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八地理网

主页 > 动物 >

[动物] 南苏丹战火不断,大象能否存活?


  图为一只雄性大象,在南苏丹像这样体格健壮的大象越来越罕见了。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报告称,三十年前南苏丹大象的数量大约为80000只,如今已降至不超过2500只。很多大象被偷猎者捕杀,或者死于持续不断的战火中。


  摄影: Hereward Holland,路透社


  国家地理:你把南苏丹的大象描述为“厌倦战争的”,在非洲其它地区有没有此类现象呢?


  Paul Elkan:刚果东部地区和索马里的大象也同样如此。历史上,莫桑比克的大象也遭受过数十年的战争洗礼。还有中非共和国的现存大象也备受战争的摧残。


  但南苏丹大象的遭遇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假设你是南苏丹当地人:你经受住了长达22年的内战考验,幸存了下来。接着政府签订了和平协定,获得了独立,你也享受了一段和平岁月。然而好景不长,很快又爆发了冲突。南苏丹大象的就遭受着这样的经历。


  国家地理:你弄清楚大象是如何在战区或者战争期间存活下来的吗?


  Paul Elkan:为了了解大象的活动情况,我们用GPS项圈对其进行了追踪观察。在北部和南部地区,甚至一些战区的象群我们都进行了标记(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用无线电项圈标记了南苏丹境内的60只大象)。


  2010年我们就开始了大象的追踪工作,到目前为止监控的大象群遍布苏丹全境。如果知道它们所在的位置,就能对它们进行照看。我将这项工作称为“牧象”,也就是看管象群。


  我们努力让它们远离危险,使用GPS项圈对其全程跟踪是最好的办法。根据跟踪了解的位置信息,我们可以排遣地面巡逻力量,一旦发现其处于危险位置,就迅速采取行动。这是一项研究技术,也是一个看管象群的工具。


  不幸的是,我们跟丢了三成的大象。尽管不能前往战区进行调查,我们还是认定它们都被猎杀了。我们无法得知确切的被杀数量,根据丢失的跟踪比例我们估计在30%左右,因此我们非常担忧。目前我们正在谈判,一旦能够进入战区我们将立即展开调查。


  不过通常大象会尽量躲避到没有捕杀的地区,还会集结成庞大的群体来增强自我保护。在战争中它们会努力找到安全的区域,并一直待在那里。


  国家地理:武装冲突分子会参与大象猎杀吗?


  Paul Elkan:多数时候武装分子还是更专注于战斗。但问题是冲突持续的时间太长,各方势力已经掌控了不同地区,甚至受到封锁。冲突开始的时候他们打猎是为了获取食物,但现在他们可能会借机非法偷猎。


  再加上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和野生动物巡护力量无法正常工作,武装分子可能会趁机非法偷猎。在一些无人控制的地区,当地人也可能会浑水摸鱼。我们也无法确定谁应为大象的死亡负责。


  目前,大象和其它一些动物都处于无保护状态,没有人照看或者保护它们。


  国家地理:南苏丹处于和平状态时,谁负责保护大象呢?


  Paul Elkan: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有50个员工常驻苏丹,同时每天与600个巡护员一起开展保护大象的工作。


  国家地理:这些巡护员现在加入武装冲突了吗?


  Paul Elkan:我们的巡护员还没有直接应召入战,但还是有可能加入冲突的。在这次冲突中,政府分裂了,警察和军队也随之分裂。有些追随政府军,有些则加入了反抗军。有些地区的巡护员也加入了武装冲突。


  国家地理:回到2005年,苏丹内战即将划上尾声时,你们在《前线》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称有很多大象在战争中幸存了下来。说说当时的情况吧。


  Paul Elkan:这是2005年苏丹签订和平协定以来最好的消息,也是25年来最好的消息。虽然有忧有喜,忧的是战争毁灭了太多的大象,喜的是仍有大象幸存下来。考虑到历经22年内战的洗礼,只要能有大象幸存就是好消息了。


  同时南苏丹境内规模宏大的大象迁徙群并没有遭受任何影响,这个象群的迁徙规模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塞内加尔。虽然有些动物数量急剧减少,但仍存留着一小部分。这些都是很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国家地理:2005年前的二十年里,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多的大象死亡呢?


  Paul Elkan:需要澄清的是,大象数量的减少并非全部由战争造成。70年代到80年代期间,南苏丹北部的武装分子制造了包巴恩吉达国家公园内的大象屠杀惨案,还大肆猎杀了乍得、中非共和国及喀麦隆等国的大象。此外,这些人还大量猎杀了苏丹西部的大象,偷猎活动甚至持续到90年代。


  因此大象的死亡并非全由战火侵袭造成,武装冲突分子偷猎也是一个很重要原因。


  国家地理:你之前的那篇文章发表后,有没有鼓舞南苏丹人去保护大象呢?


  Paul Elkan:是的。他们为自己拥有的野生动物而骄傲,为壮观的动物迁徙而自豪,特别是其中还有大象,这些都激励他们去努力保护大象。我们写的一篇关于苏丹境内动物迁徙的文章还登上了《纽约时报》的头版,这更加激励南苏丹人们采取保护行动了。有一个地区备受战火摧残,但那里的普通民众仍旧为自己的野生动物无比自豪,太不可思议了。


  


  两只雄性大象自由的漫步在南苏丹的一片贫瘠的草地上。它们能否逃离人类的战争?是否会成为人类贪欲的牺牲品?


  摄影: Hereward Holland, 路透社


  国家地理:你们利用南苏丹人的自豪感来促进他们对大象的保护吗?在当前爆发的冲突中,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是如何阻止现存大象被猎杀的呢?


  Paul Elkan:我们向战争的领导人呼吁:不侵扰普通民众和大象。部队可以采取内部措施来防止士兵猎杀大象。苏丹人民解放军在与首都喀土穆的武装力量对抗的过程中,就制定了禁止猎杀某些动物的书面规定。我们还呼吁苏丹人民解放军及反对派制定严格的规定以保护野生动物,确保其武装力量不参与非法狩猎和野生动物走私活动。


  不幸的是,有些冲突派别目前正借机从事商业狩猎,走私野生动物。我相信政府部门的领导人是对此是持反对态度的。


  我们与当地的一些部落进行了合作,从他们那里获取了一些非法狩猎的信息,他们还定期巡逻阻止非法狩猎活动。跟你分享一个好消息:与我们合作的当地部落与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的员工、巡护员一起巡视大象的活动区域,有些人还与武装分子对峙,要知道他们只是普通民众,令人印象深刻。


  国家地理:有来自战区的人士向你透漏任何信息吗?


  Paul Elkan:目前还没有,战区里的消息很难获得,不过我们正在努力。我确实得到一些相关报告和信息,但需要进一步核实和调查。


  有些武装派别的领导人告诉我们其反对派在从事非法狩猎活动,一些反抗军的发言人控告政府军谋杀羚羊,而政府军方面又告诉我们反抗军歪曲事实。


  国家地理:南苏丹属于大象普查的地区之一吗?


  Paul Elkan:我们本应该在2014年的2月到3月期间在南苏丹开展大象数量普查,由于地区冲突的原因没能实施。我们计划2015年重新启动调查。


  国家地理:目前不能调查的原因是担心调查飞机被击落吗?


  Paul Elkan:是的。一个月之前他们击落了一架联合国的直升机,反抗军之前已经做出了警告。就算提前通知了各武装派别,但仍会有危险,因为还有很多人处于战斗状态。不过,相信旱季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进入一些地区普查了,但无法进入北方地区,这是普查的关键地区。


  我们仍尽最大努力与各方尝试谈判,争取进入。一旦情况安全我们将立刻着手去做。


  (译者:流浪狗)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返回顶部