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景观 >

[景观] 古典圣殿

  “面对这些壮美的遗迹,老迈的罗马城简直不名一文。”19世纪的英国诗人爱德华·里尔,如此形容雅典卫城的奇伟。雅典卫城是古希腊“古典时代”繁荣昌盛的纪念碑,它巨大的感染力也影响着古往今来的建筑师和艺术家。



  雄踞于一座四面陡峭的石灰岩小山上,雅典卫城鸟瞰着脚下的芸芸众生。尽管只比城中其他地方高200米,却因为地势险峻,而给人以一种“高入云端”的神圣感。这依山修建的壮丽工程,当初也正是为了供“万民仰视”而存在的。


  雅典娜守护的城邦


  早在公元前15世纪的迈锡尼文明时期,青铜时代的国王,就已率领着藩属在此地建起城池。这种居民聚落结构的中心是一座高据于山的“城”,四周包围着沃野千里的“邦”——这就是后来希腊“城邦”的雏形。中心这座俯瞰四方的“城”,平时居住着国王与贵族,一旦战争来临,山脚下的居民便全部退守其上,故称“卫城”。


  雅典属于希腊人,还属于希腊人的神。古老的卫城不仅是易守难攻的要塞,也是历史上许多神话故事发生的现场。“雅典”得名于智慧女神雅典娜;神话中,她创造出橄榄树献给雅典的居民,故被奉为城市的守护神。甚至还有传说,卫城山前的一棵橄榄树就是女神当年亲手所栽……



  少女柱廊 古希腊建筑精华


  古希腊建筑的精髓在于“柱式”,它体现了审美与理性的结合:壮硕的陶立克柱,显示出男性的强壮;修长的爱奥尼亚柱,流露出女性的柔美……雅典卫城的厄瑞克提翁神庙采用的柱式是最特别的——6尊挺拔婀娜的少女雕像,托起了神庙的额枋。


  但是雅典娜也没能保佑自己的城市幸免于“黑暗时代”的动乱与萧条,几个世纪的时间里,高大的卫城人去楼空,几乎荒置了。好在公元前776年首次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举办,点燃了希腊经济复兴的火种。从阿提卡半岛出发,雅典人扬帆远行,在聚拢财富的同时也发展出民主共和的政治制度。公元前6世纪,山上建起新的雅典娜神庙,可是谁也没有料到,它不久就将被异族的铁蹄夷为平地。


  打造全希腊的圣地


  公元前480年,冲天大火炙烤着雅典娜守护的圣山。杀红了眼的波斯入侵者,不仅血洗了希腊半岛,还把那些雄伟建筑付之一炬。施行民主共和的雅典,比那些贵族寡头统治下的城邦战斗得更坚决,也承受了最壮烈的牺牲。第二年,击溃波斯军队的同时,雅典当仁不让地坐上希腊诸城邦“盟主”的宝座;这个历史事件也拉开了古希腊“古典时代”的巨幕。


  这个时期执掌雅典大权的,是执政官伯利克里。他不仅是位杰出的军事英雄,也是一个高瞻远瞩的政治天才,成为古典希腊文化的重要“推手”。在他的梦想中,雅典不仅应该是希腊世界的霸主,更需要成为“全希腊的学校”。而实现这个抱负的第一步,就是先要让雅典卫城的壮丽胜过全希腊所有的神祗圣地。


  公元前447年,在这位政治家的激情鼓舞下,满怀胜利的豪情的雅典市民,爬上那满目废墟的众神圣地,开始劳动。就像荷马史诗中的英雄影响着国家的命运,在这场建设中涌现的工程大师们让这座建筑得以不朽。



  雅典卫城的缔造者


  公元前5世纪的卓越政治家伯利克里,不仅将古希腊的古典共和民主制度推上顶峰,也缔造了地中海沿岸最壮丽的城邦。在伯利克里主持修建的一系列规模宏大的公共建筑中,神圣的雅典卫城占有核心的地位。


  黄金分割巧夺天工


  一场大规模的建设将全希腊的翘楚人物都吸引到雅典,希腊世界中最伟大的雕塑家菲迪亚斯和最优秀的建筑师伊克提努和卡里克拉特,都参与到这千年未遇的工程盛事中来。


  在这三位设计人员的率领下,数千名热情的雅典市民各展其能,把11年的心血倾注在雅典卫城的修建上。石匠们采下巴尔干半岛山区最好的白色大理石,运到施工现场,供建筑师与雕刻家施展才华。


  而建筑结构本身的成就更令人惊叹。以卫城的核心建筑帕特侬神庙为例,柱与梁都不是以直线修建的,而是刻意进行了微小的变形,使每根圆柱都略向内倾斜,柱底部也比柱顶略粗,神庙由此显得更加稳定、结实,凝聚力强。这其中天才的设计创意,高超的工程技巧,以及精准的数学运算,直让现代的建筑师汗颜。


  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伊克提努和卡里克拉特将人体比例之美,融会到柱式和立面的设计中,后人用“黄金分割”来形容雅典卫城结构尺度中那出神入化的秩序与节奏。



  雅典卫城东西长280米,南北最宽处130米。帕特侬神庙、厄瑞克提翁神庙、胜利女神庙和卫城山门等建筑屹立其上。整个建筑群是献给雅典娜的,所以中央曾供奉着华丽的智慧女神巨像,可惜原作早已遗失。希腊神话中,胜利女神(Nike)总和雅典娜一起出现,是专掌激励士气的女战神;她的名字由于被一个运动品牌借用,所以名气超过了许多希腊主神。



  “神庙中的神庙”


  古地中海的温暖气候造就了高大敞亮的古希腊建筑,经典的“列柱围廊”式神庙应运而生。在古希腊历史上所有神庙中,帕特侬神庙是其中最辉煌的一座,故有“神庙中的神庙”之誉。


  倾圮了然而伟大


  除了规模最大的帕特侬神庙,卫城还修建了山门、胜利女神庙、厄瑞克忒翁神庙……然而伟大的人造奇观,也伴随着巨大的财力支出。


  伯利克里执政期间大兴土木的耗费,几乎是希腊同盟岁款的20倍——据说,当政敌指责他挥霍希腊人的血汗时,伯利克里答道:“这些费用归我个人支付好了;竣工之后,把我的名字刻在上面……”雅典公民都被领袖的豪迈感染了,一齐喊道,没关系,让他“挥霍”吧!最终,雅典卫城的石柱上并没有真的刻下伯利克里的名字,但是历史刻下了。



  建在石灰岩上的奇迹


  希腊半岛最显著的地貌特征,当属拔地而起的平台状石灰岩层。各个城邦的卫城大都坐落于这样制高点上,俯瞰着其下的城市;雅典卫城也不例外。


  岁月如梭,辉煌的“古典时代”早已远去。几千年来,古希腊人的世界经历了罗马军队的征服、基督教的同化与伊斯兰的战火,希腊众神从“信仰”降格成“神话”,曾经神圣的雅典卫城也只剩下一堆残骸。近代考古学家尽力修复着这古老的建筑奇观,但已难以恢复当年的雄姿。


  面对这“一度灿烂之凄凉遗迹”,挚爱古希腊文化的诗人拜伦曾扼腕惋惜道:“你消失了,然而不朽,倾圮了,然而伟大。”文明在灿烂后归于“倾圮”,这恐怕就是人类社会前进的宿命吧。



  影响世界的“古典希腊”


  尽管雅典称霸地中海时代早已过去,雅典卫城代表的古希腊建筑艺术,影响依然深远。它的“替身”们也频现于世界各地:19世纪修建的法国“玛德连宫”(左)和德国“瓦哈拉殿”(中)神似帕特侬神庙,最有意思的是美国迪斯尼总部大楼(右),七个小矮人替换了厄瑞克提翁柱廊上的六位少女。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