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人文 >

[人文] 清朝皇家御用设计师,这些世界文化遗产都是他们家设计的

  导语:从紫禁城、西苑三海、圆明园、颐和园等宫苑之擘画设计,到清东陵、清西陵的选址经营,都活跃着雷氏家族的身影。今天,你所知道的世界文化遗产,大都与这个家族有关。作为绵延二百余年、累八世才能服务于大清皇家众多工程的御用设计家族,坊间誉之“样式雷”。毫不夸张地说,一部阜成门外聚善村雷氏家族的兴衰史就是半部清代宫廷建筑史。



  孝陵琉璃影壁尺寸画样,中国国家图书馆藏


  近代之前,中国并没有西方所谓“建筑师”的职业。清工部和内务府皆承办营造事务,“样式房”即类似设计职能部门,设计称为“起样”,工匠称“样子匠”,与现代建筑设计师有相似之处,他们也是工匠队伍中文化水平较高的一群,具备基本的书算和美术能力。不同的是,样子匠的设计涵盖范围广泛得多,从风水选址、景观设计、建筑组群、房屋构造、内檐装修到舟车家具等无所不包。雷氏家族累世从事此业,可以算是设计世家。这么说来,我们现在常称“建筑世家‘样式雷’”,倒有所局限了。



  “样式雷”家族谱系图(注:早夭者未列表中)


  编制:何蓓洁


  美术设计:闫波


  清代样式房隶属相应的工程处。因海淀园林工程浩繁,故圆明园常设工程处,归内务府所辖,处理的事务称“内工”。对应的外工,就是由工部主导的都城、宫殿、陵寝等大工程,成立工程处后,有时也会从内务府圆明园工程处样式房挪借人手,组织相应的样式房。“样式雷”曾长期供职圆明园工程处样式房,并多次出任掌案也即样式房的一把手。直到英法联军将万园之园付之一炬,圆明园样式房才告解散,雷氏的事业也短暂地进入一低沉期,但随着咸丰定陵以及圆明园、三海工程的上马,他们又迎来了新的发展。



  圆明园清夏堂烫样


  作为匠人传奇的绝响,“样式雷”留下的建筑作品众多,但他们留下的大量建筑图档更为可贵。因为清以前的官方样式档案绝少留存,雷家积藏的各类样式档案让后世得以一窥中国传统营造工作的全貌,以及匠人的技法、才智与匠心。




  圆明园万方安和烫样,现藏故宫博物院。万方安和为圆明园四十景之一,建于雍正初年,是雍正皇帝最爱的寝宫之一。建筑平面呈“卍”字形,意匠精巧。第二次鸦片战争中,万方安和遭英法联军焚毁,唯基址尚在。


  传世的“样式雷”图档包括图样和烫样两部分。从建筑视图角度来说,图样可略分为地盘样和立样,其中又可细分为总平面地盘样、平面地盘样、立面立样、大木立样、轴测立样和透视立样等若干种。若按照制图进程划分,一所建筑要经历糙样、糙底、底样、细底、进呈样等绘制序列,其中,进呈样翔实清晰,制作最为精美。为了向帝后更明确地展示设计效果,有时候还会奉旨或奉谕制作烫样,也就是建筑模型。烫样系用杉木板、粘土、秫秸、纸张等材料经过锯截、培塑、裱糊、沥粉至彩画而成,从建筑布局到内檐装修,在烫样中皆可一览无遗,流传至今的不过几十件,无不制作精良,弥足珍贵。





  同治光绪间,紫禁城长春宫为慈禧太后居所,经历过多次较大规模的修缮。这件烫样反映的是长春宫内搭建看戏殿及避暑天棚的做法,可层层揭开,则各段做法一目了然。糊棚与扎彩一起,构成了清代搭材作的主体,此类临时建筑广泛应用于节庆和婚丧,旧京城内的棚匠直到民国年间才逐步衰落。在烫样中可见,虽是临时建筑,但制作却一丝不苟。天棚上建大型人字形屋架,前后两山均开天窗,两层卷帘,下为箔席、上为油布,防晒防雨可以兼顾。看戏殿为一平台殿,勾栏彩画,美轮美奂。


  烫样与画样互为表里,两者可以互相说明。图样和烫样在工种上,都有画匠的参与,烫样还需要专门的烫样人先来完成。当然,一个人可以既是画匠又是烫样匠。控制建筑施工的,除建筑图纸外,还有详细图纸说明,即做法,工人主要根据做法进行施工,做法有的就直接贴在图样或烫样上。烫样和图样一样,控制的设计深度都是到样式层面,法式层面则靠做法来承载,由工匠代代相传。



  圆明园廓然大公烫样


  有些建筑方案只有图样也被采纳了,就没有必要制作烫样,但烫样作为设计方案推敲的必要工具,方便了甲方乙方的沟通。在这个意义上,有图样无法取代的作用。烫样是一种快捷、全面的建筑模型,它将所有的设计部分整合起来,给人最直观的感受。本来是单独呈现的地盘样、大木立样、外檐装修内檐装修样最终会造就一种怎样的空间形态,只有烫样能够给出。成组群的烫样如一种前现代的沙盘,亭台楼阁,山石树木,质感各异,表现力极强。




  菩陀峪定东陵现状及仿孝东陵明楼宝顶侧立样。定东陵乃慈禧慈安两位太后的陵寝。慈禧太后掌握帝国时期,迎来了清帝国的“中兴”,因此两宫皇太后的陵寝工程也就变得格外重要。在方案阶段,样式雷受命图写前代后陵制度,供慈禧参酌。该明楼地宫侧立样即系根据孝东陵规制设计的定东陵明楼地宫样式。可以看到,清代陵寝地宫设计在地平面以上,避免了水潦之患,整个陵寝可以说是一座地面建筑,借此也可知一些盗墓小说之无稽了。


  因承接陵寝工程,雷氏还学起了风水术,察龙定穴不逊于职业风水师,这也使得他们能够在一众样子匠中格外出众。他们并不像《盗墓笔记》等文学作品中所演绎的那般神秘,更不会在陵寝中制造什么离奇的机关。事实上,明清陵寝制度已经相当成熟,遵循皇朝典礼、务求完固即可。但因为他们长期为宫廷办差,出入禁苑,在常人眼中便有些神秘。



  点景彩棚图样,国家图书馆藏


  在重大的国家庆典工程中,如帝后万寿、皇帝大婚、元宵灯会、两宫回銮等大事件中,“样式雷”设计了大量点景棚彩,一些祝寿、祈福的元素被拼贴使用,营造出富丽堂皇、喜庆欢腾的场面。这种拼贴式的设计手法,与高度模件化的建筑工程差可比拟。



  颐和园图样,东洋文库藏


  隆裕皇太后宣布清帝逊位之后,清帝国画上了句号。“样式雷”与这衰朽疲惫的帝国一样,走向了败落。替代清帝国的是中华民国,替代“样式雷”的是新式建筑师,他们最初进入中国的时候,还不用“建筑”这样的词汇,而用的是“打样”,他们的“样”当然更能迎合一个新生中国的视觉需要。在全球化的进程中,新样背后所蕴含的营造技艺革命,也在革中国传统营造体系的命。



  圆明园狮子林遗址


  “样式雷”在帝国最后的日子里,依然勤勉,末代传人雷献彩主持了光绪崇陵的擘画设计。两宫回銮后,慈禧奉行新政,连带宫廷里也开始新建一批洋式的新建筑,仍由“样式雷”设计。这些新建筑在中国木骨架外穿上一身洋式的外衣。显然,“样式雷”没有在“打样人”入华之际成功转型,最终进入历史的故纸堆。事实上,在清末一些国家工程如京师大学堂的设计与修建中,系统接受过西法教育的日本建筑师和他们的中国助手们已经开始崭露头角,“样式雷”的时代即将一去不返了。


  20世纪二三十年代,雷家已无执建筑业者,后人开始集中变卖祖先积藏的内廷工程图档。这批图档的流通在当时学术界造成震动,乃雷氏图档的第一次发现。在营造学社朱启钤和另外一位社员汪申伯的斡旋下,北平图书馆(国家图书馆前身)和现已撤并不存的中法大学成为购藏雷氏营造档案的主体。除朱启钤外,北图的金勋,学社的阚铎、刘敦桢等均致力于此。朱启钤的《“样式雷”考》与刘敦桢的《同治重修圆明园史料》、《易县清西陵》等扛鼎之作均诞生于这一时期。新中国成立后,“样式雷”图档经历兼并重组,北京图书馆和故宫博物院得其大宗。



  圆明园廓然大公烫样与遗址的合成影像令人不难想象昔日盛景。


  2007年,中国清代“样式雷”建筑图档入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样式雷”这一神秘的清代建筑世家开始从学术界逐渐进入公众的视野。“样式雷”图档是今人研究清史的重要文献,也是建筑学家研究传统营造体系的重要参照。对于遗产保护而言,这批档案对于清代苑囿、陵寝、王府和衙署等建筑遗存来说意义非凡。近年来,清华大学郭黛姮教授领衔的“数字圆明园”团队,就是依托“样式雷”图档及考古发掘成果等材料,对圆明园进行虚拟复原的。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