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景观 >

[景观] 冰川的比较


  新青峰冰川——冰清玉洁的大陆性冰川


  图中的冰川位于青海省新青峰。新青峰又名布喀达坂峰,是昆仑山脉的极高山之一。这里是冰川的集中发育地,仅在新青峰的南坡就有十几条冰川,它们洁白如玉,如象牙雕刻一般。新青峰冰川属于大陆性冰川,冰川表面的石块、砂砾很少,与海螺沟的海洋性冰川形成强烈的对比。摄影/单之蔷


  无论是青藏线还是川藏线,沿线都有一种非常值得欣赏的自然景观,那就是冰川。


  在汽车或者火车上,我们就能看到一些冰川。比如青藏线上,火车驶出格尔木,爬上昆仑山,在一个叫西大滩的地方,就能看到昆仑山玉珠峰上的冰川。青藏线经过唐古拉山脉时也能看到冰川,但最壮观的地方要数念青唐古拉山上的冰川。火车一过那曲,念青唐古拉上的雪峰和冰川就遥遥在望了。然后这雪山和冰川就一直伴随着你,直到羊八井,才悄悄退去。在川藏线上,无论南线北线都能看到冰川。在北线,过雀儿山的时候,你会看到主峰上那悬挂在陡壁上的悬冰川,那冰川好像随时会轰然一声,崩塌下来。在南线,天晴的时候,一过康定,就能在折多山、高尔寺山上看到贡嘎山的雪山冰川群。南北两线会合后,在林芝附近的色季拉山上能看到南迦巴瓦雪峰挺立在众山之上的雄伟身姿。那里是一个冰川发育的中心。但是川藏线上有许多冰川藏在了深山峡谷和森林里,你只有离开公路,去到冰川脚下,才能欣赏到它们的魅力。



  海螺沟冰川——川藏线上挥汗如雨的搬运工


  照片中贡嘎山下的海螺沟冰川可谓大名鼎鼎,但是当你真正走到它面前,你会发现这里就像一片大的建筑工地,而并非想象中的冰清玉洁。海螺沟冰川其实是一条海洋性冰川,这样的冰川由于水分补给充足,冰温较高,流动速度快,冰川中夹带着大量的石块,因此对所处的山谷有着强烈的切割与掘蚀。山体被剥落下来的的砂石滑到冰川上,使冰川如同挥汗如雨的搬运工。摄影/杨勇


  虽然,青藏线和川藏线上都有冰川,但这两条路上的冰川是不同的两类冰川,它们有不同的风采。青藏线沿线你看到的冰川,冰川专家称之为“大陆性冰川”,川藏线沿线及周边能见到的冰川是“海洋性冰川”。


  当我刚刚接触冰川学时,对这两个概念还有些不以为然,以为是一般概念,后来随着接触的冰川越来越多,才发现这两个概念太重要了,它们是理解中国冰川的关键性概念。这两个概念是我国的冰川学家施雅风和谢自楚在上世纪60年代提出来的,后来由于使用方便,这两个概念流行起来。


  一提起这两个概念,我的脑海里就出现了两条冰川的形象,一条是可可西里布喀达坂峰(也称新青峰)数十条冰川中的一条:足冰川,它的末端形状像一只脚,这是大陆性冰川;还有一条冰川是海螺沟冰川,这是横断山区贡嘎山的一条冰川,它属于海洋性冰川。这两条冰川我都去过,而且登到了冰川上。



  1冻胀丘 摄影/单之蔷



  2石条 摄影/单之蔷



  3热融滑塌 供图/沈永平



  4冻胀石笋 摄影/单之蔷



  5石环 摄影/单之蔷


  青藏高原常见的冻土地貌


  冻土是指温度在0℃以下并含有冰的各种岩土。青藏高原的多年冻土面积约150万平方公里,占全国冻土面积的70%,是中国面积最大、最集中,也是世界上中低纬地区分布范围最广的多年冻土区。


  在高原冻土区,伴随着土层中水的冻结和融化,发生着一系列奇异而独特的冻土现象。冻胀石笋、冻胀丘、石芽、石条、热融滑塌等地貌形态,共同组成了冻土“家族”。


  在冻土地区,由于冻结作用使土层局部隆起而产生的丘状地形,称为冻胀丘。冻胀丘一般发育于冻土地区的湖积或冲积层中,大小不等。一年生冻胀丘分布在活动层内,高数十厘米至数米,夏季消失,地面下沉,常引起地面变形、道路翻浆等工程地质病害;多年生冻胀丘深入到多年冻结层中,则规模较大,常可高达10—20米,基部直径150—200米。(图1)


  石条是碎石与细粒物质呈条形相间顺坡排列的地貌现象。由于岩屑坡上的碎石经反复冻融及冻融分选使碎石汇集于低处,又经重力作用碎屑顺坡向下延伸而形成石条。(图2)


  热融滑塌发生在夏季,是暴露的地下冰层受热融化,其上覆的草皮和土层失去支承而塌落的现象。冰层融水稀释了塌落的物质,并在重力作用下沿着斜坡缓缓下滑。(图3)


  冻胀石笋,也称冻拔石,由粗颗粒和适量细颗粒组成的土中的石块,在反复的冻融过程中会产生逐渐向上的移动,形成冻胀拔石。冻拔石在高山和高海拔丘陵都有发育,高度一般在20-50厘米,在青藏高原的长岭可见高达1.2米的冻拔石。(图4)


  在天然条件下,地表物质常常是粗细混杂的。由于石块和土的导热性能不同,冻结速度也各不一样。碎石导热率大,就会先冻结,水就会向石块附近迁移并在其附近形成冰,水形成冰后体积就会膨胀,使碎石移动,这样粗的物质和细的物质就会产生分离,这就是冻融分选作用,因为它就像筛子一样将不同的物质分离。在平缓而又粗细混杂的地表层,经冻融分选作用,泥土和小的岩屑集中在中间,岩块就会被排挤到周边,呈多边形或近圆形,好像有人有意识地将石头围成一圈,这种冻土地貌叫作石环。(图5)


  石环多分布于山口、平缓的坡麓、谷底及冰水冰碛平台这些地下水丰富的地区。由于土壤水分饱和,又经过频繁的融冻交替,把土中粗细颗粒分选成多边形石和斑状土。石环是细土物质被多边形的石砾所环绕,在地表呈石砾的环环相连,构成一个有一定规则的环形图案。


  每当想起新青峰下的足冰川,我就想起“冰清玉洁”这个词,新青峰下的几十条冰川,每一条都担当得起这个词。它们每一条都洁白如玉,那光洁的质感,好像象牙一般。其实长江源头姜根迪如冰川也是如此,因为它们都是大陆性冰川。


  海洋性冰川就不同了。我第一次见到海螺沟冰川的下游段时,我甚至怀疑这是不是冰川,因为它太“脏”了,末端附近的冰川上布满了石块、砂砾,有的石头大如一间房子,冰川有如一个大的建筑工地。冰川是流动的,我知道这些落到冰川上的砂砾巨石都要随着冰川的流动被运输到下面去,直到冰川融化,它们才被卸下来,堆积起来。因此我看到海螺沟冰川,想到的一个词是“挥汗如雨”。海螺沟冰川就像一个挥汗如雨的搬运工,在辛勤地工作着,它的使命是,像锉刀和凿子一样挖掘和锉磨着大山,然后把挖掘和锉磨下来的石块和砂砾运走,最终和其他冰川还有河流一起把大山切开、切碎,把山的碎片运走,直至大山变成平地。当然这可能需要千万年。


  海洋性冰川的冰舌大多都是“脏”的。我去过离川藏线不远的然乌湖西南方向的海洋性冰川——来古冰川。它的表面也有大量的砂土砾石,但是非常有趣的是,这些东西在冰川上分布得很有规律。它们一道一道地分布在冰川上,冰川的表面呈现出一道黑一道白的景象,令人诧异。其实这是因为这条冰川是由几条冰川汇集而成的。因为冰川的两侧堆积的砂土砾石较多(冰川学称之为侧碛),当两条冰川相汇时,它们携带的砂土砾石也合在了一起,就形成了一道黑的条带,冰川学称之为中碛。这就是我在来古冰川上看到的黑道。每当有一条冰川来会合时,就会形成一道黑道,这样来古冰川就形成了一道黑一道白的景象。


  为什么海洋性冰川是“脏”的,而大陆性冰川却“洁白如玉”呢?这是因为海洋性冰川都分布在湿润、降水量大的地方。降水量大的地方,冰川的补给多,冰温较高,流动快,冰川中夹带着大量的石块,因此对冰川所在山谷的两侧和底部掘蚀切割得强烈。海洋性的冰川往往把山谷深深地切下去,山谷的谷壁变得十分陡峭,山坡不断地有石块和砂土滑到冰川上,掩盖了冰川“冰清玉洁”的面容,因此海洋性冰川是“脏”的。海洋性冰川流动速度快,对地形的切割和掘蚀的作用大,因此海洋性冰川塑造地貌形态的作用十分强烈。



  来古冰川——黑白相间的冰川


  这条杜鹃花灌丛旁的冰川叫做来古冰川,位于西藏八宿县的然乌湖畔,因这条冰川而出名的来古村距离川藏公路只有20多公里。来古冰川同样是一条海洋性冰川,奇妙的是,它由几条冰川汇合而成。冰川相汇时,各冰川表面上的砂土砾石汇在一起,就形成了图片中的黑色条带,冰川学上称之为中碛。随着冰川的不断汇合,来古冰川呈现出黑白相间的奇观。摄影/单之蔷


  大陆性冰川由于身居内陆干旱的地方,降水少,冰川的补给和积累少,冰温低,流动速度慢,冰川里夹的砂石很少,对山谷掘蚀和锉磨的力量弱。大陆性冰川给人的感觉不是切下去,而是浮上来。今年5月,我们深入到可可西里,扎营在新青峰(也称布喀达坂峰)脚下,海拔6860米的新青峰及围绕着它的诸多雪峰就在我们眼前。从这些雪峰中间流出一条条的冰川,这些冰川冲出雪峰之间的山谷后,不仅没有切下去形成深谷,而是高高浮在冰碛物形成的高台上面,好像是要在舞台上展现自己的魅力,一条条冰川仿佛象牙雕刻的艺术品展示在展台上。



  米堆冰川——森林中的冰川


  森林与冰川同在,这富有诗意的景色出现在西藏林芝地区。这条海洋性冰川叫做米堆冰川,冰川高处是晶莹闪烁的冰盆绝壁,而低处的冰川末端则一直延伸到亚热带常绿阔叶林中。青藏线上的冰川均为大陆性冰川,像米堆冰川这样森林与冰川并存的景象是无法看到的。摄影/单之蔷


  由此我们也理解了为什么大陆性冰川那么洁净,那么“冰清玉洁”的原因了。浮在上面的冰川,表面怎么会有砂土和石块呢?冰清玉洁的冰川固然洁净美丽,但是它塑造地貌的作用就大大不如海洋性冰川了。它高高在上展示着它的风采,而不是俯下身子去工作。它像一个寂寞高傲的公主,隐居在琼楼玉宇的雪峰中,不食人间烟火;海洋性冰川就像一个掘煤的矿工,满身煤灰,脸也是黑的,只是在偶尔一笑时,才露出白色的牙齿。


  非常巧合的是青藏线所经过的地区,正是大陆性冰川的分布区,而川藏线经过的却是中国的海洋性冰川分布区。这是因为青藏线所经地区处于内陆,远离海洋,气候干旱,而川藏线所经地区则相反。因此看海洋性冰川要走川藏线,看大陆性冰川就要走青藏线。



  在象牙般的冰川上飞翔


  大陆性冰川的末端洁白如玉,有如象牙雕刻般的美丽。几只赤麻鸭飞翔在海拔5800多米的新青峰脚下的冰川上,景色壮丽如画。摄影/单之蔷


  在大陆性冰川和海洋性冰川之间,还有一种冰川,就是亚大陆性冰川,比如珠峰北坡的绒布冰川和喀喇昆仑山东坡发育的众多冰川。这种冰川的降水、冰温、流动速度介于上面两种冰川之间,但这种冰川的魅力丝毫不亚于上述两种冰川,甚至可以说比它们更有特色,比如这种冰川上的冰塔林就非常壮观。大陆性冰川上面也有冰塔林,但不如亚大陆性冰川上的冰塔林高大、深邃。


  亚大陆性冰川虽然美丽,但是要欣赏它,你就要去珠峰,或者走新藏线,去喀喇昆仑山。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