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景观 >

[景观] 秘鲁的“马丘比丘”和“库斯科”

   随着哥伦布的足迹,一批批西方殖民者踏上了美洲的土地。伴随着西方外来文明的挺进,这片土地上的古老文明消失了。南美安第斯高原上最伟大的文明——印加文明就是在西班牙殖民者血与火的征服中最终毁灭的。也许是出于征服者内心的忏悔,也许是对印加文明的由衷敬佩,秘鲁今日有两处印加人的遗迹被列入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目录,它们是有“空中城市”之称的马丘比丘和“世界印第安人的首都”库斯科古城。



  马丘比丘像一只巨鹰栖息在崇山峻岭之间,这只巨鹰栖息了好几百年,它的血和肉已被风沙磨蚀了,只留下它的骨胳坦露在人们惊羡的目光里



  站在马丘比丘城南门外的高地上眺望马丘比丘,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完整的城市体系,印加帝国森严的政治等级制度折射在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上时,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是眼前这座依山势而建、有明显分区建制的石头城堡


  出现于15世纪的马丘比丘(Machu Picchu)原为一个崇拜太阳并有着神秘宗教仪式的民族的居住地,在那里,女人大大多于男人。马丘比丘意为“古老的山巅”,位于库斯科(Cusco)城西北约80公里处,海拔2280米。那里曾是一个宗教活动之地,因世人无法得知其原始的名字,故借其附近一座山脉之称而得此名。198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马丘比丘历史圣地作为文化和自然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使马丘比丘名扬天下。


  耶鲁大学的考古学家希拉姆·宾汉(Hiram Bingham)于1911年发现这一遥远的、占地2公顷的古迹时,他确信自己已成功地找到了维尔卡班巴(Vilcambamba)——盛传的印加人最后的避难所。自从西班牙征服者从印加人首都库斯科赶走了印加帝王之后,印加人在这里幸存了36年。宾汉当时被他眼前所见到的一切惊呆了,他写道:“我这才开始认识到,这里的城墙和它周围合成半圆形的庙宇,是世界上最最美的石方工程。它们简直令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希拉姆·宾汉是一位美国人,生于1875年,从事拉丁美洲历史的研究。在西班牙人“征服”印加帝国之后,印加故地一直流传着关于安第斯山中有一座“消失的印加城市”的民间传说。这引起了他的注意。1911年,既是美国耶鲁大学拉丁美洲史教授,又是一名卓有成就的登山家的宾汉组织了一支探险队,深入到秘鲁的安第斯山脉中进行考察。在乌鲁班巴(Urubamba)峡谷,一位农民告诉他们,河流上边有一座隐蔽的城市。在当地盖丘亚人(Quechua)的帮助下,宾汉终于找到了被白云和森林覆盖着的马丘比丘,找到了印加人的最后一个据点。随着考察工作的深入,马丘比丘被世人公认为印加文化的建筑象征。但遗憾的是,古城中大量有价值的古文物随考古者的到来而被劫掠一空。古城重现人间,而文物却随之消失。这又是一幕人间历史的悲剧。当地宽容的盖丘亚人为了纪念宾汉发现马丘比丘,遂将当年宾汉上山的路称作“希拉姆·宾汉公路”。


  现在乘坐小火车去马丘比丘,基本上也就是希拉姆·宾汉当年上山的路。所以乘坐这种小轨道火车,能从中领略当年发现马丘比丘的某些历史过程。这种小火车,在当今世界上已是不可多见的了。从库斯科城中的火车站出发,火车首先得爬上海拔近4000多米的高山,然后再下山到乌鲁班巴河谷。由于山高坡陡,火车只能沿着“之”字形走,但又由于路窄而无法转弯,这样,走上一段路之后,就得转换到另一条轨道上,将原来的车尾变成车头,继续前行。如此不断地变轨,不断地车头变车尾,车尾变车头,上山变轨四次,下山变轨两次,才能驶到河谷地带,走完整个路程的1/3。在这安第斯山中,而今还存在这样的小火车,真有些始料不及。


  铁轨虽然很窄也很古老,但车厢却是极现代化的,由西班牙制造。乘坐火车去马丘比丘有个好处,就是能一路上慢慢地欣赏如画的安第斯山风光 ,体会一种当年的艰辛。


  当地人把巨大的花岗岩石块砌在一起,却又不使用砂浆,这简直是个奇迹。各种不同形状的石块,被如此巧妙而又精确地相互拼合起来,成为一体,所筑成的石墙,使人难以觉察到石块间的接缝,看上去,它好像本身只是一大块石头,这远古时期如此超凡的技巧,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伫立在古城南边的高台上,但见整座古城层层叠叠,一路向北顺着山势延伸而上。古城的背后,是一座高耸的山峰,就像是古城的靠山似的,使古城看起来更加庄严也更为神秘。这山名为华纳比丘(Huana Picchu)。更确切地讲,马丘比丘古城就坐落在马丘比丘与华纳比丘两座高山之间的山梁上,只是城市更多的部分是建在马丘比丘这一边而已。


  古城的东、西、北三面均为悬崖,南面筑有两道古墙。外墙开一小门,有一条小道从小门通向山下,只有这一个石砌的小门可以进出城市。两道石墙之间为梯田。1982年11月秘鲁的考古学家在这里发现并证实,这是500年前的梯田遗址,在60块梯田上修有灌溉、排水渠道。内墙里面为城池,一排排辉煌的石头建筑,间杂着颓墙残壁,依着山势的建筑,有广场、宫殿、庙宇、民居、作坊、兵营等。建筑物之间有上百条石阶梯和小路相通,坡区掘有多处石质水槽。


  城中的房屋鳞次栉比,坐落在一排排长长的台阶上。屋子都很小,只有一个小房间,窗户一般为3扇窗,紧临狭窄的街道,但建造得十分坚固耐用,朴实无华。相形之下,举行祭典的场所在建筑上就讲究得多,使用了库斯科城中萨克塞华曼城堡(Sacsayhuaman)所看见过的那种大石块。其中一块多边形巨石打磨得十分光滑,长12英尺,宽约5英尺,厚5英尺,重量足有200吨左右。古城中,这种多边形或正方形的巨石随处可见,许多天然的圆石块被融合进整体设计中,显示出很高的建筑技巧。当宾汉来到这里时,这座被遗弃了数百年之久,又被森林蚕食了的古城,已是满目疮痍,唯独其石砖建筑结构几乎没有遭到毁坏。


  有人断言印加人不可能在没有铁制工具,没有马犬畜,没有车轮知识的年代里,建造出如此绝妙的砖石建筑。他们确是极具智慧的民族,即使如此,若没有用来进行切割与运输整块巨石的实用工具,决不可能建造出马丘比丘来。鉴于这一点,便开始传出了外星人光临、上天之灵的创造等等妙说。另一个更简洁的说法则把这一切归功于印加帝国祖先的成果。人们迄今无法断定,马丘比丘是如何建造而成的


  这里与其说是个城市,不如说是个宗教活动的聚集地。它建成的年代尚是个未知数,不过很可能是建于15世纪末、印加帝国向外扩张势力的鼎盛时期。有人估计说这里至少居住着1500人。从挖掘出的头骨,能推断其女性人数与男性人数的比例为10:1,这一点支持了下述的推测:这里曾是个宗教祭奠活动的场所,这里的人们崇拜太阳,因为女人被视为太阳的贞女。对于马丘比丘的人们崇敬太阳的推测,还出自另一个迹象,就是被称做“拴日石”的一座建筑。这是个奇妙的石头结构,似乎是个复杂的天文装置,当其他东西残迹全无时,惟独它却能幸存至今。据猜这是用来计算一些重要的日期的,如夏至、冬至等。它的名字好像与一种庆典有关,因为据称在冬至那一天太阳被拴在这里。此外,在“太阳塔”上,似曾有过对太阳系的观察与研究。那个塔是个马蹄形的建筑,朝东的一扇窗子很特殊,它在冬至那一天,可以抓住太阳的光线。再者,在“三窗寺”,那三扇排成一直线的窗户,以及屋子中央那一块笔直的长方形的石块,这些显然都有着特殊的意义,每当夏至或冬至日,印加人便在此举行太阳节的庆典活动。


  宾汉教授发现了马丘比丘古城的消息立即在史学界引起极大的反响,各国学者纷至沓来。但长期以来,对于建城的动机以及与古城相关的一系列问题,却是争论不休。倒是秘鲁国家历史博物馆馆长、历史学家路易斯·E·巴尔塞尔(Luis E Baesile)经过对秘鲁印第安人历史的多年研究,在掌握大量的史料之后,在其《马丘比丘》一书中提出了自己的新观点,并为大部分历史学家所接受:


  根据马丘比丘古城的建筑结构、风格及工程工艺的特点,应该是第9代印加国王帕查库提(Pachacuti)时期的历史遗迹。帕查库提为了镇压被征服者部落的反抗,在各战略要地修建了许多规模庞大的城堡。而他为了祈求万物的主宰太阳神能给他以力量,在每一座城堡中又修建了许多专门祭拜太阳神的庙宇。马丘比丘就是这样一个城堡。在西班牙人入侵秘鲁后,马丘比丘古城又成了抗击入侵者的中心。1534年,印加王曼科·图帕克(Manco Tupaca)为了维护印第安人的独立,发动了大规模的反击,率领10万大军围攻库斯科城达数月之久,只是到了播种季节才下令撤兵。此后,他在维尔卡班巴山建立了抗击殖民者的基地,而马丘比丘就成了他的大本营。


  从曼科·图帕克遇害到图帕克·阿马鲁一世(Tupaca Amaru)被俘就义的30多年里,马丘比丘一直是印加人反抗殖民者的中心。后来印加人的弃城而去,是形势所逼和水源问题使然。



  上:精巧细致而又井然有序的引水渠道蜿蜒在马丘比丘内城和城外的梯田里。细致入微而又丝丝入扣的引水渠把雨水和泉水从山上引入城里和地里,马丘比丘乃至庞大的印加帝国就是依靠这样的灌溉系统发展起农业和文明的



  古城固然伟大,城墙外的梯田也同样伟大。印加人用石块在山坡上堆砌成一堵堵墙,然后填土筑成长条形梯田,种植玉米和土豆等作物。而那顺着山势,引山水入城的水槽,在满足城中用水之后,自流用于梯田的灌溉,极尽科学。在印加帝国的许多地方,耕地大部分是安第斯崇山峻岭间的河谷地和山坡地,印加人开辟出来的梯田,既防止了山坡地的水土流失,又有着精巧复杂的灌溉系统,大面积的灌溉系统使印加帝国成为了繁荣昌盛的农业国,其中部分灌溉系统至今仍在使用


  地处崇山峻岭中的马丘比丘古城,要做到能维持城市的生存没有相应的农业是不可思议的。从这个角度看,城外的梯田比古城本身来得更伟大,虽然它只是古城的附属部分。根据考证,秘鲁印第安人早在公元前4000多年就开始种植玉米、南瓜、菜豆等,公元前3000年学会了种植棉花。到了印加帝国时期,农业已有了相当发展,栽培的农作物多达40作种,包括马铃薯、白薯、木薯、辣椒及几十个品种的玉米。站在马丘比丘古城的废墟上,我能体会到发达的农业对于帝国的重要性。没有发达的农业,无法想象当年印加帝国是如何去称霸的。


  不管当年印加人修建马丘比丘古城的动机如何,对于后人来说,在这样偏僻的深在公元前1000多年,库斯科山谷就有人类居住,到了公元12世纪,居住在这里的印加人更是征服邻近部落,建立了强盛的印加帝国。库斯科就是当年印加帝国的首都。虽然在16世纪,西班牙殖民统治时期,印加帝国时代的建筑几乎都成了废墟,但帝国的遗址还是处处可寻。这也是最终库斯科城能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主要原因。


  库斯科在秘鲁首都利马东南600多公里处,飞机飞行近1个小时,穿过安第斯山脉上空的彩云向下望去,崇山峻岭中的库斯科就出现在眼前。


  这座安第斯山中的高原古城的天气十分凉爽,道路两旁林木葱郁,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散发着幽幽古意。



  11.印加人完美的砌石技艺:石头间的接缝平整而严密,不用任何粘结物,仅仅依靠石与石之间的齿形对接就达到了坚固防脱落的效果。印加人智慧之高妙令今人也不得不叹服



  2.库斯科城郊外的废墟,我们从这里可以窥见古印加文明曾经的显赫及其随后所遭到的重创



  3.尽管库斯科的地形高低起伏,但是印加帝国的首都仍然依据直角方式设计,中央广场(兵器广场)周围四个方向的道路把库斯科和印加帝国的行省联结起来。西班牙殖民者保留了古城原来的棋盘式的街道布局,保留了中央广场和其它小广场,并把巴洛克风格的房屋建在了广场四周



  4.西班牙殖民者带给印加帝国的除了物质上的掠夺,还有精神上的掠夺。他们把天主教堂建在了印加帝国的废墟之上,让欧洲世界的上帝替代了印加的神祗。世界八大巴洛克建筑中有4座建在了西班牙美洲殖民地。库斯科的圣塞巴斯蒂安·德·圣普里斯卡教堂就是其中之一


  在印加帝国统治下,库斯科城内的建筑全部是用石头堆砌的,城中央的兵器广场与其周围的小广场由众多狭窄的石板街道串连起来。当16世纪西班牙人占领这块土地时,入侵者保留了原有的石头建筑的基础,同时又在这衰落的印第安城内建造了巴洛克风格的教堂和宫殿


  无法否认,这是一座古意盎然、别具风姿的城市。在狭窄而齐整的街道上,巨石砌成的殿堂和庙宇错落相间,古驿道的痕迹依稀可辨。就连我们下榻的ROYAL INKA HOTEL,也是古色古香,由一座古院宅改造而成。内里的现代化设施,丝毫没有对外观产生破坏。全城布局井然有序,城中心就是兵器广场,为数不多的东西、南北走向的街道由此辐射全城。城中除了教堂高高耸立以外,其它的一切建筑物,最高也就三层楼高。这与古城的名声极为相称。这也是行政当局为了保护古城立下的法规。


  库斯科在当地的盖丘亚印第安人方言中,就是“大地的中心”。根据当地的传说,建立这座城市的是太阳神的两个儿子——曼科·卡帕克(Manco Capac)和玛玛·欧克罗(Mama Occlo)。但有趣的是,秘鲁的印加人虽然祭拜被称为“印帝”(Inti)的太阳神,但最崇敬的却是另一位神祗,就是“维拉科查”(Viracocha),这位大神在秘鲁漫长的历史中,一直受到所有民族的膜拜。在印加帝国的首都库斯科还有一座为它建造的名叫“科里坎查”(Coricacha)的神庙,这座神庙也就是现在人们通常所称的古太阳神殿。


  向导阿马多带我们去寻访科里坎查神庙。来到一座大教堂前,说是到了。问明情况,才知道原来的神庙在西班牙人来到之后整座被毁,西班牙人保留了神庙那异常坚固的印加式地基和围墙下端,在上面建造了这座宏伟的、殖民地式的“圣多明哥大教堂”(Cathedral of Santo Domingo)。1650年和1950年,这里曾发生两场大地震,将建立在神庙地基上的大教堂夷为平地。这座教堂因此重建过两次。阿马多小心翼翼地告诉我:“当地的印加人后裔盖丘亚印第安人都说,在西班牙人到来之前,维拉科查的神像就耸立在科里坎查神庙最神圣的内殿。西班牙人毁了神庙,并在神庙上建立了大教堂,因而触犯了天神,所以天神总在惩罚它。”这反映出印第安人几百年来的一种情绪。行走在库斯科城那狭窄的街道上,纵观周围的建筑,我深深地感受到了16世纪初西班牙人摧毁秘鲁印加文化的那种强悍的力量,那种强加于古老印加文化上的东西依然存在。无形中也体会到印加人的后裔盖丘亚印第安人的那种由衷的情绪。


  西班牙人摧毁了古库斯科城,并在上面建立了一座西班牙风格的新城,但却无法摧毁印加帝国建筑库斯科城的基础,那筑建印加文化的城建基础。迈进圣多明哥大教堂,阿马多带着我到处参观,并特意让我仔细观察教堂的地基,他对我说:“在大地震中,教堂虽说名胜古迹被摧毁,但以典型的印加式施工法(即多边形石块相互连锁形成一个优美的体系)建造而成的地基和围墙下端,却安然无损。”在大教堂中,除了那座矗立在长方形大庭院中央,以灰石搭建的八角形高台,这座神庙如今仅剩的也就是这些多边形石块和依稀可见的整体设计供我们凭吊了。按我的看法,仅此就足够了,有了这基础,印加文化就存在。


  这就是现在的库斯科城,外表看是一座极为典型的西班牙式的古城,而内里却蕴涵着完全的印加文化。



  从萨克塞华曼城堡俯瞰库斯科城,巴洛克和混血人种的教堂的圆顶没入了一片红顶白墙的低矮建筑中,没有深入到城里的人会以为这是一座西班牙小城



  举行"太阳祭"的萨克塞华曼城堡是古代印第安人最伟大的工程之一。它建筑在一个小山坡上,是俯瞰全城的巨大防御系统。据说其主堡是由印加王帕查库提于15世纪70年代动工修建的,持续了50多年,直到西班牙殖民者入侵之前还没完全竣工。这个巨大的建筑群,从上至下共有3层围墙,每层围墙高达18米,均用巨石垒砌而成


  库斯科城中的印加式石造建筑物,施工品质之精良,给我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这里几乎全部的印加庙宇和宫殿都是用雕凿平整的重约数十吨、乃至上百吨的巨石砌成,而且砌垒石块时,中间不用泥或灰作为粘结物,完全靠石面的平整对缝,其对接之严密,就是薄刀片也难以插入。当我参观了位于库斯科城北郊约2公里的一座300米高的小山上的古老的萨克塞华曼城堡之后,对于这种石造建筑物有了更深程度的认识。


  这是一个圆形的古城堡遗址。城堡从上到下有3层围墙,每层墙高18米,最外边的一道墙长约540米。墙壁均用巨石砌成。整个城堡共有21个棱堡,像威武的卫士守护着库斯科的门户。在盖丘亚语里,萨克塞华曼即“山鹰”之意。城堡方圆4平方公里左右,现在看来酷似一个巨大的露天体育场。


  从山坡沿着石阶爬上去,经过一座巨型的石门,首先见到的就是头顶上的巨大的花岗石。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了震撼是怎么回事。这块3.66米高、2.13米宽的大石头,重达100多吨,经过工匠极为轻巧流畅的精雕细刻,石面上呈现出各种形状的棱角,和谐得有如交响乐一般。跟这块花岗石有序地排列在一起的,还有许多的多角形大石头,有些安插在它的上方,有些在下方,其它则竖立在两旁。在这些石块中,最重的一块高达8.53米,重361吨。从现存的遗迹看,当年的城堡建筑规模极其庞大,设计极为奇特,在建构上更是称得上鬼斧神工。在生产力水平还那么低下的年代,整座城堡能够使用那么多巨型的石块,不但对石块进行了精雕细刻,还要将它们搬运过来并堆垒成城堡,简直是不可思议,更是耐人寻味。也难怪在1980年2、3月间召开的南美洲印第安人运动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将库斯科命名为“世界印第安人的首都”。


  库斯科城以至整个古印加帝国几乎就处于安第斯山脉中,从城堡上下望,上山的路极为崎岖,极为艰险。真不知道当年的连文字都没有的印加人是怎样穿凿、切割、打磨以至于如何去搬运这些体积庞大的石块的。作为文化的象征,如此精美的建筑没有一定的文化积存是无法完成的。古代的先人总是有一些奇迹、一些让我们这些后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东西,留下来为难我们。就像埃及的金字塔一般,这库斯科城中的古城堡也留下了太多的迷惑,使许多到过这里的人都不相信这些建筑物是印加先人所建造的,而怀疑是外星人的造物。当然,历史无法作假设。但是,如果当年的西班牙殖民者不是以毁灭性的手段去将自己的文化强加于印加人的身上,或许今天的印加古库斯科城会完整地保存下来,也许我们会觉得有更多更大的迷惑,或许因此我们能从中解开这许多迷惑也不一定。



  纺织是印加人的古老技艺,早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安第斯山中部地区就发明了织布机,纺织原料多种多样,棉花能制成质地比较粗糙的布匹,羊驼的毛能制成比较精细的织物,小羊驼的毛特别软,用来制作上等的精美毛料



  古代的印加人有语言而没有文字,传递信息的方式一部分依靠结绳或图画。现代秘鲁印第安人手工艺品上的图案透露着古风,只可惜其中蕴涵的信息鲜为人知了


  印加人从坐落在秘鲁高原上的帝国首都库斯科城向外派出军队和使节,向西到沿海地区,向南和向北沿大山谷前进。在西班牙人入侵之前,他们已将版图从厄瓜多尔扩大到智利中部,南北长约4000公里。这一帝国在地理上由完整的道路系统紧紧地连接成一体,这一道路系统包括用芦荟藤编织成的索桥和用有浮力的芦苇制成的浮桥,其中有几百公里道路至今仍可通行


  在库斯科城,虽然看到了太多的不可思议的东西,但有一点却是无疑的,那就是古印加曾有过极其辉煌的文化与历史。这一点从印加帝国那与库斯科城同样是巧夺天工的道路系统可以得到印证。在西班牙殖民者抵达这片土地时,在他们“征服”印加帝国前,印加帝国的疆域涵盖了南美洲的太平洋沿岸和安第斯山区,从北边的厄瓜多尔,经过秘鲁全境,向南延伸到智利中部的毛尔河。可以想象,当年的印加帝国是何等的强大。为了维持这么一个大帝国的有效统治,印加人以首都库斯科城为中心,修筑了一个庞大、精良的道路系统。当年的道路系统由两条平行的纵贯公路组成,长达3600公里,一条沿着太平洋海岸南下,另一条穿越安第斯山区,连通着整个印加帝国。而西班牙殖民者的到来,恰恰就是利用了这两条极具效率的公路,迅速地征服了印加帝国。


  我在清晨乘车爬上城郊那陡峭的山丘顶端,山下的库斯科古城历历在目:古城尚存的印加古墙、殖民地式的豪华宅邸、极具特色的窄小街道、雄踞于维拉科查神庙废墟上的圣多明哥大教堂。随着晨曦薄雾的升腾,整座城市渐渐变得朦胧起来,呈现出另外一种美。库斯科很美,但似乎总让人有一种美中不足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又很难说得清楚。


  背景知识


  印第安人(American Indians):美洲最古老的居民,15000-20000年前由亚洲经白令海峡陆续迁入南北美洲。属蒙古人种美洲支系,语言属印第安语群,分十几个语组;有的地区已经有了自己的文字;原信仰萨满教和万物有灵,盛行图腾崇拜和多神崇拜,现信仰基督教新教和天主教。


  印第安人是世界上最先种植玉米、马铃薯、向日葵、棉花、番茄、金鸡纳树等作物的人;经历过氏族公社、部落、部落联盟等社会形态,也有部分地区形成了早期的奴隶制国家,如玛雅人和印加人等。


  16世纪欧洲殖民者入侵美洲,对印第安人施行屠杀、驱逐和奴役,使印第安人的文明发展中断了。长期以来,由于战争、杀戮、流徙、疫疠以及被同化等原因,印第安人的人口下降至3200余万人,主要从事农业。


  现今在北美的印第安人只剩下约80余万人,大多被赶入了保留地,生活十分艰苦。


  生活在中美、南美的印第安人一部分被迫退入山林,过着孤立而困苦的生活;另一部分则与白人混居。19世纪初,中、南美洲的印第安人先后挣脱了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殖民统治,有的甚至参加了国家的缔造并掌握了政权。


  无论在哪个国家,印第安人都会受到该国统治者的歧视和同化,争取民族平等和夺回土地的斗争从未停息过。


  印加人与印加帝国:大约从12世纪开始,今秘鲁库斯科谷地的一个印第安部落逐渐兼并邻近的部落,至1438年建立了强大的奴隶制国家,其中包括阿伊马拉族(Aymara)与盖丘亚族(Quechua),因其君主和臣民均称“印加”(Inca),故该国被称为印加帝国,其国民统称印加人。


  印加帝国在16世纪全盛时期总人口达600万,疆域北起今哥伦比亚边境,南至今智利中部,西起太平洋岸,东至亚马孙丛林和今阿根廷北部。


  由于创建了梯田和复杂的水利灌溉系统,印加帝国有着发达的农业,种植玉米、薯类等作物,驯养骆马和羊驼;庞大的驿路和邮递网络使印加帝国广大国土上的交通方便而快捷;巨大的石头建筑物显示了帝国的荣耀和印加人高超的建筑艺术。印加人没有书写文字,采用结绳记事的方法记录信息;他们擅长铜、金、银的冶炼和加工,制陶、编织和雕刻的技艺都很精美;他们流行以天神为主的多神信仰,创设了学校,创立了历法和度量衡制等等。


  印加帝国以农村公社为社会的基层单位,有贵族、僧侣、平民、奴隶几个等级,等级制度极其森严。


  1532年西班牙殖民者入侵的时候,正值印加帝国由于皇室兄弟争夺王位而国力削弱,1533年帝国灭亡,印加文明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印加人的后裔成为了安第斯山区各国居民的一部分,曾不断联合其他各族印第安人进行武装起义反抗西方殖民者。印加人留下的文化对拉丁美洲的影响极为深远。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