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景观 >

[景观] 韩国济州岛的水下世界

  济州岛风光秀丽,是韩国的旅游胜地,当人们流连于汉拿山的风景和古“耽罗国”独特的民俗风情时,却很少有人知道,在济州岛水下还有一个更加绚丽多彩、更加美妙绝伦的世界。这座“太古之岛”用太平洋中的躯体,向现代的探访者展示着它120万年来的神秘和生生不息的光彩。




  海葵


  从事了多年水下摄影工作后,我觉得没有什么地方能比海底的珊瑚世界更能展现自然造物那种美不可言的境界了。在韩国济州岛水下,我目睹了发生在软珊瑚丛中一幕幕生与死的悲喜剧,人作为自然界的一员,在这里能感到与其他生物有种兄弟般的亲情。



  在一片山崖的侧面上长着很多海绵类生物,这种环境很适应寄生或共生性的鱼类生存。在盆状的海绵体中一条黝黑的小鱼鬼头鬼脑地注视着我。从助手手中接过微距相机,慢慢地凑近它。它也不害怕,只是瞪着大眼睛看我。


  位于韩国南部的太平洋上,是距今120万年前海底火山喷发形成的,因此又被称为“太古之岛”。走在济州岛的沙滩上,四周棕榈婆娑,空气中有种热带海洋特有的又粘又湿的感觉,让人仿佛置身于赤道附近的热带岛屿。其实济州岛位于北纬33度左右,和中国江苏北部一样,已经处于温带和亚热带的交界处,因为受到来自低纬度的暖洋流“黑潮”的影响,这里冬天不冷,夏天不热,与我国广东沿海的气候相似。



  看似植物的海羽星其实是一种比较原始的棘皮动物。这种动物有8—12对甚至更多的触须,平时它们靠爪抓住珊瑚固定身体,当遇到危险或要寻找食物更丰富的栖息地时,就用众多的触须分别做上下运动,样子非常诡异。


  与济州岛上平静的氛围相比,这里的水下世界热闹得让人吃惊。即使在天气不太好、透明度只有5米时,水下的色彩还是分外艳丽:火山的身躯被形状各异、色彩艳丽的软珊瑚包围着,触目所及尽是桔红、明黄、紫红……每一种色彩都像混合了荧光剂一样在暗绿色的海水中显得分外刺眼,形状像松柏,也有的似柳如花,随着海流悠来荡去。它们并没有因为海水的混浊流露出任何不满的样子,反倒努力地向海水中伸出数以千计的细小触手,享受每一滴海水带来的营养。



  在茫茫沧海中寻找这种黄豆大小的胆海葵真是大海捞“珍”,每当拍到它的时候总有如获至宝的感觉。在济州岛水下绵延数百米的橙色软珊瑚丛中,我找到了这两支胆海葵。与周围绚丽繁茂的珊瑚丛相比,胆海葵的存在似乎是微不足道,但它们给我的感觉却像一台喧闹的音乐剧最高潮时,有一对情侣在剧场的一角轻轻私语……


  软珊瑚是济州岛海域生态系统的主体,众多鱼类、软体动物、腔肠动物等海洋生物都以珊瑚丛为家,在软珊瑚的丛林里繁衍生息。软珊瑚是亚热带海域典型的生物,它与我们常见的硬硬的珊瑚不同。它们触感非常柔软,可以随波荡漾,科学家给它们取的名字也多是柳珊瑚、穗珊瑚等等。



  海兔因头部长有一对触角而得名,其实它们是与贝类同属“腹足纲”的软体动物。它们的外壳在长期的演化过程中,或随身体软化或干脆退化掉了,取而代之的是色彩艳丽的表皮和奇异的鳃冠。艳丽的表皮色彩是为了让天敌知“难”而退,而鳃冠则是海牛的呼吸器官。我在太平洋海域观察到的海牛主要有两种形态:鳃冠呈环状集中在尾部(上);通体长满腮冠(下)。



  质地坚硬的珊瑚被称作“石珊瑚”,多见于热带海域,它们分泌出碳酸钙硬化连续的骨骼,而且新分泌的骨头连在老的骨骼上,所以整个珊瑚体变成一个坚硬如石的大块。软珊瑚虽然也分泌碳酸钙骨骼,但却是彼此不相连的小骨针,所以整体就是软的。不过这些触手看似柔弱,却含有相当强的毒性,足以让捕食者退避三舍。


  在软珊瑚婀娜曼舞的细长枝条中,可以看见各种色彩斑斓的海洋生物穿梭其间:缓缓在海藻叶片上爬行的海兔,从海绵杯里探出脑袋四处张望的小鱼……用肉眼看不见的是海水中漂浮着无数细小的浮游生物。这些小东西是整个海域中最重要的生物,它们处于生物链的最末端,可以说是它们养育了这个缤纷的水底世界。



  每片珊瑚都有完全和它“般配”的居民。在一片美丽的黄色珊瑚中,生活着一条美丽的黄色小鱼。若不是被闪光灯惊动而游起来,真是很难发现它的存在。


  济州岛附近海域浮游生物非常丰富,是西太平洋沿岸营养最丰富、最适合海洋生物生存繁衍的地方之一。济州岛的位置独特,它是暖洋流黑潮的主流北上时遇到的最大的阻碍,过了此岛,黑潮就分成两支,分别向中国黄海和日本海流去。黑潮来自低纬度地区,因为热带地区的海洋更有利于生物的生长繁殖,那里的海水含的养份也更多。黑潮所经过的台湾、日本的琉球群岛等地都得益于它,我国黄海、东海的渔场也与黑潮的支流有关。济州岛还是一个冷暖海流交汇的地方,温度的差异让海水受到扰动,把下层丰富的营养物质带到表层,所以这里更是海洋中“流蜜与奶的土地”了。



  济州岛水下海洋生物丰富,除了本地的生物(上,一种生长在海底火山上的海藻)还有很多随黑潮而来海洋动物。因为黑潮富含营养物质,很多鱼群就生活在这股暖洋流之中(下)。



  济州岛的海洋生物极具多样性,这里除了有软珊瑚等温带海域的动物,还有很多是跟随黑潮暖流而来的热带、亚热带海洋生物。


  在济州岛潜水,时常能遇见乌云般成群而来的鳕鱼、飞毯一样在海中“翱翔”的鱼等来自遥远热带的“客人”。这些客人中最优雅而又最危险的动物是大水母。在海面上,有时能看到水中漂来几团肉粉色的大水母,它们漫不经心地随波摇摆,伞盖形的身体直径有两三米,身后漂荡着丝带一样美丽、却有致命毒素的触须。



  每次在海里碰到水母时,我总觉得自己不是在海洋而是在太空中。这种腔肠动物总是在距海平面几米处成群结队地随洋流漂来漂去。从水下几十米向上看,它们仿佛是在蓝色的太空中飞翔的太空船。水母为了保护自己及捕食,会发出一种带毒素的“刺胞”,有的水母的触手上还带有毒性,甚至会放射高压电。虽然水母不会主动攻击任何生物,但绝不要轻视这个看似悠闲的家伙。


  水母又称海蜇,是海洋中常见的漂游性腔肠动物,跟随海流四处游荡。在它漫长的旅程中,经常就会成为掠食者的美餐。有时能看见一只已经被海龟、石鲷鱼咬食得只剩下半个伞盖的水母,有气无力地任凭海浪揉来揉去,没有一丝挣扎或拼搏的迹象。而那些不怕水母有毒触须的石鲷鱼仍然不放过咬食的每一个机会,在水母的伞盖上一口接一口地大餐特餐。


  这只大水母最终会被大小只有它几十分之一的石鲷鱼打扫得干干净净。石鲷鱼也会在不久的将来沦为其他生物的腹中之食。自然界就是这样巧妙地安排着每一位成员的生存与死亡。对于它来说每一次生死都是平平淡淡,而又实实在在……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