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动物 >

[动物] 奥格利博士镜头下的奇异世界


  甲螨虫(左)和scutacarid螨虫(右)


  摄影:Martin Oeggerli


  撰文:Todd James


  不少人认为马丁.奥格利博士镜头下的生物有些吓人,不过我却在其中看到了美,那些生物简直就是造物主的极佳作品。我还在马丁.奥格利博士身上看到了查尔斯达尔文和阿尔布雷希特•杜勒的影子:科学家和艺术家的完美结合。


  螨虫的名声向来不好,不过我们对它们又有多少了解呢?


  奥格利博士想帮我们越过自己的先入之见,看到肉眼看不到的世界。在一台扫描式电子显微镜的帮助下,他对比英文句号还要小的微观世界进行了探索。通过电子显微镜,他看到了与众不同的世界: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生物却呈现出千姿百态的特征。这些生物被环境改造着,也很好的适应了环境。



  水螨虫是一种捕食性螨虫,生活在小池塘中,以捕食蚊子幼虫为生。


  1859年,达尔文出版了《物种起源》。其实他不是为精英科学家们所写,而是为我们这样的普通人所著。他想通过自己的作品,让大众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去看待和认识自然世界。


  奥格利博士的专业为动物学,还拥有一个癌症研究的博士学位。他似乎在追随达尔文的足迹:通过显微镜探索微观世界的生物多样性,引领我们进入一个奇异的新世界。


  奥格利博士的作品让我想起了《杜勒的犀牛》。直到1515年,通过杜勒著名的木刻版画,犀牛才为欧洲所知,也引起了整个欧洲大陆的无限遐想。不管他的作品对犀牛的阐述多么不精确,但它充满纯粹的美感和奇异性,能够激发人们无穷的想象力,足以弥补不够准确的瑕疵。



  士维螨虫可见于许多地方:从泥土和树洞到蘑菇,再到腐烂的木材、游泳池,随处可见。



  《杜勒的犀牛》,1515年


  木刻:阿尔布雷希特•杜勒


  杜勒是一位倾向于科学思维的艺术家,或者至少拥有其主要特质:好奇心。奥格利博士则是一位科学家,倾向用艺术的方式表达科学,将艺术与科学融合起来。


  作品创作过程


  为了拍摄一套作品,奥格利可能会花费数月的时间。事实上,二月刊国家地理杂志中的一系列照片他用了3年才完成。



  他首先会拍摄出每只螨虫的形貌图,形貌图为黑白色,分辨率极高,然后根据真实色彩数据煞费苦心的着色。图中是一只放大了996倍的螨虫。


  为了获得保存完好的样本,奥格利与研究科学家们展开了密切合作。为了维持原本的形状和样貌,他先用特制的溶液对每一个样本进行仔细地干燥处理,然后镀上薄薄的一层金子。


  在放入扫瞄式电子显微镜的真空室之前,奥格利会将几个样本固定在特制的胶带上。接着会在完全黑暗的情况下拍摄照片:用一束电子扫描样本的表面区域。


  在后期的分析过程中,电子显微镜的感受器会逐像素、逐行的扫描样本释放的电子,最终汇集成一副黑白色彩、像素极高的形貌图。



  图为一只盒形螨虫。通过光学显微镜获得色彩信息后,奥格利为黑白照片涂上符合实际的颜色。


  为了体现出每一只螨虫独有特征,奥格利会仔细选择视角,然后根据光学显微镜获取的色彩信息为其涂色。他还会使用色调变化来增强样本独特的结构特征。


  经过一番繁琐的工序,便出现了我们看到的栩栩如生、如梦似幻的螨虫照片,让人看到之后立刻为之惊叹。


  通过这些螨虫照片,奥格利延续了达尔文和杜勒的悠久传统:通过现代科技将科学与艺术完美融合,利用他无穷的好奇心激发新一代人去探索我们看不到的美丽而复杂的自然世界。


  (译者:流浪狗)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