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人文 >

[人文] 孙悟空的老家在哪里 原来《西游记》的故事都有原型(四)

  说了这么多沙砾狂舞、烈日如炙的西域古丝路,我们也该把视线转向细雨霏霏、海风飘摇的东南沿海了,那里有另一种文化。


  说了胡适的猜想,也该说说鲁迅的假设了。鲁迅不仅是思想家、文学家,还是成就卓著的学者,在当时的某些领域如《西游记》研究,鲁迅和胡适一起具有开山祖师的地位。


  说创造孙悟空的灵感,来自佛教文化;这个保护唐僧的猴子,原本是印度进口的神猴,这是可以考虑的学说。但在孙悟空身上,确实又有中国本土文化的元素,所以鲁迅说他是国产的,也是不错。我们现在看到的证据,要比鲁迅的时代丰富得多,因此也就可能看的更清楚。


  重要的是划分出阶段,早期我们看到的是佛教,后来呢?道教!本篇和下一篇《孙悟空走进西游记》说的就是这个问题。


  开讲正题之前,先来一点文化开胃菜。福建顺昌县有个“大圣文化节”,每三年一届。我们的考察躬逢盛会,也是难得缘分。请大家看完图片——最好能有点疑问,再听原委。



  顺昌“齐天大圣祭典”会场,本地知名人士主持。



  各乡镇参加祭祀的队伍,轿子里都是齐天大圣的像,称“踩街”。



  各队伍都要抬着圣像表演,称“斗圣”。这是来自台湾的“水部尚书公府队”。



  大圣文化节的晚会“猴王争霸赛”,邀请了海峡两岸演猴戏的名家同台献艺。



  又一位风度翩翩的猴王。


  十来年前,各媒体曾经热炒过一段文化新闻:在福建顺昌县宝山顶上发现了孙悟空的老家以及他的墓和他的兄弟姐妹们的雕像。当时数十家媒体的标题都是《石破天惊新观点,孙悟空是顺昌人》、《孙悟空兄弟合葬于此》之类,铺天盖地。在热闹了几天之后,严厉的反击如潮而来,大意都是说孙悟空只是一个文学形象,哪能找什么老家?哪有什么兄弟姐妹?想出名想疯了!后来甚至还有人把这件事编入《十大傻B政协委员》的网络段子,矛头直指墓碑和石雕的发现者,顺昌县政协常委、博物馆馆长王益民。新闻变成了丑闻。



  曾被误读的福建顺昌宝山双圣庙“齐天大圣”“通天大圣”祭祀碑(元代)



  据说是孙悟空姐姐的石雕(福建顺昌)


  其实这中间是有误解的。王益民早期表述不当,如提出了这个不靠谱的姐姐;媒体不怕事大,炒作火上浇油,把问题完全引向了不同的方向。


  这里发现的“齐天大圣”“通天大圣”确实是中国早就存在的一种带有道教色彩的民间崇拜——曾经在很多文献中留有片断,鲁迅就是依据这些文献提出了本土说——被认为早就失传了,它原本就是山中的猴子妖精,和唐僧取经也没有关系。后来他们被吸收进《西游记》的故事,山中的妖猴和唐僧身边护法的佛教猴合二为一,被称为齐天大圣孙悟空,大闹天宫原本就是这些妖猴身上的故事。


  两个猴子的合并是一种自然的、悄悄发生的文化合流,因此不会有正式的记录;时间也在很久之前,大约在元末明初,比吴承恩老先生早得多;后来因为合并山中的猴被忘了,民间也就把齐天大圣当作孙悟空的小名,再也没有人知道那一帮原本啸据山林的猴精。王益民的贡献是找到了当时人们祭祀这帮猴精的痕迹。



  考察组在宝山山顶,右二为王益民先生。王先生是卓有成就的正高职文博专家,他早期的表述不太准确引起误解,但发现的功劳不可埋没。


  过程和关窍,且听慢慢道来。


  顺昌是福建武夷山区的一个县,属南平市,境内群山环绕,其中最高的一座叫宝山。远远望去,宝山就藏在云雾里。



  前方的山云雾缭绕,那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宝山。


  顺昌的山不算很高,一般的海拔都不超过千米,但连绵成片,满眼翠绿。山上最多的是竹林,我们去的时候三月份正值出笋的季节,到处可见的竹笋可让我们开了眼。



  顺昌满山竹林,品种也很多,有些竹笋不用水焯就能做菜。


  顺昌虽然坐落在大山深处,信息闭塞,交通不便,但在宋元时却很繁华。山川里到处可见精美的廊桥。



  规模很大的廊桥。各式各样的廊桥在南方很常见,但难得如此精美。



  又一座廊桥。美国影片《廊桥遗梦》的英文本名叫《麦迪逊郡的桥》,正因为在中国上映时换了个风情万种的中国名字,才使它名声大噪。


  途中,王益民先生领我们进了一个山洞。这是宋代的铜矿遗址。请注意王益民手指的那一块微微发黄的地方。



  走进宋代的铜矿遗址。右为王益民,左为中国西游记文化研究会秘书长,文化部领导祁连仲。注意王益民手指的地方。


  石壁上刻了字“元丰七年”。元丰,是北宋的年号,元丰七年是公元1084年。这不可小觑。



  石壁上刻有“元丰七年”字样,這是北宋的年號。丰,繁体,作“豐”。


  宝山顶上有座令人惊讶的古代寺庙遗迹,当地人叫作南天门,虽然已经屺倒,但仍然可以看出当年的壮观。看点:这座古庙的所有构建都是石头构成的,而且有落款。这对我们有一个重要意义,即它可以颓屺倒塌,但不会因腐烂而消失,所有的构件都横七竖八地躺在那儿,让我们可以仔细看一看当年为了这些建筑耗费的巨大的人工、资源和它们的精致程度;



  宝山顶上的南天门遗址。遍地都是石头构建,可以想象到当年的壮观。


  当年的南天门虽然是民间建筑,但绝不低档;南天门的背后,有一座专供祭祀精怪的双圣庙,小点,现在已被修复;附加的这座双圣庙,也绝非心血来潮——因为它同样耗工耗料,这间接地说明了双圣庙的地位。


  这座小庙里就供奉着“齐天大圣”“通天大圣”祭祀碑(见上文)。这座小庙和石碑。经专家鉴定是元代甚至更早的老物,这可有重要意义。它说明这些大圣最早是土生土长的精灵,并非依靠《西游记》成名。



  南天门背后发现祭祀碑的双圣庙 考察组在拍照。


  从南天门稍往下行约200米,有一座尚存的建筑“宝山寺”。一座小小的神仙老家一样的院落,笼罩在大雾里。我们登山时山下是晴朗的天。



  宝山寺笼罩在大雾里。



  宝山寺院落,如同神仙人家。


  这座宝山寺可能要稍晚一些。宝山寺现在还有香火,有主持。山顶上的文物就是委托他们管理的。但他们与南天门不是一回事,佛道两家。


  宝山寺很令人神往,对于忙忙碌碌的现代人来说,真是一座宁静的神仙洞府,但对我们更有意义的是宝山寺厅堂里对方的杂物,南天门的很多具有文物意义的构件也被收藏在那里。



  拍摄收集在这里的南天门构件


  最为重要的是宝山寺隔壁的一件石屋,它与山顶的南天门用一样的石料,有一样的风格,所以应该是同一时代的建筑,而它有明确的年代证据。图16屋梁上落款是“维大元至正二十三年……”。至正二十三年,即公元1363年。



  宝山寺旁的二进大殿。 砂石仿木结构。



  二进大殿石梁,大梁有清晰的年代落款。


  走出宝山寺,王益民先生又领我们去看猴脸石。这是一款天然的山崖,形状很象一个巨大的猴脸,维妙维肖。开始人们都以为是现代的附会,但我们发现脚下有一座无人关注的古老祭台。这其实是一件宝贝,极有意义。它可以证明,猴脸石虽然是附会,但不是现代人的附会,而在很早之前,人们已经在这里祭拜那些猴子大圣们了。



  猴脸石和脚下的祭台。这张照片拍得匆忙,效果不算太好,遗憾。


  顺昌的大圣当然不止这些,现在已经发现了一百多处,有相当一些能够证实是宋元的遗物。不过大部分都在深山老林里,找到可不容易。以下是一些村子里祭拜齐天大圣、通天大圣的庙堂和石碑。图18中间的那位就是原始的齐天大圣。早期比较典型的造像是手执一个葫芦,不知为何。图19、20都是能够很清楚确认年代的。年代都比吴承恩要早,这就有效地避免了这些大圣们是《西游记》衍生物的可能。


  喜欢回味历史的朋友可以期待下一篇,还有好东西可看。感谢顺昌县政府和各部门领导的支持;感谢王益民先生,自从宝山发现大圣碑以来,他上山就很勤快了,有时一天要去两次,够辛苦的。



  图18:村民祭齐天大圣、通天大圣的庙堂



  图19:这组碑最为典型,旁边有字,元代的。



  图20:这组碑也够早的,明代隆庆年间,正是吴成恩最后完成《西游记》的年代。


  特别鸣谢:此文的完成得到了淮阴师范学院文化创意产业研究中心的全方位支持和福建顺昌县县委县政府、顺昌县博物馆的大力协助。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