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景观 >

[景观] 最壮观的转场在新疆

  当拥有一望无际典型草原的内蒙古的游牧日渐式微时,地形复杂、草原面积不如内蒙古的新疆还保留着古老的游牧生活:随着季节的变换,牧民们在从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到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不同海拔高度上,相应地变换着牧场。新疆的游牧会永久地延续下去吗?在对比其他地区的游牧,并对新疆的游牧进行全面考察后,本文作者给出了答案。



  转场


  新疆的“新”景观


  几乎像永恒的约定,每当季节变换,生活在阿尔泰山、天山、帕米尔高原的牧民便开始“搬家”,更换牧场:从山前平原的春秋牧场,搬至深山里的夏牧场,等到气温下降,再从高山带逐级往下迁,以便赶在冬天来临前,回到河谷低地或沙地周围温暖的冬牧场。他们敏锐地踩着季节的节奏,与之周旋、适应,永远在路上。当农业地区的人以某处固定的“家”为阡陌世界的核心时,新疆的牧民却将“转场”当做了生活本身,并因此形成了仅有新疆才有的、行吟诗人般的游牧生活。摄影/周海




  全疆牧场分布


  从阿尔泰山、天山,到帕米尔高原,新疆处处可见壮观的转场风景。


  丰富的地形和广袤的地域,使新疆虽然遍地牧场,放牧形式却因地而异。这张地图描绘了新疆的牧场分布及转场概况:大致以天山山脊为界,以北的阿尔泰山、准噶尔西部山地、天山北坡实行四季三场轮牧,即春、秋两季在低山、丘陵、山前平原地带的春秋牧场,夏季在高山、亚高山和森林草甸上部的夏牧场,冬天在中低山、平原河谷和沙漠地区的冬牧场;以南的帕米尔高原、昆仑山、天山南坡则是四季两场轮牧,即夏季和秋季在高山地区放牧,冬季和春季在中高山地区放牧。而在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边缘草甸和河谷草甸地区,全年气候较高山地区稳定、温暖,四季皆可放牧。因为这些不同的放牧形式,转场风景也异彩纷呈。


  转场风景


  丰富的地形和广袤的地域,使新疆虽然遍地牧场,放牧形式却因地而异。这张地图描绘了新疆的牧场分布及转场概况:大致以天山山脊为界,以北的阿尔泰山、准噶尔西部山地、天山北坡实行四季三场轮牧,即春、秋两季在低山、丘陵、山前平原地带的春秋牧场,夏季在高山、亚高山和森林草甸上部的夏牧场,冬天在中低山、平原河谷和沙漠地区的冬牧场;以南的帕米尔高原、昆仑山、天山南坡则是四季两场轮牧,即夏季和秋季在高山地区放牧,冬季和春季在中高山地区放牧。而在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边缘草甸和河谷草甸地区,全年气候较高山地区稳定、温暖,四季皆可放牧。因为这些不同的放牧形式,转场风景也异彩纷呈。


  即使地球上所有的游牧文明消失了,新疆的也不会


  记得2012年,我们驱车数万公里,走遍了内蒙古高原。一路上我们与牧民、官员、学者反复探讨一个问题:游牧与定居的冲突。我们为内蒙古草原上游牧文明的日渐式微感到惋惜。与我们一路同行的著名生态学家刘书润教授被称为反对“定居”的“游牧派”首领,但他也不认为内蒙古草原的未来会是“游牧”,他甚至得出了“草原的未来是狩猎和度假与休闲”这样的结论。当我们向内蒙古草原告别时,我们心里都明白:无论我们愿意与否,内蒙古高原上传承了几千年的游牧文明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


  今年6—8月,我们来到了新疆。本来我们此行并不是考察游牧,但是在新疆的天山南北,我们一再与正在“游牧”的牧人相遇。


  在去巩留县库尔德宁看雪岭云杉的路上,我们的车不断被正在赶路的羊群阻挡,骑着马的哈萨克男子挥动着鞭子,大声吆喝着,费劲地把羊群赶开,给我们让出一条通道。因为不断与羊群遭遇,我们到达目的地的时间晚了几个小时。


  8月,我们去乌恰县寻找一种红色的地貌景观,在草原上遇到了正在拆卸毡房、打理行李,准备从山上下撤的柯尔克孜族牧民。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