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景观 >

[景观] 恶之花

  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到现在,在扩大城市框架以拉动经济发展的思路指导下, 大量土地被改作工业用地或商业用地。城市地域面积迅速扩张,远远超过了城市人口的增长速度。


  对土地的占用,本着先不断大量圈占,再考虑其用途的宗旨,加上接连不断的政策失误和变更,结果旧开发区还是残垣断壁荒野片片,新开发区又隆重上市,大量耕地被破坏和浪费。摄影师杨承德将镜头对准了这些景象,一面是城市框架内大量散在的空闲地和大量人口稀疏的开发区,另一方面是城周大量土地在不断被圈围和蚕食。这并不是个例,而是近15年来中国城市发展的普遍现象。


  土地在我们的脚下默默哭泣,自然在人类不理性的活动下,变成了另一种风景。这样的事情,我们并不陌生;这样的影像,我们却很少看见。



  这里原来是被郁郁葱葱的绿树覆盖着的山,人们为了挖取黄土下面的瓷土,便把山顶上的黄土掀开,翠绿的山头变成了“秃头”。这里还将被不停地翻掀,直至草木消失殆尽。



  这里原来和远处的景色一样,是绿树覆盖的山地,为了一个工业项目,山头很快被移走了。



  这片500多亩平整过的土地在奠基剪彩之后,便归于沉寂了,这是许多工业项目的宿命。这片土地至今没有项目开工,任黄土裸露流失。从青山绿水到满目疮痍,仅仅需要一辆推土机或者一个奠基的石碑。



  这些从外地移来的树木,都是准备移栽到新建成的工业区里的,但由于新厂区迟迟没有开工,它们十之八九都干枯了。



  这里原来是一座山,人们搬走了半座,建起了工程指挥部,工程却迟迟不见上马。守护人员将土地上的石头集中起来,做起了石头生意。那些站立着的石头,一般作为城市居民小区里的自然点缀,价格不菲,但自然的代价无人计算。



  房地产商挖开这个山梁,用这里的土来填平这道山梁背后的3000多亩土地。等到我再去时,这道山梁已不复存在。土地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最重要的资源,泥土被挖开,或者被隆起,但是永远回不到原来的样子了。在六年级小学生的语文课本里有一篇课文《这片土地是神圣的》,里面写着这样的话:“大地不属于人类,而人类是属于大地的。”



  这里原来是一个幽静的小湖,到处是茂密的植被,为了平整这片土地,这个湖正在被填上。这里的最后那一点绿色,很快也就会消失了。



  2008年9月刚刚建成的广东科学中心,现代风格的建筑和自然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冲突。



  杨承德简历


  杨承德,湖北人。1994年就读于中央党校 。研习中国画、中国书法、生态文明与环境哲学多年。1979年涉足摄影,作品散见报刊杂志;多年专注舞台摄影;近年多采用观念纪实手法拍摄,关注社会问题。


  参展作品


  《般若精神》参加2006年中国连州国际摄影年展


  《风景》参加2007年中国连州国际摄影年展


  《恶之花》参加2008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


  《景观的对视》参加2008中国连州国际摄影年展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