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动物 >

[动物] 非洲大象普查惊人发现:数量减少近三成!

  一场史无前例的非洲大象大普查发现了一个令人悲痛的事实:偷猎和栖息地丧失已经导致大象数量减少了近三成。



  坦桑尼亚恩戈罗恩戈罗(Ngorongoro)保护区里进行的一场大象普查发现:大象的数量比之前预计的要少。坦桑尼亚成了遭受象牙偷猎的重灾区。


  摄影:FransLanting,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保罗•艾伦对《国家地理》说:“我坚信数据对决策的推动作用。我们必须更快、更明智地决定如何分配、往哪里分配有限的资源。”艾伦称,他已经开始计划对非洲森林大象进行地面普查了。


  非洲大象大普查是有史以来最先进也是最彻底的一次大象数量普查。低空飞行的飞机上有观察员向飞机两侧观察、清点下方大象的数量。他们以十字交叉的形式对撒哈拉以南非洲进行了地毯式排查,总飞行距离达45.9万公里,相当于地月距离的1.25倍。


  之前的全非洲大象普查都做得相当粗糙。1969年,“拯救大象”组织的创始人、经验丰富的保护主义者Iain Douglas-Hamilton使用空中计数法和问卷调查法,进行了最早的覆盖全非洲的大象普查。那次调查估计大象有130万头,这一数据在业内争议颇大。10年后,专家们称大象的数量为大约60万头,凸显了偷猎带来的危机。自此之后,大象的数量变化曲线一直都是个谜。


  “大象无国界”组织的创始人和首席研究员Mike Chase称:“长期以来,我们都说我们没有准确又可靠的估测数据,有的只是猜测性的东西。”他说,对大象数量不清不楚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我们如今有了史上最准确的科学数据来武装自己,去给这些动物第二次机会。”


  肯尼亚动物保护组织WildlifeDirect的首席执行官、大象生态学家Paula Kahumbu认为,这次普查对大象进行了独立而科学的认真调查,其结果在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会议上将是举足轻重的。Kahumbu说:“有了科学事实,提案肯定会被考虑。有了准确的数据才能影响政策,这一点非常关键。”


  数量危机


  尽管大象整体状况不容乐观,但是,不同国家之间、不同生态系统之间差异却很大。


  大象数量减少最多的是坦桑尼亚和莫桑比克,过去5年里,这两个国家共有73000头大象丧生。另外一个令人震惊的发现发生在喀麦隆北部,调查团队只在那里发现了148头大象和许多大象尸体,表明该地区即将面临大象绝种。


  与此相对,南非、乌干达、马拉维及肯尼亚部分地区,以及W-Arli-Pendjari保护区(西非唯一一个热带草原大象数量众多的地区)的大象数量较为稳定或些许增长。


  博茨瓦纳仍然是非洲大陆的坚强堡垒,有130000头大象,集中在北部的Chobe河与Savuti河流域,以及奥卡万戈三角洲的广阔湿地。


  津巴布韦的大象数量位居第二,有83000头,大都分布在赞比西河沿线和万基(Hwange)国家公园里。总体而言,自2005年至今,津巴布韦的大象数量已经减少了10%。


  根据记录,赞比亚有20839头大象,在过去十年间减少了11%。但是,该国西南角一个地区的大象数量则因偷猎而减少得触目惊心:观察员在SiomaNgwezi国家公园只发现了48头大象,而2004年时这里还有900头。以目前的偷猎速度,这一地区大象离灭绝大限也不远了。



  喀麦隆BoubaNdjidah国家公园里被偷猎者杀死的大象。大象大普查的研究人员只在该国全境内找到了148头大象。


  摄影:BRENT STIRTON,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安哥拉也让人痛心疾首。曾经在数十年内战后有望成为大象庇护所的安哥拉,如今的偷猎率却在非洲大陆位居前列:其大象数量自2005年来减少了22%。


  纳米比亚是唯一一个拥有大量大象却选择不参与此次普查的国家。2015年进行的大范围调查估测该国拥有将近23000头大象。


  飞机上的观察员不只是寻找活的大象。他们还会数死去的大象,因为,大象尸体的数量也能显示出偷猎和自然死亡在大象数量减少中所占的比重。


  通过计算大象尸体的比例(普查中观察到的死亡大象的数量除以活大象的数量),研究人员便能够掌握某个种群的健康程度。这一比例高于8%则意味着这一种群数量在减少,而全非洲的比例则接近12%。


  Chase说,有一点非常清楚,“大象偷猎危机已经从非洲东部蔓延到了中部,并且已经来到了非洲南部的门前。你只要看看赞比亚的西南部和安哥拉的东南部,这两个地方的大象偷猎率是整个非洲大陆最高的。当这些地方的大象消失之后,偷猎者将会把目光投向博茨瓦纳北部的坚强堡垒。”


  Chase认为,此次普查的总体上传达的信息非常明了。偷猎已经十分严重,“甚至在未来10年间,非洲现存大象的50%都将消失。”


  一切都取决于政府


  长达一个多世纪以来,象牙贸易都是屠杀大象的罪魁祸首。1989年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对象牙贸易实施了禁令,显著阻止了偷猎。但是,1999年和2008年,一些非洲南部的国家允许从其库存中销售象牙。很多人认为,这些交易刺激了亚洲市场对象牙的需求,并且激发了偷猎行径和象牙走私。



  今年,津巴布韦和纳米比亚两国向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提议开始合法的、有管控的象牙贸易。此后,26个拥有大象的非洲国家,在其它国家和无数非政府组织的支持下,提交建议,停止贸易任何形式的大象及其制品。


  “没有哪个国家是座孤岛。”该提议的作者之一、英国斯特灵大学的Phyllis Lee如此说道。她说,大象并不会局限在政治边界之内,某些大象种群同时分布在三四个国家。某一国关于大象的决策,会对其它国家的偷猎状况产生巨大影响。


  无论本月在约翰内斯堡的会议上能就野生动物贸易达成什么结果,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及非洲都获得了关于大象的详细信息,来决定未来如何对大象进行保护和管理。


  恰如Chase所说:“如今我们首次拥有了基准线,可以用来评估我们未来在非洲大象的问题上是会成功,还是失败。”


  (译者:mikegao)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