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景观 >

[景观] 秦国兵器全攻略

  公元前260年9月27日清晨中国长平 高平谷地(今山西省高平西北部) 静,谷地里笼罩着全然的静,然而好似有一群什么东西在悄然疾动着。“嗖嗖嗖”的一阵,一屏银光突闪,箭芒划过天际,穿透清晨的雾障,如狂风骤雨磅礴而下。一时间秦军无数的箭雨,拖着长长的箭尾,直向列队准备出击的赵军而来。前锋的士兵转眼之间就密密地倒下一片,连惨叫都没发出一声



  箭破长空


  划破空气的怒叫传入敌兵耳中时,一切反应都已太迟。无论是长平之战,还是公元前214年秦军对北方的游牧民族匈奴人的全面战争,这其中起到重要作用的兵器就是弩。


  长平之战,为中国第一个封建王朝的诞生奠基并因此名垂青史。随着秦陵兵马俑坑的探索与发现,笼盖在这场大战身上的沉沉迷雾,除了战略、计谋、后勤、兵力之外,那些用青铜铸就的强弩利矛、金戈铜剑更是为秦军立下了不朽功勋。让我们解读兵马俑坑中的4万余件的包括剑、铍、殳、矛、吴钩、箭镞、弩机等青铜兵器,看这批种类齐全、工艺精湛的兵器是如何缩影一个伟大的青铜时代。



  勇士苏醒


  在秦俑二号坑里挖掘的现场,刚刚从泥土中出露的战士身上的颜色依旧鲜亮。在这个坑里,与他们共眠的是车、步、骑、弩兵种齐全的部队。


  威响如怒,刃寒如风


  划破空气的怒叫,锋利的味道通过空气传递,锋利竟然是一种味道。那支箭镞呼啸着刺破胸胄,激射而来,速度已到极致。从四面八方传来的鼓声警告着赵军,秦军又将至。赵军无暇去惊讶四周竟然有着数量如此多的秦军材官(步兵),青铜戈矛组成的秦军军阵带着嗜血的渴望,呐喊着,如潮水般涌到阵前。



  刃寒如风


  短器:吴钩(上)、剑(下)



  威响如怒


  远射器:箭、弩



  实物大小


  无论是秦俑还是陪葬坑的陪葬物,秦陵出土的物品无一不是实物大小的。


  迎面独立的弩兵部队在黄土上站立着。前后排的弩兵交替射击,起伏之中,甚是默契。他们寂然的神情穿过望山,把一枚枚箭送出,前方任何活动物体都是射击目标,不间断地发射,装填,发射,箭雨如注。


  《释名》所释:“弩者,怒也,含其声势威响如怒,故以名其弩也”。弩在兵马俑坑大量的发现,但由于时间太过久远,弩木均已腐朽,但从完整的弩遗迹仍然可以复原出当初的秦弩。弩能储能并延时;望山用于瞄准,极大提高射击的准度。


  “后退者立斩!”“弓箭手射击!”“给我上!” 赵军拼死挡住第一道攻击波,迎着箭雨向秦军反扑,希望用短兵相接来减弱弩兵的攻击。然而秦弩兵的精确性是如此之高,使赵虎贲不断中箭倒下,但他们对死亡已经漠然麻木,只知道往前冲,被秦兵杀死总比后面的督军杀死强。然而在秦军有如子弹头般的箭镞攻击下,冲锋是如此不易。



  箭镞


  兵马俑一号坑中这样的箭镞出土了4万余件,类似子弹的流线外形有效地减低了飞行过程中的空气阻力。


  箭镞是配合弩使用的兵器,一号坑出土铜箭镞约4万余件,镞的末端称为铤,铤上缠有麻丝插入杆内。令人惊叹不已的是镞锋三个弧面几乎完全相等,是一种趋近完美的流线型。这种轮廓线类似子弹的外形,有效地减低了飞行过程中的空气阻力,可见当时的精湛工艺与高超水平。正是这些远射兵器加速了秦国的统一进程,成为令敌手言之色变的杀手锏。


  舞锋如蛟,权杖如辉


  急待冲锋的赵兵狂呼而至,在距秦弩兵不及百步之处,突见弩兵如退潮一般沿着军阵间隙朝后阵撤去,秦阵最前方凸现出几个长矛方阵。“扎稳阵脚!” 第一方阵的五百主号令着。听命的五百名长矛手,把脚牢牢地钉在地上,紧握住近7米的长矛,所有人的心都在砰砰狂跳,冥冥中托付着各自的宿命。军候的传令兵骑着马奔驰在各个方阵之间,高呼:“准备!”长矛兵们整齐划一地抬起长矛,整个方阵一片冰冷闪光。“前进!”,方阵似山,跨着整齐步伐向前推动,每跨五步,齐吼一声“杀!”



  秦王护卫队


  8000兵马大军的兵马俑坑不过是秦陵壮观景色中的一角,像这样的陪葬坑,在秦陵已探测出180多个。



  帝国兵器加工场


  产品尺寸统一,质量一致等标准,在秦国关系到国家命脉的兵器制造工业上,有着极为严格的标准化生产制度。


  面对汹涌扑来的矛林巨浪,赵兵马上陷于浴血苦战之中,长矛太长,很难近身搏击,即使撂倒一个长矛兵,马上就有第二个长矛兵顶上。赵兵不断被刺倒,步步后退,为稳住阵脚,赵将再遣精壮虎贲之士突击。此时秦长矛方阵之间,奔出数个小型阵,持铍操戟,戟兵阵持一色2.8米戟,铍兵阵持3.5米铍,钩砍直刺,赵兵在刀刃见红的短兵相接中被砍杀得措手不及,而秦兵也凶悍得让人恐惧。矛、铍、戟的分工配合,使秦阵无懈可击,没有经年累月的训练和长期战争考验,绝难做到这种程度。


  秦俑坑接连出土了青铜铍、青铜戈、青铜矛与由戈矛组合而成的青铜戟。这些长兵器均保存完好,不少依旧显现金黄本色,刃口锋利无比、寒气逼人,其中部分还进行了镀铬处理。


  这其中最重要的发现要数铍,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释——“铍者,剑刀装也”。秦俑坑中出土的铜铍,是该种兵器第一次完整出土,发现其安装有木柄,木柄末端还有铜,这解开了以前将铍当作短剑的误区。装上长柄的铍与矛相像,其主要区别在装柄方法的不同,铍是将铍茎插入木柄中,而矛则是以矛孔纳木柄。



  镀铬技术处理过的剑


  秦剑不仅非常锋利,柔韧性也相当好。据测,它的硬度相当于现在的中碳钢,而且,表面经过了不可思议的镀铬技术,而人们再次掌握镀铬这门手艺时已是20世纪了。


  矛为刺兵,戈为勾兵,秦俑坑的矛戈与同时期的矛戈基本一致。其中一种秦矛头中部起脊,脊两侧各有一道血槽,血槽深深,杀气逼人。而秦戈的援、内和胡三部分都有利刃,战力不可小视。


  戟实际上是在戈的前边加装了矛头,可直刺,可钩砍,格斗更加灵活,比戈、矛、铍适合做单兵格斗,当时舞戟的秦兵必是强悍勇猛之士,身藏高超的击杀技巧,这才能把戟发挥得尽善尽美。


  赵军的噩梦还远未结束。在两翼,闷雷般的蹄声滚来,大地轻微地震动。黑压压的秦轻车(车兵)与骑士(骑兵)群迅速地切近着,那黑压压的阵头犹如海啸,骑兵持弓箭,车兵持弩,并拥着长长的矛钺。那成千只马蹄与车轮溅起的黄土,漫天狂舞,左右两路大军如踏云行空,成百上千的赵兵被这般汹涌淹没。



  舞锋如蛟


  长器:戈、铍、矛、戟 (由左至右)


  赵军彻底崩溃,拔腿狂奔回兵营。黄土染血,风声涕泣呜咽,传递着令人哀伤的讯息。又一次突围失败了。


  长平战骨烟尘飘,岁久遗戈金不消……上述场景正是想象自秦国与赵国之间的长平之战的末端,赵括带领赵军屡次冲击白起的秦军包围圈的一幕,秦国有着严格标准化生产制度的兵工厂是这一切成功的基石之所。



  “防弹衣”库


  1999年发现的石铠甲坑伴随在始皇陵旁,目前不足十分之一的发掘面积里就已经出土了石质铠甲87领,足以体现秦代军人装备之精。



  权杖如辉


  礼器:钺(左)、殳(右)


  严标出高器——帝国兵工场


  15天了,这批剑终于开好了刃口。每天,每一把都要我们数人轮流磨一个半个时辰,工人心里一直为宝剑锋芒出露的那一刻而暗自期待,望它不辜负我们的期望。当天,夜空一弯下弦月,逼人剑气与月光彼此辉映,我在南方打仗的弟弟此时还好吗?……


  秦国,在关系到国家命脉的兵器制造工业上,有一套极为严格的标准化生产制度。有着规范的管理章程,金字塔式的多级管理制度,产品尺寸统一,质量一致等标准。秦国规定兵器上需刻上工匠或工场名字,并设置了大工尹这个官职来负责质量管理,负责监督与处罚治罪。



  彩绘跪射俑


  身着甲衣的跪射俑,脸上被岁月侵蚀的斑斑色块不影响他坚定的神情。一般来说,弩手着甲跪在后,弓兵不着甲站立在前,这个分工是按照弓弩的强弱来分的。



  千人千面


  这张面容平和的脸是否预示着即将到来的和平?这张脸更多代表的应该是陶工对安平盛世的期待。


  所以,秦俑坑出土的铍、戈、戟、矛等大量兵器都铭刻有制造管理者、工场和工匠的名字。如一件戈身就刻“四年相邦吕不韦造,寺工、丞我、工可”等铭文。普通的一把剑就要经过双合范铸造成型,加热锻打,锉磨,再抛光,氧化铬防锈技术处理等等复杂程序,然后开刃,刻上各个制作负责人的名字,最后验收。让我们仔细检视这出土的19把完整的青铜剑,其剑身的8个棱面用游标卡尺测量误差都不足一根头发丝,剑剑如此!此外,在兵马俑坑中发现的大量青铜铍,它们的制造时间前后相隔十几年,但其造型和尺寸竟完全一致;4万余件箭镞的箭头底边平均误差仅仅有正负0.83毫米;大量结构复杂的弩机,其零件精准到都可以互换,实在令人惊叹不已!


  秦人统一兵器标准,并执行极其严格,确保了所有秦军使用的都是最好的兵器,而保证这一切的,就是无数辛苦作业在兵工场的工匠,他们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与粗糙的双手一丝不苟地打造着精良兵器,用心将青铜铸就成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帝国!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