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景观 >

[景观] 荥经发现了中国面积最大的野生珙桐林

  100多年前,珍稀植物珙桐在19世纪被传教士大卫从四川省雅安市宝兴县引种到欧洲,深受欧洲人喜爱,很快成为广为栽种的城市绿化树种。但在原产地中国,直到上世纪50年代它才受到重视。珙桐的分布区域并不集中,多是混交状态,数量极其稀少。2008年,在四川省雅安市荥经县境内,奇迹般发现了近10万亩野生珙桐。这是中国面积最大的野生珙桐分布区。



  罕见的“独木成林”


  瓦屋山西坡下的金山村山林中,有一株“孪生珙桐”,已有一百多年的树龄。在当地向导胡太兴的带领下,我们找到这株生命力极为旺盛的孪生珙桐树,如今已从根部繁殖出了十来株珙桐,形成了“独木成林”的景观。


  2010年5月初,北京刚蒙上泛着嫩绿的面纱,四川雅安已经被浸泡在浓郁的绿色里了,各色花朵被映衬得娇艳欲滴。自然界的万物永远比我们人类更早获得春的信息,开始周而复始的年度繁衍、生长的轮回。


  我坐在汽车里,在被春雨湿润又被车轮碾压得十分泥泞的山路上盘旋上升。车子终于缓缓地停下了,一株孤零零的二三十米高的树让我们停住了前进的脚步。它伫立在因道路施工而拓开的路旁,失落中透着美丽的优雅。“看,这就是珙桐了。”站在我旁边的印开蒲先生说道。这名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对植物有着狂热的爱,并时时感染着我们。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珙桐,尤其是在这样一种情境下,一棵孤零零地站在被开了口子的山腰上,周边什么树也没有。高耸、黝黑的树上挂着翠绿的叶,或白中透绿、或白如莹雪的鸽子形状的花舞着翅膀,迎风欲翔。此情此景,我想到的只有坚强和优雅。印开蒲先生对我说:“你看到的这些白色的花瓣,其实并不是花,而是花序基部的白色苞片。”原来,珙桐花的那两片白色花瓣其实是由树叶逐渐演变而成的。最初,它们围绕着蕊的边上,向上生长着,然后颜色从翠绿色渐变成淡绿,最终变成白色。而苞片也从小小怯怯的叶子,最终扩展到手掌大小,下垂着,护卫着中间的花蕊。它的紫色头状花序如鸽子的头部,绿黄色的柱头像鸽子嘴,花序基部两片硕大的雪白苞片,则像是鸽子的一对翅膀——我真正明白为什么它会被称作“鸽子花”了!


  听着印先生在旁边娓娓道来,我在增长见识的同时,心里也稍微有点遗憾,刚想起来的“宠辱不惊,任庭前花开花谢;去留无意,随天上云卷云舒”的诗句,在这科学的阐释中烟消云散。自古以来,中国文化中诗意的情境描述和寄情自然的文字多如繁星,但是很少对自然万物进行细致的研究和发掘。中国这种文化的传统也导致了中国生物学、博物学的研究没能形成气候,只是到了近代,随着和西方的交流、学习才开始兴起。但正如我此时此刻的经历一样,我们很多人都在经历着“被科学”的过程,并同时在丧失着我们的传统、文化思考和哲学境界。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因为被外国人发现并命名,珙桐可能并不会如此出名,“鸽子树”的名号也不会存在,而只是“水冬瓜”、“空桐”“水梨子”、“汤巴梨”这些农家俚语般的称谓。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