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人文 >

[人文] 古格王国 中世纪的西藏王朝

  导语:西藏中世纪的古格王国,繁荣兴盛了700年。这个曾经开启了藏传佛教后弘期;诞生过重振佛教的国王和大译师;吸引过印度班智达和葡萄牙传教士的王朝,在它覆灭后留下了大量的城堡废墟、寺院石窟、壁画塑像、法器经书……



  古格王国遗址。


  摄影:徐波


  公元633年,松赞干布建立吐蕃王朝。公元842年,吐蕃王朝第九代赞普朗达玛被僧人刺杀,王国分裂,境内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平民大起义。朗达玛的两个儿子云丹和维松争夺王权,自相残杀。云丹据拉萨,建立了拉萨王系;维松被排挤到约如(山南东部),王位很不稳定。约公元930年,维松的孙子吉德尼玛衮走投无路,率领3名大臣和100名士兵,远远逃到藏西,开辟根据地。



  1630年,拉达克攻陷古格,王宫被洗劫一空。


  绘图:任超


  他们来到玛旁雍错湖边,神山冈仁波齐一身雪白,默默望着这群外来的逃亡者。吉德尼玛衮派出3名大臣,分头考察各地。从布让(普兰)回来的大臣说:那里的土地被雪山环抱,那里的居民像罗刹一样凶蛮;从古格(札达)回来的大臣说:那里的大地被岩石包围,那里的居民像绵羊一样驯从;从玛域(拉达克)一带回来的大臣说:那里是积满水的沼泽,那里的居民像青蛙一样生活在水里。



  1985年,考古学家张建林在古格王国遗址山顶东侧发现“兵器窟”。



  古格王国遗址一处洞窟里的残缺尸体。



  大卓嘎老人古格玄舞的传承人。


  摄影:杨延康


  吉德尼玛衮率领部属先到普兰,受到当地头人扎西赞的优待,招为女婿。他开辟商市贸易,发展经济,不久用武力征服了古格和玛域。这片土地因此称为“阿里”(意为领土),表示是吐蕃王室后裔吉德尼玛衮的领地。



  香孜古城遗址前面的牧民。


  摄影:杨延康


  吉德尼玛衮生有三个儿子,他分封三围,各辖一地:长子贝吉衮,统治湖泊环绕的拉达克;次子扎西衮,统治雪山环绕的普兰;幼子德尊衮,统治岩石环绕的古格。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三衮占三围”故事。所谓阿里三围,就是把阿里地区分为拉达克、古格和普兰三部分。日后,吉德尼玛衮的后裔在阿里地区形成了三支王系:拉达克王系、普兰王系和古格王系。今天的阿里地域概念,就从这里演变出来。



  日土县牧民祖孙在拾羊粪。


  摄影:杨延康



  日土宗城堡下面春耕的牧民。


  摄影:杨延康


  古格王国的创立者德尊衮及其裔孙最信佛教,致力于推动佛教复兴。当时藏地的佛教七零八落,派别林立,为了重整秩序,建立权威,德尊衮之子松昂挑选了21位聪慧少年去印度学习,其中19人因水土不服病死,只有仁钦桑布和另一人学成回国,大量翻译佛经。松昂自己也随仁钦桑布出家,取法名为拉喇嘛益西沃。晚年他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迎请阿底峡前来古格弘法。



  托林寺出土的镏金铜雕妙音鸟。



  托林寺出土的胜乐金刚擦擦。



  托林寺出土的佛头。


  阿底峡是印度著名寺院超岩寺的上座,佛学造诣高深,不是轻易请得动的。益西沃亲自率军出征邻国噶洛,准备劫掠一笔黄金作为延师费用,却不幸战败被俘。噶洛国王提出条件:要么益西沃改信穆斯林,要么古格凑足等身的黄金来赎身。古格王绛曲沃举国动员,筹措黄金,但黄金的数量还是只够赎回身体,无法赎回脑袋。益西沃对古格来使说:“我已年迈,不必赎了,还是用这些黄金迎请阿底峡大师吧。”绛曲沃遵循他的遗愿,派人带黄金去印度延请阿底峡。阿底峡得知此事后深受感动,1042年,他以60岁的高龄来到古格,一住三年,讲经弘法,学者如云,一时间阿里地区成为西藏的佛学中心。1076年,为纪念阿底峡圆寂12年,全藏高僧云集托林寺举行著名的“火龙年大法会”,标志着佛法在西藏重新成为主流。从阿里传出的教法,被后世称为上路宏传。



  托林寺出土的泥塑诵经僧人。



  托林寺出土的狮纹镏金铜浮雕。



  古格王国遗址红宫里的佛像。


  位于诸多文明交汇地区,阿里总是最先感受到各种新宗教的冲击。它并非照单全收,例如益西沃宁愿死去,也不愿皈依新兴的伊斯兰教。1624年,耶稣会传教士安多德从印度来到古格,带来了欧洲的天主教,古格国王扎西扎巴德马上着了迷,为他们修建了一座教堂,让王后及其仆人受洗,自己也准备受洗。安多德写信回总部,兴奋地汇报说:“国王、王后等达官贵人不仅对我们的东西表现极大尊崇(似乎已经不能再大了),而且不停地嘲笑他们的教士(喇嘛)们的东西。他们对我们,对圣律的善美和纯洁,对我们的经文、斋戒、拯救灵魂的热忱,对我们诵经的方式等的赞扬,已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托林寺出土的金刚手擦擦。



  托林寺出土的镏金铜雕大鹏金翅鸟。



  札达县托林寺。


  摄影:杨延康


  天主教在古格的传播,引起佛教的不安。以王弟扎达为首的喇嘛集团开始反制,大规模招收俗民入寺为僧,以避免他们成为天主教徒。寺庙僧侣的增加,导致可用于战争的兵源减少,国王十分愤怒,强迫喇嘛还俗。1630年,王弟扎达发动喇嘛和平民暴动,围攻王宫,最愚蠢的是还邀请拉达克国王派军增援。



  托林寺外围四大塔之一的西南大塔。



  拉萨八廓街出售的“古格盔甲”。


  摄影:杨延康



  日土县春耕劳作的藏民。


  摄影:杨延康


  古格城堡建立在山顶,易守难攻,拉达克军队进攻数月,国王走出王宫,他的卫队迅速被歼灭,国王和整个王族,以及传教士,都被押回拉达克首府列城囚禁。700多年的古格王朝就此落下帷幕。拉达克随后占领了整个阿里。半个世纪后,五世达赖派甘丹才旺率领蒙藏联军收复阿里,设四宗六本,归噶厦政权直接管辖,拉达克则称臣纳贡——这点差异,导致日后拉达克终于裂土而去。今人说的阿里三围,已经变成了普兰、札达和日土。



  日土宗城堡下民住的老人。


  摄影:杨延康



  源自古格时期的服饰与舞蹈。


  摄影:杨延康


  回顾历史,我们发现,阿里在藏民族的宗教史上始终扮演发源地的角色。先是象雄王国诞生的本教,经吐蕃传播全藏,统治了高原民族的精神生活上千年;公元10世纪,古格王朝拉开了藏传佛教后弘期的序幕,推动雪域高原进入长达千年的全民信佛时期。假如末代古格国王改信天主教成功,可想而知,对于藏文明来说,那将是怎样一场石破天惊的大地震!是好是坏,我们且不评论,无论如何,来自欧洲的新宗教流产了。



  札达香孜新寺看守老人多布杰的全家福。


  摄影:杨延康



  托林寺西侧的塔群,已有部分坍塌,剩下的逐渐风化。


  摄影:杨延康


  阿里高原苍莽、冷冽、严峻,风沙席卷一切,包括历史和记忆。古格时代兴建了多少寺庙、佛塔、洞窟与城堡,如今残破不堪,我们有幸目睹那些中亚风格的壁画与佛像,腰肢婀娜,姿态曼妙,回味起来总有无限感伤。至于古格末年的天主教遗物,考古学家霍巍说,迄今只发现过一件纸骷髅跳神面具,是用葡萄牙文的《圣经》制成的。不到400年,这片土地几乎忘记了一群欧洲传教士曾经匆匆来访。


  王朝花开花落,教派兴废无常。岿然永存的,惟有神山冈仁波齐吧。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