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景观 >

[景观] 四天换1个小时,值!

  为了策划和组织四川专辑,我去了两次四川。一次是春节大年初二,在成都,我找了许多四川的朋友,有摄影师、作家、科学家、社科学者等。广泛地切磋讨论后,编辑部关于四川专辑的选题结构和要突出表达的主题逐步成型了。


  在四川西部的山上面大做文章,和传统观念叫一下板,冲击一下人们关于山的审美观是我们这次四川专辑的主要特色。


  再次去四川,在十几天内,我要完成对四川西部的贡嘎山、稻城亚丁的三座神山(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还有四姑娘山和雪宝顶的采访。时间紧迫,我朝圣般地来到了仙乃日雪山前面,而短短半个小时后,就得匆匆告别。面对圣洁的雪峰,我无法言说自己的感觉。要知道为了这1个小时,我从成都坐了两天的车,浑身像散了架一般,回去还要两天,四天时间换来这1个小时,我无怨无悔。



  执行总编单之蔷在观察海螺沟冰川


  到处都在修路,又逢雨季,从稻城返回的路上,日本的三菱越野车不停地吼叫着冲过一道道越过公路的急流。快到二郎山隧道时,滑坡已经把路堵了,绕道石棉县,比原计划多费了一天的时间。走到前方,车停住了,可以看到,高高山上的公路已经被滑坡埋没,上面在用炸药放炮清理那些巨石,随着一声声巨响,只见一股股的浓烟冲上天空,仿佛战场,遗憾的是我的相机放在车上颠坏了,无法留下影像。



  我们的采访车在九寨县遇险



  图片编辑、摄影师王彤在九寨县拍摄



  更多的情况,请看本期《看山要看极高山》这篇报道。


  到四川约稿最不发愁的是照片。因为四川不但有丰富的自然风景和多彩的人文景观,更有一批中国最优秀的摄影师。


  在成都,著名摄影师王达军、吕玲珑、王建军、高屯子、陈锦、田捷砚、黎朗给予了我们热情的支持,让我们对做好“四川专辑”的信心大增。我们还要格外感谢《四川画报》的策划总监刘乾坤先生,在他的热情帮助下,我们得到了不少优秀的图片。我们还要感谢朱林、张锦能、张少宏、李泽民、朱斌以及中科院成都山地所的各位老师的支持与帮助。


  人说“少不入川”。此次四川之行,真是充分体会到天府之国的物阜民丰。我在四川拍摄了成都、绵阳、自贡、宜宾等几个地方,其中最留恋的是成都,最有意思的是自贡。



  摄影师关海彤在自贡恐龙博物馆内为拍摄作准


  成都街头巷尾,人们端着盖碗茶,摆摆龙门阵、打打麻将,绝少见北京那种来去匆匆的行人;漂亮的川妹子骑着焊上遮阳伞的自行车,娉婷而过,也算是城市一景了。再加上川菜美食,成都人悠闲安然的生活真让人羡慕不已。


  自贡是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地方,早在人类出现之前,它就是个繁华的城市了——大量的出土化石证明,这里曾是恐龙之都。在恐龙化石的发掘现场,置身于远古巨兽之间,庞大的骨骼触手可及,仿佛回到了洪荒时代。尤其是那头巨大的巨棘龙,它为何总扭头盯着我?难道它把我当成偷蛋的鸟脚龙……


  


  九顶之绝


  秋风初起,九顶山海拔2000多米处的五彩林海乍黄还绿。突然间,如烟如梦的云雾淡出画面,在纤尘不染的蓝天尽头,层层叠叠的九顶雪峰显露真颜。九顶山处于岷江上游、四川盆地向西北高原的过渡地带,主峰海拔仅4984米,然山有九峰而称绝蜀地,恰如诗云:“蜀中有仙山,九顶称一绝。”(摄影/吕玲珑)



  蜀山之王


  冬日的川西高原,洁白无暇,寂静无声,巍峨挺拔的贡嘎雪山在周遭20多座6000多米的群峰之中脱颖而出。轻盈的流云薄雾好像给白色巅峰系上了飘逸而空灵的丝带,气韵天成间,王者风范,仪态万方。海拔7556米的贡嘎山位于横断山系的大雪山中段,它是大雪山的主峰,也是四川省的最高峰,享有“蜀山之王”的美誉。(摄影/王建军)



  高原的壮锦


  天苍苍,野茫茫,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红原—若尔盖大草原上,芳草萋萋,牛羊成群。作为我国五大草原之一,它总面积超过3万平方公里,宛如一幅巨大的壮锦,编织在青藏高原海拔3000米左右的东北边缘上。其核心腹地若尔盖湿地,面积6180平方公里,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高原泥炭沼泽,也是黄河上游重要的水源涵养生态功能区和我国生物多样性重要保护地,人称“高原之肾”。(摄影/高屯子)



  黄龙的眼睛


  在洁白、冷清的冰雪世界,惟有它拥有黄绿、翠绿、碧绿、金黄、青蓝、靛蓝等浓浓淡淡的、令人沉醉的色彩,如碧玉,如翡翠,如宝石,在阳光下闪烁着晶莹夺目的光芒。它,就是四川省松潘县黄龙风景区的五彩池。人们说,黄龙是川西北高原上的明珠,而五彩池正是“黄龙”的眼睛。(摄影/高屯子)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