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景观 >

[景观] 我看见了“地下长城”

  码口是一个深藏在滇东北乌蒙山区金沙江下游的小村庄,它方圆不过几平方公里,但地势起伏,高处与低处相差几千米。这里有鲜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地下藏有纵横密布、神秘莫测的溶洞群。



  由断裂坍塌而成形成的这道“城门”乍一看如同人造一般。


  我对码口溶洞的神秘莫测很想探个究竟,但一直没有机会。今年10月,终于实现了我的愿望,对这溶洞群进行了一次粗略的探险和考察。


  码口乡属云南省永善县管辖,东南与昭通市接壤,西临金沙江与四川省的凉山州隔江相望。这里地处偏僻,交通不便,经济文化封闭落后,几乎无游人光顾。也许正因为如此,那些令人惊叹不已的地下溶洞才至今还很少有人知道。


  在已发现的22个洞中,最为神奇绝妙的要数牛郎织女洞。这两个洞一水一旱阴阳搭配,近南北走向,距金沙江边不足百米,洞长近万米。两洞原本为一洞,不知有多少万年,经东西流向的碗箩沟水的长年冲刷,硬生生地把洞拦腰切断,形成了今天的“牛郎洞”和“织女洞”。造成两峰对恃,两洞隔河相望,并形成绝壁千仞一线天,山泉从落差高达百米的夹缝中喷涌而出,景观极为诱人。



  这个高大的钟乳石,两侧均为断裂面,让人感到这正是大自然的威力。


  “牛郎洞”为原洞的北段,坐北朝南,是旱洞。洞口宽大宏伟,高10余米,宽可并行两辆大卡车。进洞不久,声音便都消失在一片漆黑中,凭感觉洞是在向下深入。洞内乱石林立,头顶滴水嗒嗒,空气中飘浮着无数细小雾珠,越往里走越感湿热,满头如浇了水一般,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胸口仿佛有什么东西挤压着,洞内阴森恐怖……突然间,在电筒光的照射下,左侧出现一道规模宏大的地下“长城”,挡住了半壁视线,由地面往上五六米全是由规范整齐、40厘米左右厚的“石条”层层叠叠,砌成了一道往里延伸的“城墙”,连合之处刀片不入,仿佛是“水泥”混合之类的粘合剂。奇怪的是,洞的顶部和右壁却没有“城墙”的样子,全是裸露锋利不规则的岩石。再往里走有的地方的“城墙”已断裂垮塌,有的则好像是施工还没有结束,留下一片狼藉。慢慢行进了2个小时后,“长城”突然消失,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令人眼花缭乱的钟乳石。这里宽大如厅,石笋林立,有的形如千年古树三四人合围不能,四周还有“藤蔓”缠树攀岩;有的如惊弓之鸟倒挂金钩;有的如海底玉柱、石花、石莲,千姿百态。在一根粗大如玉的石钟乳上,我发现一幅面朝洞内,没有耳朵和头发的人面画像,试着用手擦抹,一点颜色都擦不下来,仿佛与石钟乳溶为一体。绕过“石林”,洞宽陡然收缩,而洞高则猛增至几十米甚至上百米,两面岩石如同绝壁,洞道弯弯曲曲。忽然一群蝙蝠扬着尖历的惊叫飞啸着与我们擦肩而过,令人胆颤心惊。此时溶洞转了一个直角弯,往东延去……不敢冒然前进,即退出。洞里还有什么,还有多深,无从知晓。



  下午4点多钟,我们开始了更为艰苦的“织女洞”的探访。织女洞在碗箩沟南,洞中的阴河水由洞口溢出,跌入千丈绝崖,飞瀑一片。洞宽六七米,高十几米。顺着沙路前行几十米后,洞的高度却压缩到了极限,水面至岩顶仅有20厘米的空间,水深达1米左右。面对仅20厘米的呼吸空间,并且还不知里面又是什么情形,万一水越走越深是一个深潭?万一进去后水涨20厘米,我们不就被窒息在里面了吗?正犹豫着,只听“噗嗵”一声,码口乡党委书记已纵身跳入了刺骨的阴河水中。还犹豫什么,我们也和衣跟着跳进了水里。水很凉,冻得我们直哆嗦,再加上害怕,觉得心都哆嗦起来。我用嘴叼着用塑料袋裹严的相机,后脑勺紧贴洞顶,鼻子紧贴着水面,缓步向洞内摸索前进,渐渐地里面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趟过10多米后,峰回路转,洞体再次变得与入口处一般大小,一位同行者风趣地说:见织女姑娘还真难,够刺激。沿阴河东岸我们继续向前挺进。此时,洞已开始缓缓上坡,阴河渐渐埋入下层,右面岩壁再次出现“牛郎洞”里的“长城”奇观,所不同的是这里上千米的地下“长城”随地段的不同而各异,但均有“雕琢”之嫌。特别是“长城”中段的一处“城门”,“修筑”得更精妙别致,并且明显是一分道站口,从左面“城门”进去可通往里面更深远的地方,从右边过去可来到一个类似广场的宽阔大厅,大厅堆放着许多仿佛是“施工”用的各种“材料”,还有些像是休息用的“石桌”、“石凳”之类的东西,更为奇妙的是在“城门”外,一旦有声音,“天空”就会飘飘洒洒地下起“白雪”,一会儿便把门前铺白了。 我们从“城门”左面向里走, “长城”的构造比牛郎洞里的精细复杂,且规模更大。继续前进,一座“斜塔”挺立在前面,斜塔很高,由一层层似“石条”的岩石叠起,我赶忙拍摄下来。随即,“长城”消失,阴河水渐渐冒出地面,又是一个岔口,仿佛是人工凿出了一条运河,水和溶洞分离了,我们沿着旱路爬上爬下,忽然一处保存更为完整的钟乳石群呈现在眼前。



  群山环抱的码口乡,坐落在一个小小的平台上,它的左下方就是金沙江。



  如此完整规范的石条叠起的“城墙”,是大自然的神功?还是人的神力?


  这里的钟乳石高达20余米,像彝家少女百褶长裙自天铺撒而下,用手敲每一扇还会发出编钟似的音乐声,小到针尖的乳石钟,吹口气便会“叭叭”折断,有一处钟乳石形似戴草帽的女郎凝视着远方,真是太精彩了。


  神秘的“地下长城”,留给我及同伴们很多的遐想,我带着一系列疑问拜访了专家。有的专家评述更让我大吃一惊,不过最让我高兴的是,自己的发现已引起科学家的重视,我会与同伴们一起关注对“地下长城”的考察和研究。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