气。


  每一次的拍摄,每一次的走近,都让我有一些除过影像之外的感动。和时间的沧海桑田比起来,我们,就如同一粒尘埃,在宇宙之下,与万物共生。永泰人离开了永泰,我们来到了永泰,这厚重的历史和如诗的画卷,让人可以暂时离开浮华的世界,安静的与她来一段似曾相识的对话。



  用镜头留住岁月



  永泰——这座记忆之城,一直以她的方式存在着,但愿天荒地老时,她依然在这里等着爱她的人们。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